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美国的情报网络包括25,000名间谍

异见者揭露近18,000名美国人受雇为中国特务

 

比尔·戈茨(Bill Gertz)

 

明镜编者按:本文原载2017年7月11日《华盛顿自由灯塔报》(The Washington Free Beacon)。

 

根据一名与中国军事及情报机关有密切关系的中国异见者透露,北京在美国的间谍网络有将近25,000名情报人员,超过15,000名受雇特务从2012年起加紧进行攻击性间谍活动。

002
郭文贵

亿万富商郭文贵几个月前跟中国政府决裂,他在一次访问中表示跟中国国家安全部、民间情报机关以及中国人民解放军的  军事间谍机关有密切关系。

郭文贵第一次接受美国人的访问,他通过传译员表示:“我对中国的间谍系统非常熟悉,它很细微的细节、它怎么运作,我手上都有资料。”

郭文贵说,前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和前解放军总参谋部情报部副部长姬胜德,让他得知中国的间谍活动。

马建在2015年12月北京的一场权力斗争中落马,在此之前,他原本是国安部第八局的主管,负责针对外国目标的反间谍工作,包括外交人员、商人和记者。他在本年1月被开除党籍和囚禁。

郭文贵说,马建被囚是因为揭露了中国反贪腐最高级官员王岐山的贪腐细节。

几个星期之前,在中国政府发放的影片中,马建表示曾与郭文贵共事,协助维持中国国家安全。

郭文贵说跟军方情报主管姬胜德有密切联系,并且拒绝了姬胜德的要求,没有为中国军事间谍机关(美方称其为2PLA)走私。

1990年代,克林顿争取连任总统的竞选活动爆出丑闻,涉及中方献金,姬胜德牵涉其中。2000年,姬胜德因贿赂罪和挪用公款罪被中国军事法庭判处死缓。

姬胜德及其妻子现居洛杉矶。郭文贵表示曾向姬胜德付钱达25年,协助中国利用商业机构支援情报活动。

郭文贵说:“我知道马建在国安系统工作了三十多年。 而且他负责派出间谍和反间谍活动,尤其是针对美国,所以马建对美国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郭文贵是中国房地产投资家,在2015年逃离中国,现居纽约市。自从本年1月起,中国政府采取重大行动针对郭文贵,务求要他噤声。

本年5月,两名高级中国国安官员前往美国,计划向郭文贵施压,迫其保持沉默,并且不要再就高级中国官员贪污秘密和情报活动细节进行爆料。

两名官员分别是公安部副部长孙立军和助手刘彦平。二人都以郭文贵有贪污嫌疑为由,尝试说服特朗普政府官员把郭文贵强行遣返中国。

刘彦平因违反签证规定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他获准离开美国之前,其手机和手提电脑均被没收。

孙、刘二人在华盛顿和纽约的会面以及在电话对话期间,威胁郭文贵、其家人以及商业伙伴,并表示倘若郭文贵保持沉默,中国政府将会解冻他在中国的资产,价值大约为170亿美元。

过去几个月,郭文贵也使用Miles Kwok的名字开始在推特和Youtube上载大篇幅影片,揭露他所知道的中国贪污和情报活动情况。

访问期间,其中一个较为爆炸性的揭露涉及现任中国政府反贪腐行动首长、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统治中国的集体独裁机构)王岐山。

据郭文贵所说,王岐山从1980年代末开始秘密投资美国加州的房地产,并以3000万美元购买111套物业,今天价值估计为20至30亿美元。

郭文贵说他计划在下星期上载影片,详细解说王岐山在美国的物业投资。王的居所包括在华盛顿和贝塞斯达东部、加州洛杉矶、圣何塞、库比蒂诺、森尼韦尔、帕罗奥图、圣卡洛斯和三藩市的房子和单位。影片也展示王岐山家庭成员在加州萨拉托加拥有的一系列大宅。以上物业的总价为1,200万美元,现时市值大约3,000万美元。

