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往西走 日俄圍堵新疆隱隱作痛

「中歐班列」是中國大陸推進「一帶一路」政策的重要平台,也是大陸「一帶一路」雄心的具體展現。圖為X8024次中歐班列(義烏-馬德里)13日從浙江義烏西站鳴笛駛出,這是2017年開行的第1000列中歐班列。(中新社提供)中央社 106年5月14日
「中歐班列」是中國大陸推進「一帶一路」政策的重要 平台,也是大陸「一帶一路」雄心的具體展現。圖為 X8024次中歐班列(義烏-馬德里)13日從浙江義烏西站 鳴笛駛出,這是2017年開行的第1000列中歐班列。 (中新社提供) 中央社 106年5月14日

-解析中國一帶一路戰略專題之二(中央社記者陳家倫台北14日電)哈薩克位於歐亞轉運樞紐,在中國大陸「一帶一路」戰略中的「一帶」上扮演要角。然而,日、俄的圍堵,加上大陸對新疆安全問題的疑慮,大陸近期在中亞的宣傳或已漸趨低調。

從義烏開往倫敦的「中歐班列」貨運列車年初啟航,車上載滿88箱小商品貨物,由新疆阿拉山口出境,途經哈薩克、俄羅斯、白俄羅斯、波蘭、德國、比利時、法國等國,經英法海底隧道,最終抵達英國倫敦。

「中歐班列」是中國大陸推進「一帶一路」政策的重要平台,也是大陸「一帶一路」雄心的具體展現,這一列列往返歐亞的貨運列車,背後瞄準的是歐亞大陸擁有世界人口的75%,以及占世界60%的生產毛額。

大陸目前共規劃「中歐班列」西、中、東3條通道。已開通的西部通道有2條,一是從新疆霍爾果斯出境,另一從新疆阿拉山口出境,這2條西部通道都經過哈薩克;於此,哈薩克成了大陸「往西走」的第一站。

大陸目前共規劃「中歐班列」西、中、東3條通道。已開通的西部通道有2條,一是從新疆霍爾果斯出境,另一從新疆阿拉山口出境,這2條西部通道都經過哈薩克;於此,哈薩克成了大陸「往西走」的第一站。中央社製表  106年5月14日
大陸目前共規劃「中歐班列」西、中、東3條通道。已開通的西部通道有2條,一是從新疆霍爾果斯出境,另一從新疆阿拉山口出境,這2條西部通道都經過哈薩克;於此,哈薩克成了大陸「往西走」的第一站。中央社製表 106年5月14日

意識到中亞國家對一帶一路的重要性,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2013年到2016年連續4年出訪中亞,更於2013年出訪哈薩克首次發表「一帶一路」倡議。從中可以看見大陸對中亞的重視,而哈薩克更位居要角。

中亞國家和中國大陸在「一帶一路」的合作上各取所需。國立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客座助理研究員熊倉潤表示,中亞國家中,哈薩克與中國大陸經濟往來最密切,哈薩克也期盼大陸的資金和基礎建設。而對中國大陸來說,若沒有哈薩克的同意和合作,中國大陸要和歐洲國家經濟互動,就只能取道俄羅斯。

只不過,大陸在中亞推行「一帶一路」政策時,也遭遇了傳統地緣政治的挑戰。由於中亞國家基本都是從前蘇聯獨立出來的,到了現在與俄羅斯的關係還是很密切,也一直被俄羅斯視為勢力範圍。

日、俄的圍堵,加上大陸對新疆安全問題的疑慮,國立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客座助理研究員熊倉潤觀察,大陸近期在中亞的宣傳或已漸趨低調。(資料照片)中央社記者陳家倫攝 106年5月14日
日、俄的圍堵,加上大陸對新疆安全問題的疑慮,國立 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客座助理研究員熊倉潤觀察,大陸 近期在中亞的宣傳或已漸趨低調。 (資料照片) 中央社記者陳家倫攝 106年5月14日

熊倉潤說,俄羅斯表面上對「一帶一路」樂觀其成,但就在習近平2013年於哈薩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後,俄羅斯與哈薩克等中亞國家旋即在2014年簽約成立歐亞經濟聯盟,可看出俄羅斯想保住對中亞的經濟影響。

具體來看,歐亞經濟聯盟成立後,中國大陸與哈薩克的貿易額也受到影響。

根據哈薩克統計委員會,哈薩克2015年與中國大陸雙邊進出口額為105.7億美元,下降38.8%。其中,哈薩克對中國大陸出口54.8億美元,下降44.1%,占出口總額的13.3%,下降0.1個百分點。

熊倉潤指出,中哈貿易2015年的設定目標為400億美元,實際上卻只有105億美元。而中國大陸官方對此僅低調表示,「2015年以來,受到國際國內一些不確定因素的影響,新疆外貿遇到一定困難」。

中亞國家中,哈薩克與中國大陸經濟往來最密切,哈薩克也期盼大陸的資金和基礎建設。圖為哈薩克總統納札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13日抵達北京首都國際機場,出席「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中新社提供)中央社 106年5月14日
中亞國家中,哈薩克與中國大陸經濟往來最密切,哈薩 克也期盼大陸的資金和基礎建設。圖為哈薩克總統納札 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13日抵達北京首都 國際機場,出席「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 (中新社提供) 中央社 106年5月14日

另一方面,哈薩克長久以來奉行的多角化外交政策,讓他們雖然期待中國大陸的經濟援助,卻也不會只「將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而中亞的戰略地位與豐富的石油、天然氣,也吸引著域外國家的目光。

2015年中亞成為大國博弈的平台,印度總理莫迪、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美國前國務卿凱瑞先後訪問中亞各國。在安倍的「俯瞰地球儀外交」政策指導下,日本也承諾為中亞各國提供各種巨額貸款和資金援助。

不僅如此,日本外相岸田文雄今年5月1日出訪中亞時,除了觸及北韓的核問題外,也展露與中國大陸競逐中亞運輸樞紐的企圖。岸田文雄當時說,為加強中亞的運輸與物流,日本將提供約240億日圓的援助。

除了大國競相角逐、包圍外,中國大陸在中亞大肆鋪設鐵路、基礎建設,也引來新疆安全問題的疑慮。熊倉潤指出,南疆獨立運動人士和伊斯蘭國其實是有聯繫的,這讓大陸在興建交通網時面臨兩難。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14日登場,大陸宣傳鋪天蓋地齊發。圖為北京一處地鐵站內13日出現「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宣傳廣告。(中新社提供)中央社 106年5月14日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14日登場,大陸宣傳鋪 天蓋地齊發。圖為北京一處地鐵站內13日出現「一帶一 路」高峰論壇宣傳廣告。 (中新社提供) 中央社 106年5月14日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14日登場,大陸官方宣傳鋪天蓋地齊發。然而熊倉潤觀察,撇除近日為了活動的宣傳不談,大陸在2016年至2017年初,對「一帶一路」的宣傳轉趨低調,提的次數似已變少。1060514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