南海風雲 一帶一路主導新變局

-解析中國一帶一路戰略專題之七(中央社記者邱國強、蔡素蓉北京-台北29日電)中國大陸「一帶一路」計畫標榜將對沿線國家投資9000億美元,讓菲律賓、越南等國彈性調整南海戰略,以爭取中方資金發展經濟;再加上美國新總統川普政策轉向,南海形成新變局,使中國大陸如今暫居贏家地位。

●一帶一路外交主軸 重演鄭和下西洋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2013年提出「一帶一路」戰略。其中「絲綢之路經濟帶」,計劃沿著中國絲路,打造連結南亞、南亞、中東、歐洲及北非的經濟走廊。

「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經濟帶」則在東南亞、南亞、印度洋、非洲及歐洲沿線國家,共同修建港口,鐵路,增加經貿合作。

「一帶一路」戰略對於北京當局而言,不僅有國內經濟轉型升級、對外擴大經貿合作涵義,還兼具能源安全、軍事、地緣政治、區域安全、外交等多重戰略。

更重要的是,中國大陸透過「一帶一路」戰略,展現崛起大國的外交、經貿影響力。

「『一帶一路』是今(2017)年中國外交的主軸,也是為中共19大(中國共產黨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創造國際穩定環境的重要政策舉措」,大陸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阮宗澤,向中央社記者點出了這一舉措對北京的重要性。

在美國眼中,「一帶一路」戰略的海上絲路,是極具軍事戰略意涵的「珍珠鏈戰略」。但對於北京當局而言,海上絲路正與600年前鄭和下西洋的路線如出一轍,正遙遙呼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論述。

中國大陸「一帶一路」戰略的海上絲路,正與600年前鄭和下西洋路線如出一轍,正遙遙呼應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所提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論述。中央社製圖 106年5月29日
中國大陸「一帶一路」戰略的海上絲路,正與600年前鄭和下西洋路線如出一轍,正遙遙呼應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所提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論述。中央社製圖 106年5月29日

15世紀初,鄭和的船隊是當時全世界規模最大、船隻最多、技術最先進的船隊,每次出海均有200多艘船隻。

在大明盛世眼中,遍布島礁的南海可能就如自家門前池塘,鄭和艦隊通行無阻地航行在南海和印度洋上,宣揚大明的國威。

如今的中共,則先加緊控制南海,再將勢力伸入印度洋,軍事與經濟並進,用「一帶一路」裡的「海上絲綢之路」,企圖突破層層障礙,複製鄭和的軌跡。

●中共南海填海造島 中菲黃岩島對峙

海上絲路所經過的南海,海域面積350萬平方公里,星羅棋布逾200個無人居住的島嶼和岩礁。南海除了是印度洋與太平洋間主要運輸航線外,還蘊藏豐富資源。其中,石油原油儲量估計介於11億至177億噸之間;天然氣儲量估計25兆至75兆立方公尺。

中華民國、中國大陸、菲律賓、越南、印尼、馬來西亞、汶萊等國都主張擁有南海地區主權,也透過不同方式掌控南海島礁,其中包括填海造島。

中共建政頭20至30年忙於內鬥,直到1980年代才加入南沙島礁瓜分行列,腳步慢了不少。

但2010年開始,隨著國力快速成長,北京後來居上,開始加強對南海的控制,大肆填海造陸。

共軍打造出一支驚人挖泥船隊,有些挖泥船配備絞刀頭,可以絞爛海底岩石,然後快速「吹填造島」。陸媒曾讚譽這些「造島神器」,使得中國大陸1年可以造出8.1公里面積,造島速度是越南的100倍。

美國國防部2015年公布的「亞太海上安全戰略」報告顯示,中國大陸在南海填海造陸的面積達1174萬平方公尺,這是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台灣等國家填海面積的17倍。大陸近2年來更加緊吹填造島的腳步。

