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西環」打回原形才有出路

還有多少人記得姜恩柱、高祀仁是誰?他們兩人是回歸後中聯辦的頭兩位領頭人,任期分別長達五年及七年,可市民大眾對他們印象模糊,好像沒有留下甚麼痕迹,也沒有嚴重的惡行如對香港事務包括特區政府施政指指點點,沒有公然召見政府官員及建制派議員,更沒有隨意解釋《基本法》或一國兩制方針。

到今天,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的大名在香港卻是無人不曉,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備受矚目,隨便寫四個字就可以為民建聯籌得2,500萬。年前政改投票甩轆,一眾建制派議員立時趕到西環向他解釋及聽訓。

其實,不僅身為主任的張曉明呼風喚雨權勢隱隱然凌駕特首,他的下屬如甚麼部長或地區辦事處主任同樣顯嚇。那位法律部部長王振民就嚴然是影子律政大員,隨時隨地在解釋《基本法》,為一國兩制劃線,以維護一國兩制為名對港人、議員的言行指指點點。那些中聯辦地區辦事處聯絡人員則無孔不入的介入社會各階層的活動,小至街坊組織聯歡,大至政府地區動員都有他們的身影,或看到他們以主禮嘉賓身份站在台上,一派話事人、主事人的氣燄。

從低調、安份的留駐西環到高調的在香港事務上四處伸手,從主要聯絡協調內地部委在港事務到變成香港第二權力中心,官員權勢甚至超越特區政府司局長。要數香港政治生態過去20年的重大變化,中聯辦權勢大躍進,中聯辦官員「水鬼升城隍」肯定是其中之一。

政府高層事事請示匯報

更重要的是,中聯辦變身影子政府是香港政治情勢惡化,中港矛盾激化的禍根。未來五年、十年香港發展要重回正軌,中港矛盾要逐步淡化,要求讓分離、自決思潮不致失控的話,把中聯辦打回只是當「聯絡員」的原形,令它不能肆意干擾香港的內部事務是關鍵,不然下任特首林鄭月娥不管如何努力想扭轉政治困境也不管用。

當然,中聯辦權勢20年來不斷膨脹原因很多,北京高層希望加強對香港的控制,負責香港事務的內地部門及京官權力慾增大固然有影響,但香港內部政治力量特別是特區政府高層及建制派把中聯辦奉為「太上皇」,時時事事請示匯報,又不敢堅決捍衞高度自治及兩制的分界,西環才有可能壓倒中環成為香港真正權力中心。

事實上過去五年正是中聯辦權勢冒升最迅速、最教人不忍卒睹的五年。梁振英上台後就把中環跟西環的分界搞混,把一國跟兩制的界線弄得模糊不清。他自己固然一再到中聯辦密議,聽取張曉明的指示;對中聯辦官員的肆意指使他也不發一言,不予任何批評。梁振英政府還一再倚賴中聯辦官員在立法會拉票,以促使政府議案、法案通過,變相把中聯辦變成管治團隊主力,地位凌駕官員及原本的諮詢架構。

成配票機器 介入選戰

建制派政團及議員在西環、中環勢力此消彼長下也來個「西瓜挨大邊」,對西環的重視凌駕特區政府,立法會投票固然看西環臉色,選戰中更全面倚賴中聯辦的配票機器發功扶持,希望以最少成本贏得最多議席。他們忘記了選舉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重心,還把中聯辦干政看成政治常態。試想想,以往中聯辦干擾選舉換來的是全港質疑批評,建制派不敢大事張揚;現在西環的人與錢公然全面介入各級選戰,成了建制派的救命草活命丹。這樣的變化怎不令中聯辦一躍而成香港的影子政府。

只是,西環當道,中聯辦官員干政嚴重破壞了市民對一國兩制的信心,挫折了他們對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信任,甚至認為「一國兩制」已全面崩潰,難有出路。不少人因而希望扭轉中港融合勢頭,重訂中港憲制安排,確保香港的高度自治權。中港矛盾近年不斷激化正是由此而起。

梁振英政府管治只剩下不到兩星期,但新一屆政府中留下的「梁班子」官員不少,若果他們繼續像過去五年那樣對西環來個朝請示晚匯報,若果林鄭上台後不能頂住中聯辦干擾之手,未來五年西環治港的色彩將越來越濃,市民對一國兩制信心將進一步消減,政治困局,中港矛盾也難有解決的希望。

盧峯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