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銀紛停房貸 整治炒樓企業


內地多間銀行停止房貸。中央平抑樓價升不是新聞,但出這一招,已到不得不干預地步。

楊天衡 時事評論員

美國聯儲局符合外界預期加息,當國際貨幣基金的代表替中國講好說話,煞有介事說美國加息對中國影響不大,就知道這場貨幣戰爭已悄悄逼近。大鱷有盤算,中央也有盤算,不怕兩個盤算分庭抗禮,最怕兩者一拍即合,無知的投資者就只有待宰的份了。挪亞的故事教訓我們,民眾往往取笑方舟製造者不切實際,市場信心向好,無視了洪水警告。

那麼近日有甚麼值得關注的中國經濟信號呢?最矚目的是內地二十間銀行宣布停止房貸。中央平抑樓價上升不是新聞,但出動到這一招數,大有積穀防饑的意味,去到不得不干預的地步,而這一重招代價相當沉重。很多中小企向銀行借錢舉債炒樓維生,它們淘空了中國的生產力,中央一直想整治這些荒廢本業賺快錢的不良企業,但顧忌它們一死,壞帳就會拖垮銀行業。

兩年前A股股災,是財老虎聯合地方山頭向中央的一仗反撲,和珅們向中央展露他們手扼國家經濟命脈的手腕,藉此警告北京勿在老虎頭上動土,破壞力之大反而激發了中央袪除金融業瘀血的決心,一手調控法規一手抓人,只待時機成熟就一網打盡。貪官們知道大禍臨頭,紛紛外逃,造成一年前的一發不可收拾的資金外流。到兩年後的今天,中央的緊箍咒愈收愈緊,打擊地下錢莊增加海外炒樓成本,捉拿紅色通緝犯,這些固然會繼續做,最近更將海外簽帳下限調至一千元,令人臆測是否已到了大收割的時機。

多間銀行在這個時候停止房貸,顯示了它們已有足夠實力切割這門生意,而靠借貸供樓的企業就頭大了,找不到新債主借高息貸款周轉的話,財困盡頭便是破產。它們只能賭中央不敢把樓市的泡沫戳破,苟且偷安。日前內企中城建宣布出現年內第二次債券違約,本息一共16.05億元,求售資產救亡,可說是一葉知秋。

大環境還有油價低迷問題。日前一艘載有200萬桶石油的英國油船,在駛往天津港途中遭到撻訂,在海上漂浮尋找新的買家。這揭示美國的石油戰爭已獲得階段勝利。中東的五大石油出口國減產半年也無力抬高油價,跌穿45美元一桶的關口。油價下跌令到通脹放緩,間接拖累了股市和樓市,亦令到企業甚至政府托市的成本大增。

這又關乎香港樓市?香港樓價之高多多少少是被內地土豪官員炒起,特區政府一直奉行自由市場經濟,不及中央鐵腕平抑樓價。留意到近月香港銀主盤高居逾百伙不下,不少更是千萬豪宅,商人經紀當然會告之這是正常狀況,樓市繼續興旺,淡化內地買家財困對港樓的衝擊。樓災幾時殺到?沒有人知道,不過可合理推論:當外圍崩盤,愈來愈多不利因素出現時,香港樓市會延遲爆煲,有一小段緩衝期。皆因香港樓價高企十多年,好多小市民儲起一筆錢等待入市機會,樓災殺到雖令業主悲鳴,但無殼蝸牛則見獵心喜一擲千金。換言之,香港樓市現積累了十多年的購買力,樓價縱然驟降,在華資無力托市時,還有香港人的血汗錢接力頂住。可是,這是一件好事嗎?萬一頂不住呢?

梅德偉傑夫說,當一個國家的青年爭着做公務員時,這個國家就腐敗了。這可以換個說法:當一個社會全部人把全副心思放在買樓時,這個社會就死路一條了。中央察覺到全國企業只顧炒樓不務正業的弊病,早早出招防患,避免國難發生;反觀香港人人皆以買樓作為生存和奮鬥目標,香港有未來嗎?

東網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