如今,中國大陸如今在南沙已控制7座島礁,形成「三大四小」格局。其中的三大─美濟礁、渚碧礁、永暑礁,都鋪上近乎國際機場等級的跑道。

中國大陸在南海填海造陸,如今在南沙已控制7座島礁,形成「三大四小」格局。其中的三大─美濟礁、渚碧礁、永暑礁,都鋪上近乎國際機場等級的跑道。中央社製圖 106年5月29日
中國大陸在南海填海造陸,如今在南沙已控制7座島礁,形成「三大四小」格局。其中的三大─美濟礁、渚碧礁、永暑礁,都鋪上近乎國際機場等級的跑道。中央社製圖 106年5月29日

這意味著,除了大型民航機,軍機裡需要長距離起降的大型轟炸機、運輸機,也可以起降。

再加上西沙永興島先前建成的同等級跑道,蔚藍的南海,中國大陸就憑空多出了4座大型軍事基地,外加4座小型基地。儘管北京總是宣稱,這些設施都是「海事服務性質」。

然而,在各國眼中,北京正在認真地落實在南海認定的主權「九段線」,進而讓南海重新成為自己的池塘。這也讓南海主權爭議持續升溫,中菲、中越等國陸續爆發衝突。

中菲2012年就曾爆發黃岩島對峙事件。

2012年4月,菲律賓海軍護衛艦在黃岩島海域抓捕中國大陸漁船,逮捕漁民,中國大陸海監船趕往營救,演變為兩國船隻對峙事件。菲國國防部揚言要有開戰準備,陸媒則撰文恐嚇說解放軍核潛艇已奔赴南海。

雙方文攻武嚇,緊張情勢升高。菲律賓向海牙常設國際仲裁法院申請國際仲裁。實際控制黃岩島的大陸當年5月宣布南海進入休漁期,宣稱菲律賓進口香蕉有蟲害而大量銷毀,陸客更大幅減少赴菲律賓旅遊。

2016年7月,在海牙常設的仲裁法院裁決,中國大陸的「九段線」在國際法之下沒有效力,沒有法律根據。這無疑重創中國。不過北京當局立即表明不接受裁決結果。

●菲版川普上台 杜特蒂拋出南海換漁權

2016年,作風特立獨行、被形容為「菲版川普」、「亞洲版川普」的杜特蒂(Rodrigo Duterte)當選菲律賓總統,一改前總統艾奎諾與北京針鋒相對立場,改走「親中」、「親日」、「遠美」路線,幾乎閉口不提對菲國有利的南海仲裁案。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圖)。(菲律賓總統府提供)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圖)。(菲律賓總統府提供)

杜特蒂因禁毒運動的法外處決風潮惹議,而向標榜重視人權的時任美國總統歐巴馬嗆聲,還大談菲律賓要走獨立外交的道路。

北京一位評論人士告就訴中央社記者,中國大陸2016年外交的最大驚喜,就是「天上掉下個杜特蒂」。在北京眼中,杜特蒂簡直比紅樓夢裡的林妹妹,還要可愛。

因為杜特蒂把南海主權爭議擺一邊,無視於美國及東協國家希望能在正式場合重提南海仲裁案。

杜特蒂2016年10月訪問中國大陸,會見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時,還大談「自己身上有華人血統」、「中國才是真正的朋友」。

杜特蒂的精湛表演,獲得北京高規格接待,簽署13項雙方合作文件,一舉帶回了240億美元的中方貸款和投資,還掙回來菲國漁民睽違4年的黃岩島海域捕魚權,以及菲律賓香蕉的重新登陸。

紐約時報引用馬尼拉德拉薩大學(De La Salle University)學者海達里恩指出,杜特蒂的舉動已打破南海的力量平衡,「他幾乎是以一人之力重塑這一地區的戰略態勢。」

他2016年底訪問日本時,也帶回來的190億美元的投資和貸款,以及菲律賓海岸警衛隊2艘新船。

杜特蒂被外媒形容為「穿梭外交」、「搖擺外交」的作法,其實是著眼於提振菲國的經濟發展。

根據菲國民調機構「亞洲脈動」(Pulse Asia)調查顯示,杜特蒂2016年第4季民眾支持度與信任度雙雙高達83%。2017年第1季,雖受到政壇內鬥影響,但支持度仍有76%。這顯示杜特蒂作法受菲國民眾肯定。

