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歸20年--郭家麒:從英國的殖民地 變成北京的殖民地

香港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醫師郭家麒。記者杜宗熹╱攝影

香港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醫師郭家麒。記者杜宗熹╱攝影

 

今年是香港回歸20周年,聯合報系特別專訪香港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本身也是醫生的郭家麒,請他暢談對香港回歸20年的看法。以下以第一人稱表示:

香港人在1997年的時候,對回歸有一個很重要的願景,就是「以前就是英國人的、現在就是中國人當家做主了!」,香港人應該有機會,可以決定香港很多事情。但是如果你看現在的情況,香港就是從英國的殖民地,變成北京的殖民地。

我們在香港每一個領域都看到了,政治上沒有什麼事情,是大陸中聯辦不想管的。中聯辦什麼都管。不論是香港立法會的選舉,還是行政長官的選舉。我們都看到有一隻無形之手,在控制這些選舉和選委。

中聯辦想統戰香港的每一個行業,也把各行各業都控制在共產黨想要的方向,令不少香港人覺得很不以為然。但是,香港經濟的發展,越來越看到中國大陸的影子。最近幾個大的開發案,全部都是中資的產權。香港一般的人,特別是年輕人,是沒有將來的。他們看不到政府要把我們帶到哪個方向。反而就是看到中資的財團,把樓價從「瘋癲」,炒到了「瘋狂」的程度。

其實我們一直都是看基本法的。早在10年以前,香港就應該要普選特首、普選立法會議員,但到現在為止什麼也沒有發生。三月剛過去的特首選舉,根本也不是選舉,我們在選舉之前,都已經知道誰可以當選,大家都知道是林鄭月娥要當選。從這個方向來看,對香港的未來是不能樂觀的,也沒什麼希望。

但是,在全世界,如果台灣不算,只有香港還有一個聲音,可以向中央政權說不。我們可以對中國共產黨做的很多事情說不。例如每一年的六四的天安門大屠殺週年紀念,都有很多香港人參與。今年六四晚會也還有11萬人。這在華人的社會相當難得。而香港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

在巨大的中國共產黨之下,香港還可以維持現狀,從文官體制的方向來看,其實也是不容易。我不知道這個現狀還可以維持多少年。但我覺得,只要香港人可以堅持「說真的話」,不要說假話、不要相信中國共產黨,我們還有一些希望的。

以前香港的歷史上,就一直是中國最外圍的城市。我相信,在中國大陸的土地上,香港是最接近民主、最接近現代的地方。基本上大陸還沒有地方可以超越。而北京的情況,中國大陸的情況是越來越差。現在大陸的人權,可能比20年前還差。

20多年前,在北京西單還有民主牆,還有新的民主運動。而跟中國大陸比起來,香港還是起到一定的作用。我認為這個這個作用,在往後的也不容易轉變。大陸很想洗腦香港人,但是很不容易。香港的年輕一代,對中國大陸很討厭的。

香港跟台灣有很多地方是共同的,都是接受新的一套思想,都信奉自由、平等民主的價值,這是很相似的。未來港台在學術上、政治上多一點聯繫會有好處。而且,我們有共同的敵人。

現在香港年輕人可以選的政黨,比以前還多。比較傳統的政黨如果老化了,跟年輕人接不上了,還會有比較年輕的政黨可以取代。會有一個新的力量。對共產黨來說,他們很難控制每一個人。

香港的年輕一代是非常、非常討厭大陸的,大陸也不可能改變這些年輕人的想法,但是這些年輕人就是香港的棟梁。他們會決定香港的未來。所以我對這個現狀,還有一點希望。對於香港的未來,我也不覺得特別的悲觀,我從1994年開始參選區議員,我們從來都是一樣的艱難。但我們想要把民主、自由、法治帶向香港,這是我們的心願。

 

(聯合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