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求國家權力和公民平衡的《世界記憶》


世界南蒙古會議計劃申請「內人黨慘案」列入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記憶》名錄。

麻生晴一郎 日本作家

本月初筆者在日本東京先後參加了兩場集會:6月1日世界南蒙古會議在參議院議員會館舉辦的記者招待會;6月2日幾個民主化團體合辦的方政先生演講會。方政先生是中國民運人士,1989年6月4日沿西長安街撤出天安門廣場,為救一位女學生,被坦克輾斷雙腿。現居美國。

在這兩場演講會上,他們都介紹了關於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記憶》的活動。世界南蒙古會議在記者會上宣言他們開始準備申請「內人黨慘案」(指文化大革命時期對蒙古族的種族屠殺)列入為《世界記憶》名錄。而方政先生跟其他民運人士一起已經申請了天安門事件列為《世界記憶》名錄,目前從事收集資料、宣傳等活動。

由於中國是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之一,預料上述兩宗申請事項被列入《世界記憶》名錄的可能性不高。但是無論是否被正式列入,這樣申請活動都會發揮讓中國國內外的更多市民知道團體的活動和主張的作用。確實在兩場演講會上日本記者們比較關心《世界記憶》有關的問題。

對於日本社會而言,目前支援中國的民主化、民族自決活動的日本人,大都是多年來一直支援這些團體人士的老朋友。要獲得更多新支持者的話,他們必須要促進團結一致,而且要克服思想不一致,要統一想法。

例如世界南蒙古會議強調文化大革命時期的大屠殺,是因為他們希望獲得民族自決權。民運人士強調天安門事件是為了實現民主化的。雖然他們倆團體都批判中國共產黨,但在其它領域上他們的想法不一定能相同一致。例如中國的民主化不一定促進蒙古族的民族自決。因為漢族的民意不一定歡迎異民族的獨自步行。

目前民主化活動和民族自決活動上的共同之處,主要在於批判中國共產黨。但是這樣邏輯在包括日本的東亞地域很難獲得更多的支持和支援。在日本的話,大多數中國專家(實業界、政界、學界等)由於對中國政府客客氣氣,不屑支援他們的活動,故主要是右翼等「嫌中派」支援他們的活動。雖然不少普通日人也對中國共產黨抱有一定程度的反感,但大多數人不會關注「嫌中派」等政治味濃厚的活動。另外,不少「嫌中派」認為《世界記憶》名錄之一的南京大屠殺完全是中方捏造的。隨著進行申請列入《世界記憶》的活動,也有可能民主化、民族主義團體和日本人支持者之間產生矛盾,那麼普通市民更會迴避不談。

在中國、日本等國家,國家權力往往輕視一個普通公民的人權和尊嚴。在那樣環境下,普通公民也往往輕視其他人的人權和尊嚴。日本人往往以對照民族、對照國家的角度來批判中國共產黨,而輕視受害者或者異見人士的人性。我認為在日本必須以對照國家權力和普通公民的邏輯來談談文革、天安門事件等,即首要努力讓更多日本人了解蒙古的傳統文化或中國普通公民的理想等,然後再談理想狀態被剝奪的悲劇。通過這樣想法,我們日後或許可從同一個角度來談談南京大屠殺、蒙古族被屠殺、天安門事件等歷史,而且會獲得更多民眾的支持。

東網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