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能夠遠離中美太空合作嗎?



吳戈 國際時事軍事評論員

6月7日,大陸官媒發文「讓政治遠離中美太空合作」,報道了北京理工大學某空間環境基因實驗裝置搭乘美國「龍」飛船(請注意此「龍」與中國毫無關係)抵達國際空間站,表達了自2011年美國國會通過「沃爾夫條款」後中美官方航天合作徹底凍結後,這種合作的來之不易。

按理,讀者們此時最關心的應當是這個「沃爾夫條款」是什麼東西?美國為什麼要拒絕與中國合作?然而該官媒似乎了解自己受眾的智商,一句「美國有關部門人為設置政策壁壘,完全是『冷戰思維』作祟;……猜忌、對抗的態度」將問題的實質揭露得淋漓盡致。相信中國受眾中間,即使有人提出「為什麼美國與日歐俄印的合作都沒有這種事」的疑問,也會有成群的共青團員撲上去揭露「走狗當然討主子喜歡」的革命道理。

在中美頗不愉快的科技交往史,以及貿易摩擦史,乃至政治分歧史和情報戰史上,美國所有的指控全部是捏造和誣衊,沒有一件事情是事實,中國受盡刁難、冤屈和羞辱,這是大陸官媒向中國人民長期灌輸的「真相」。只有在爆出發現金無怠墓地的消息時,他們才暫時忘掉這一面,改吹另一面。

可是中國人民難道不奇怪嗎,美國乃至整個西方為什麼一到對華事務上就從正常國家變成窮兇極惡,而受盡凌辱的中國為何不能有骨氣一些,非要「擦乾眼淚陪你睡」呢?

對此,官媒解釋道,是由於中國科研水平不斷提高,美國航天界與中國合作意向日益強烈。是啊,這家專門負責國際空間站商業運營業務的美國機構在收取20萬美元後,當然有意向。可是還有別的例子嗎?特別是美國羨慕中國高技術水平,希望通過合作「優勢互補」的例子?

官媒顯然是裝作忘記了,每當中國飛船和空間站有發射時,就是自己左顧右盼地得意洋洋——如果國際空間站按計劃2024年退役,計劃2022年前後建成的中國空間站將成世界唯一。

甚至在國際空間站2024年退役的計劃差點流產的觀望期,中國已急不可耐地宣告了世界唯一地位。這次,官媒也不露聲色地提示:(屆時)包括美國在內的國際社會都需要中國空間站的可靠支持。

有這樣近乎壟斷的優勢,尋求美國合作時,不應該是這樣有求於人甚至酸溜溜的態度啊?甚至根本就不需要「主動發出邀請,歡迎美方開展合作」吧?身為拍死「前浪」的「後浪」,不應該強調「國際空間站應成為全人類共享的科學實驗平台」吧?順便說一句,除了不讓中國參加,國際空間站還真地早已成為全人類共享的平台。

顯然,一句「中美在許多民用航天領域優勢互補,開展更廣泛深入合作可以造福全人類」暴露了中國正有求於美國,「美國應拿出誠意和決心,盡早取消對華政策限制」更證實了這點。

為什麼?很可能是因為中國以政治聲望為核心訴求的航天事業突出硬件的追趕,卻長期在實際運行和應用上嚴重缺乏經驗,因而在空間站運行經驗上希望再次借力,而且俄羅斯的那點經驗已經陳舊。

那麼,中國為什麼不能回頭梳理自己在對外合作中的教訓?與美國重建互信?那種「中國一身正氣,兩袖清風,美國的指責全是吃錯藥了抽瘋」的輿論遮羞布能讓美國真心開放對華航天合作嗎?

遺憾的是,以當前的形勢,這種反思絕無可能,反而變本加厲。

拿個題外的事件為例,兩名中國人質在巴基斯坦被「伊斯蘭國」殺害,大陸官辦雞血大報立刻宣揚受害者是被韓國招去傳教的,極力煽動向韓國討還血債。

這一說法至今沒有進一步證實,因為大陸調查記者已被全員徹底管制,這種消息無人敢查,也無處可發表,只能任憑13億人聽歇斯底里的瘋子操弄。

然而大陸某個最嚇人部委的官方微博很快呼應,開始揭露韓國邪教。誠然,韓國基督教會的全球傳教活動不無激進和冒險,但中國人質被殺,中國官媒對兇手隻字不提,轉向枝節問題涉及的第三方洩憤,甚至煽動對第三方的仇恨,這種卑鄙下流的手段,背後隱藏著怎樣的煽動仇外、操縱民粹的政治心機?

這樣的國際姿態,誰敢跟你做朋友?可憐中國航天工作者也大多對美國「冷戰思維」義憤填膺。

東網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