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城市雖萬利 搜刮數據一大害


內地人非常樂意使用支付寶等電子銀包代替現金進行日常交易,朋友圈中互送微信紅包也非常普遍。

楊天衡 時事評論員

論智能城市,香港比內地落後得多,深圳河以南的小額電子支付方式僅限於八達通,而且很多人仍習慣選擇現金增值而非自動增值,對現金的依賴仍大,縱然有銀行推出信用卡感應成付款和手機App轉帳,但市場觸及率仍低。

香港人不信任電子交易系統的保安還是怠於先進?這要普查訪問一下方可了解,但在深圳河以北的一線城市,似乎就不存在不信任問題,內地人非常樂意使用支付寶等電子銀包代替現金進行日常交易,朋友圈中互送微信紅包也非常普遍。這有賴兩個主要因素,一是人民對人民幣現金投不信任票,鈔票的防偽技術雖有所改善,但偽鈔流通量仍不低,並礙於最大面額只有百元;二是電子錢包開發商與零售餐飲業鋪天蓋地改革,誘迫人民改變消費習慣,不只以優惠、紅包和限時搶購等手段利誘,更加挾之以力。日前就有一位婆婆投訴在某大連鎖超市購物時被拒絕現金付款,可見內地的零售業正積極推動零現金交易,擺脫市場對現金流動的需求。

我們可以預見,內地電子錢包的版圖擴展下去,將會孕育出新的金融業巨人,實體銀行只能企埋一邊,類銀行比起銀行更能風山水起。不過,智能城市不是百利而無一害,還記得早前香港的八達通公司被爆出售客戶資料而鬧到滿城風雨嗎?很明顯,這些電子錢包管理商賺的並不是每次交易那一角幾毫的抽成,而是藉收集客戶數據來牟取暴利。幾百萬香港人的私隱折合可售逾千萬,那內地市場規模就可達數十億或以上。在大數據現代,數據變相是流通的貨幣。

財務公司購買私隱逐一致電,這屬小兒科的滋擾,廣告或零售商可利用數據分析消費行為調整推廣策略,卻是一盤大生意。商業霸權的終極目標,是廣告個人化,人人獲得度身訂造的消費套餐,好聽是針對客觀需要,難聽就是操控人民的消費自由。你每天不經意購買的每件東西,所坐的每一程車,網上所淘的每一件貨,甚至每天哪個時段用電、開燈開電視開電腦,背後都有一個「主宰」密切監控和分析,這才叫新恐怖主義吧。

這個「主宰」,不是集團的CEO或者前線的電腦操作員,而是電腦本身,即人工智能。上月尾螞蟻金服獲的美國AI教父喬丹出任顧問,正是為了尋求技術突破。未來的智能消費將會進軍非實體的服務,例如保險公司處理索償個案,現時需要大量人手審核和與客戶交流,但終極目標是以AI代替人類,車主只需拍照上載汽車受損的照片,AI就會分析並完成所有瑣碎的程序,的確非常方便(令人類失業是另一個問題)。然而,非人化的後果是高舉「機器問責制」,變相保護幕後機器持有人的責任,掩護在上者進行不見得光的勾當。

關於AI的監管,現時只能依賴在上者自律和道德(AI做警察就可信?),但歷史教訓我們,當權者得到支配人民的工具以後,定必加以利用。相比之下,使用現鈔反而心安理得,因為鈔票不會監視它的主人用來幹甚麼。老子說「智慧出,有大偽」,放諸二千年皆準。《莊子》有個故事,講子貢見一個老丈抱瓮灌園非常辛苦,就傳授汲水器製用之法,這樣就不用辛苦托水了。哪知老丈是知而不用,教訓子貢:「有機械者必有機事,有機事者必有機心。機心存於胸中,則純白不備;純白不備,則神生不定;神生不定者,道之所不載也。吾非不知,羞而不為也。」古之汲水器,今之高科技,道理如一,只怪廿一世紀人類對科技已非常依賴,沒有人能獨善其身。

東網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