杜特蒂5月更宣布,今後3年將投入3.6兆披索,投資基礎建設。

「杜特蒂經濟學」的政策支柱就是基礎建設,其中6成資金會投向交通領域,希望藉此每年創造100萬個工作機會,力爭每年7%至8%經濟成長率。

中國「一帶一路」的投資資金與協助沿線國家投入基礎建設、鐵路與港口的計畫,無疑地,正是「杜特蒂經濟學」所需要的資金動能與設備技術。

●陸南海鑽油 中越對峙演變成排華事件

在南海,中菲衝突不斷,中越更曾數度開戰。1974年,北京先是和南越西貢政權交火,奪下了整個西沙群島;1988年,北京和統一後的越南在南沙赤瓜礁打了起來,最後獲勝,鞏固了對赤瓜礁的控制。

雖然連戰皆敗,但越南很早就開始探勘南海油氣資源,1974年與當時的蘇聯成立「越蘇石油公司」,開採石油;1978年後,與美、英、法、日、俄、印等國家數十家石油公司簽署勘探開發合約,招標區域逾百處。

「越南在南海開採的油氣資源的產值,保守說占其國內生產毛額19%以上,也有數據說占30%。截至2008年,越南已從南沙共開採逾1億噸石油、1.5兆立方公尺天然氣,獲利250億美元。越南因此成為南海爭端中最大既得利益者。」中國經濟周刊2012年曾撰文如此分析。

台灣學者林廷輝在媒體撰文分析指出,菲國的南海政策,是拉著美日,配合美國「重返亞太政策」,強化軍事同盟;越南則是一方面與中國交好,一方面安撫國內民族主義,另一方面把美、俄、印、日等國油商拉在自己身邊,讓域外的國家間接防衛越南。

開採石油的利潤,讓越南得以有能力向俄羅斯購買武器,壯大海軍。不過,當崛起的中國也鎖定南海石油時,中越利益抵觸時,衝突似乎就在所難免。

中國大陸首個深水油氣田鑽井平台「海洋石油981」自2012年開始在南海執行任務。

中國大陸日前在南海設置鑽井平台,使南海衝突升溫。大陸「海洋石油981」鑽井平台15日結束在西沙中建島附近海域鑽探作業,將轉至海南島陵水項目作業。(圖為中新社「海洋石油981」資料照片)中央社103年7月15日中國大陸日前在南海設置鑽井平台,使南海衝突升溫。 大陸「海洋石油981」鑽井平台15日結束在西沙中建島 附近海域鑽探作業,將轉至海南島陵水項目作業。 (圖為中新社「海洋石油981」資料照片) 中央社103年7月15日

2014年,越南要求中方撤回鑽油平台,中方則宣布平台附近為禁航區,引爆雙方上百艘船艦相互衝撞。因適逢中越西沙之戰40周年,激起越南民眾反中情緒,從和平示威演變為排華暴動。中越關係因而陷入低潮。

●美國退出TPP 讓越南靠攏一帶一路

2016年7月之後,中越開始加強對話,這源自於南海仲裁案出爐後,北京當局爭取與每個國家進行一對一的對話。之後,越南領導人頻繁訪問中國大陸。一度低迷的中越關係逐漸回暖。

越南新任總理阮春福2016年訪問中國大陸。越南共產黨總書記阮富仲今年1月率黨政高層團訪問中國大陸,獲高規格接待,中越在經貿合作、投資與貸款、「一帶一路」戰略對接「兩廊一圈」等方面達成多項共識。

