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對政治的壓力明顯減弱


中央和官員要把憲法落到實處,強化治理體系,讓治理體系能夠有效地約束治理能力。

木然 遼寧師範大學教授

C=經過近幾年對微博的治理和整頓,微博極端的聲音已經不復存在,溫和的聲音逐漸佔據主流。無論何種思潮,何種主義,何種價值觀,何種利益訴求都依然在微博上呈現,但除了民族主義、民粹主義和左派外,形成輿論浪潮的能力已經明顯不足。

這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憲法的權威性逐漸得到重視。國家的現代化治理包括兩個方面,一個方面包括治理體系,另一個方面包括治理能力。治理體系決定治理能力,沒有良好的治理體系就難以形成現代的治理能力。在治理體系不完善的情況下,治理能力或者回歸於傳統,或者歸於現代,但歸於傳統的可能性更大。這表現在地方官員對於不利於自己的聲音採取打壓的方式,而不是解決問題的方式。打壓的方式如果越界,就會侵犯憲法、破壞憲法、侵蝕憲法,使憲法成為空文。但也正是因為治理,網民也看到了憲法權威的重要性,看到了限制公共權力、保障公民權利的重要性。官員治理能力歸於傳統的可能性與現實性也得到了有效遏制。

第二,柔性治理的結果。自從強調「線上溝通、線下交流」、網上也要走群眾路線以來,地方官員也逐漸轉變了線上和線下的工作作風,不斷從打壓利益訴求、價值訴求、思想訴求轉變到解決和化解矛盾衝突,使得現實中存在的問題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解決或緩解,從而使得現實存在的矛盾和問題不再通過網上傳播形成輿論壓力之後再解決。

第三,網絡管制的結果。通過網絡治理,對大V或意見領袖進行定點監督和控制,迫使大V或意見領袖轉型。他們或者是利用原來眾多的粉絲群眾做微商,或者是因為政治壓力不再發聲,或者是因為管控被銷號,或者是轉到微信群裡繼續發聲,但他們政治影響力已經成為昨日黃花,風采不再。

第四,粉絲群難以形成凝聚的力量。儘管人天生是一個政治動物,沒有受過政治訓練的網民對政治的價值判斷還需要引導。在大V或意見領袖失去影響力的情況下,網民對政治的實質影響力不足,必須形成團隊才能形成對政治的壓力。大V或意見領袖不在,形成團隊的可能性和現實性大不如從前。如果說團結就是力量,那麼在微博裏就可以說粉絲群就是力量,沒有粉絲群也就形成不了力量,也就對政治構成不了壓力。

第五,在網絡打擊謠言取得了成效。作為政治動物,也應該守住政治道德底線,這個底線就是不傳謠不造謠。有圖不一定有真相,有視頻也不一定有真相。製造和傳播謠言要受到法律的相應處罰,人肉搜索也會受到相應的法律處罰。在這種情況下,網民們對傳播的內容就會逐漸採取相應的理性態度。

第六,民心思穩心理呈上升趨勢。維穩思維變成了部分民眾思維,他們通過在微博交流與互動,再加上多年的意識形態教育,穩定由官方思維轉向民間思維。他們對民主的不確性的恐懼,對發展中國家實行民主帶來的問題讓網民認識到民主並非萬能,維持現狀成為一些人的基本訴求。再加上官媒對發展中國國家、台灣香港地區實行民主自由帶來問題的強烈渲染,也讓一些民眾對民主產生了不安全感。

第七,民族主義、民粹主義和左派儘管形成輿論的力量,但這種力量都是人為或者官方動員利用的結果,具有很強的被動性。同時,民族主義、民粹主義和左派的風險也是一種客觀存在,但官方意識到危險的時候,就撤回政治動員,從而使得這部分群體回歸於平靜。

在多種因素存在的情況下,微博那種非理性聲音已經難再成氣候,理性的聲音在逐漸回歸,這是一個好現象,是一個值得進一步深思的現象。真正的回歸,仍需要把憲法落到實處,強化治理體系,讓治理體系能夠有效地約束治理能力。

東網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