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勢力2018定生死


隨著民進黨完全執政日益增加的勢力擴張需求,時力老弟在未來到底是助力還是阻力,只怕變數還很多。

妖西 實踐哲學家

距離2018地方選舉剩下一年多,該部署該熱身的差不多該開始了。從大盤來看,最受關注的還是第三勢力,尤其是時代力量的動向。雖然蔡英文執政的滿意度不是很令人滿意,但整體局勢仍延續2014太陽花運動後的盤面,大家共同的敵人國民黨,至少目前看來,並未因蔡英文執政滿意度不高而獲利。民主選舉理論的「鐘擺效應」在國民黨身上未見發酵。之所以如此,主要還是因國民黨信用破產,其領導人還沒找到喚回人民信任的有效藥方。

這表示鐘擺理論不適用2018嗎?也不見得。只看藍綠的話或許會認為鐘擺無用,但若是把第三勢力放進來看就不一定了。支持者對小英執政的種種不滿,無論是特赦阿扁、司改、金改或是一例一休、前瞻,在政治上會需要出口也勢必會找到出口。

據側面瞭解,經歷過去多次選舉失利的第三勢力小黨總算開始變的「有現實感」一些,瞭解到理念喊得再漂亮,如果沒有席次也是沒有意義的。選上是理想兌現的第一個現實前提,而要選上,整合便是一個必須考量的選項。

在第三勢力當中,成功攫取後太陽花時代百萬票支持的時代力量一向被認為是龍頭。時力在前次選舉策略上的選擇是成功的,他選擇與民進黨做整合,以小民進黨(或小新潮流?)的老二姿態在政壇插旗。

但,這樣的策略未必能一用再用。與台聯相比,時力的形象與各方面條件較佳,很受媒體青睞,對民進黨來說利用價值較高;可是,隨著民進黨完全執政日益增加的勢力擴張需求,時力老弟在未來到底是助力還是阻力,只怕變數還很多。

對時力來說,要避免重蹈台聯的覆轍,他必須思考降低對民進黨的禮讓與依賴,走出自己的路;他必須學著做老大,而不是總想閃掉承擔的責任,安逸在有一天可能被捨棄、取代的小老二角色中。

某種程度來說,扛起第三勢力龍頭的責任帶頭做整合,也是時力的歷史使命。畢竟,太陽花運動的精神強度與象徵的意義深度,不是一個小民進黨所能承載的。隨著國民黨逐步走向衰微,台灣需要民進黨以外的本土政治力量補上政治的空缺,與民進黨共治台灣。

盤點整合非民進黨的進步本土力量,跟民進黨良性競爭、一較高下,這才是時力在2018應該做的事情。

東網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