對於南海爭議,阮富仲訪陸時,中越達成「關於指導解決中越海上問題基本原則協議」,雙方允諾共同管控海上分歧,不使局勢擴大,啟動邊界談判機制,商談南海共同問題。

今年5月,越南國家主席陳大光對中國大陸進行國是訪問,並出席北京舉辦的一帶一路峰會,以及在北京舉辦的2017年中越經貿合作論壇。中越企業簽署有關牛奶、旅遊、稻米加工等多項協議。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5月15日在北京舉行圓桌峰會,圖為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右)與訪問中國大陸的越南國家主席陳大光(左)握手。 (檔案照片/中新社提供)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5月15日在北京舉行圓桌峰會,圖為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右)與訪問中國大陸的越南國家主席陳大光(左)握手。 (檔案照片/中新社提供)

越南媒體Vietnamnet.vn報導,陳大光呼籲中方提供更多「優惠貸款」,發揮中方強項,滿足越南需求。

中越關係回溫,似乎代表雙方在難解的南海議題上已有了某種程度的和解。

美國之音訪問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東南亞問題專家卡爾塞耶說,這顯示中越已經同意在雙方聲索重疊的南海海域畫出一條「非正式」中線,兩國最終有可能談判如何擴大聯合開採海底石油及如何確保人道對待漁民。

此外,美國退出亞洲太平洋夥伴協定(TPP),也讓越南更加靠攏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

原本越南對TPP冀望極深,因為美國是越南的最大出口市場,2016年占比22%,TPP可減少越南出口至美國市場的關稅成本,帶動出口。而且越南是TPP成員國中工資極低的國家,還可望吸引其他國家至越南設廠。

眼見美國退出TPP,越南只好在經濟上擁抱「一帶一路」,但在地緣戰略上始終沒有放棄兩手策略,例如允諾購買俄羅斯、印度等國武器,還獲得日本提供海上巡邏船以及228億日圓的貸款等。

路透社也曾報導,越南2016年底在南海島礁部署新型機動火箭砲,有效射程達到150公里,最大範圍可覆蓋大陸控制的永暑、渚碧與美濟等3座島礁。

這顯示以經濟為優先的越南,雖然搭上了「一帶一路」的經濟列車,卻也沒有放棄南海的經濟利益。

●一帶一路經濟全球化 南海外交大勝利

2016年7月24日在寮國永珍舉行的第49屆東協外會議裡,由於輪值主席國柬埔寨強力主張,最終外長共同聲明裡並沒有提南海仲裁案結果。陸媒當時形容為「中國外交的大勝利」。

過去曾推動「亞洲再平衡」的美國,一向主張南海適用國際法,支持有主權爭議的各國協商。中國大陸外交部長王毅則提出「雙軌思路」,即直接當事方透過對話協商和平解決爭議。這意味排除美國的介入與主導。

南海仲裁案結果出爐不到1年,北京挾著一帶一路投資全球的倡議,分別與菲律賓、越南一對一協商。菲、越不約而同「彈性調整」南海戰略,以接軌一帶一路戰略,爭取中方的投資活水,帶動國內經濟發展。

「美國總統川普上任以來,反對全球化,退出TPP,反觀中國大陸則祭出一帶一路、亞投行。菲律賓、越南為了國家利益與經濟發展,就讓中國大陸在很多地方打了勝仗,如今中國可說主導了南海。」專研南海議題的中央研究院歐美所研究員宋燕輝分析。

一般認為,由於北韓核試威脅強大,川普希望爭取中國大陸施壓北韓,因而一度未在南海執行「航行自由」行動。這被視為美國在南海方面做出讓步。有學者更憂心這會讓「南海變成中國的湖泊」。

然而,路透社報導,美國海軍5月24日便派遣飛彈驅逐艦杜威號,駛入陸控美濟礁12海里「領海」內。這是川普1月上任總統以來,美軍首次在南海執行「航行自由」行動。

川普的出手,是否會影響中國大陸目前主導南海的局面,目前還尚待觀察。

5月剛風光主辦過「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的北京當局,9月還要在廈門舉辦「金磚五國峰會」,展現崛起大國的影響力。國際情勢雖然瞬息萬變,不過,大陸的「一帶一路」戰略,確實重塑並主導近幾年緊張情勢不斷升溫的南海新局。1060529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