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政權黑惡化 公安掃蕩難治本

內地基層鄉鎮村一級政權大面積潰爛,公安部日前發動專項行動「剷鄉霸、除村惡」,集中打擊整治橫行鄉里、欺壓百姓的農村黑惡勢力犯罪。問題是,一陣風式的打擊能讓基層長治久安嗎?

村黨支部和村委會是中共政權的最基層,村官肩負發展農村經濟、維護農村穩定的重責。近年,隨着土地與礦產資源增值,直接掌握這些資源的村官變得炙手可熱,以前沒人幹,現在搶着幹,金錢收買、刀棒威脅,無所不用其極。一旦當上村長,便可隨意將集體土地出售或者出租;若遇到房地產開發或者舊城改造,隨時搖身一變成為億萬富翁。過去幾年,廣州、深圳不時揭發一些家財上億元的村長,便是最好的證明。這些掌握土地與礦產資源的隱形富豪,在全國不計其數,資產更是多得驚人。

層層行賄 胡作非為

村長有多富,民怨就有多深。地方官員在徵地的過程中收受利益,再利用補償款層層行賄,村長收買鄉長,鄉長收買縣長,層層向上綁架,他們收受大筆錢財,構建了一個四通八達的保護傘,從上至下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然後將農民維權抗爭視為「不穩定因素」,甚至以「受到境外敵對勢力操縱」等罪名大舉鎮壓,導致農民更大反彈。全國基層不時爆發流血衝突,背後的原因大同小異,都是由於鄉村一級官員胡作非為,動用黑惡勢力和基層警力對百姓鎮壓,導致局面一發不可收拾。事實上,政府不去代表農民利益,只知道為開發商謀利,這才是「農村不穩」的根本原因。

村政權的陷落與鄉村民主改革失敗有緊密關係。官場貪腐大環境下,鄉村選舉變質,買票賄選、暴力拉票盛行,誰的錢多誰當村支書,誰的拳頭大誰當村長。不少村政權成了家族或黑道勢力的領地,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形同虛設,更有村官將村庫變私庫。廣東珠三角一帶的農村,基層政權甚至被黑惡勢力把持,白天紅社會,晚上黑社會,人民政府徒有虛名。

廣東省公安廳副廳長林偉雄曾披露,「黑惡勢力跟社會治安問題交織在一起,涉及面非常廣……還有向經濟領域擴張和向政治領域滲透的特點,特別是在基層,在村委會這一級,有些地方的黑惡勢力已經滲透和侵蝕了基層政權,危及了執政根基。」這個判斷其實是公開的秘密。土地是農民的命根,故歷朝歷代對土地改革慎之又慎。可是近年政府開足馬力,急於推行土地流轉,這無異於為強勢集團兼併土地大開綠燈,也導致基層政權大範圍腐敗潰爛。

鄉霸村惡橫行,表面上是社會治安問題,實際上是政治問題,是體制性的頑疾,因此僅僅依靠公安掃蕩根本難以治本,過幾年又會死灰復燃。

東方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