根据郭文贵所言,王岐山接任在2003年下台的前中国总理朱镕基,成为监管中国金融行业的首长。

郭文贵说,王岐山或其亲属在加州某住宅区拥有的14间屋子中设置了特别地下室,用来存放珠宝和文件。

郭表示:“如果FBI可以到那儿取得文件的话,就可以跟中国政府谈判了。”

郭文贵计划公开关于另外四名中国官员怀疑贪污的额外细节,包括政治局非常委委员孟建柱和曾执掌警察和法院的已退休官员贺国强。

郭表示:“未来我会爆另外两位现任常委的料,还有两位前任常委。”

美国《外交》学术杂志一份报告指出郭文贵代表着北京其中一个领导派系。郭文贵否认,表示自己经过长时间计划后才开始爆料,目的是为中国带来民主改革。

他说:“我想做的就是改变整个制度,就是这样子。”

郭文贵说,他的弟弟被中国公安杀害。而且在1989年,中国派出军队在北京天安门镇压手无寸铁、支持民主的示威者之际,他被囚禁了22个月。

他说:“我从那时候就开始准备到现在。我想改变中国政府。中国政府根本就是个黑社会。”

郭文贵说,2012年的中共全国代表大会让现任领导人习近平上台以后,中国在美国大幅增加情报行动。

他说:“2012年以前,中国累计有大约10,000到20,000名特务在美国进行间谍活动。在50年期间,这些特务被派到美国工作,而且工作模式是防御性质的。”

据郭文贵所说,防御性情报工作主要是集中了解美国。他说,从2012年开始,情报工作改为“攻击性”间谍活动。

他说:“攻击性[行动]的意思是用他们的方式破坏美国。”

2012年之前,中国收集情报的每年预算开支大约为6亿美元。

大约在2012年,中国的领导人决定增派5,000名间谍到美国。郭文贵说:“他们有些是学生,有些是商人,有些是移民,但加起来就是5,000个。”

“除了这些,他们也培训另外15,000到18,000名间谍,这些不是直接送到美国的,而是在美国本土培训的。”

受雇的特务不只限于亚裔人和美籍华人,也包括所有族裔,包括拉美人、黑人和白人。

他说:“而现在的预算每年30亿到40亿美元,这个资料是一个月之前的。”

郭文贵表示,美国反间谍机关面临几个问题,主要是对中国情报机关的欠缺了解。

他说:“你不会知道哪些中国机关负责派这些间谍来,它们怎么管理间谍,还有为了什么目的而来。而美国采取一种太注重法律的角度来看间谍的问题。但是中国用的方法并不是美国可以理解的。”

他说:“这些间谍,当他们来到美国,可以到处跟别人上床,可以在你的酒里面下毒杀你,完全不择手段。”

联邦调查局发言人马修·贝特隆(Matthew Bertron)拒绝评论。中国大使馆发言人没有回应寻求评论的电邮。  

国安部控制这些被送到美国的情报人员的方法,就是挟持他们所有家人和亲属。

中国情报行动目标包括美国几个战略性领域。

郭文贵说:“首先是取得关于军事武器的科技,这是头号目标。”

第二,中方情报人员竭力“收买”美国高级官员,而第三个目标是收买美国政治或商业精英的家族成员。他说:“目的就是收集情报和进行对中国有利的大买卖。”

第四个目标是透过植入恶意软件,渗透美国互联网系统和关键基础设施。

郭文贵说:“而且他们已经成功渗透美国政府的所有大型国防武器供应商。他们的行动规模实在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郭文贵表示前国安部副部长马建跟他说过,中方情报工作的重大改变就是招募特务的范围由亚裔人扩大为主流族裔。

“这就是最大的危险。很明显,情况越来越危险了。美国军方有最好的武器,例如激光武器这些,但是中国的间谍系统已经透过它们的病毒和其他东西渗透美国国防体制的血液当中。”

他说:“美国正在流血,但还没意识到血早晚会流光的。”

除此之外,美国太依赖技术性间谍活动,而中国则采取数以千计的人肉间谍战略,有不对等的优势。

中国也与朝鲜和伊朗等流氓国家合作,以颠覆美国。

“那么,流氓与君子开打的话,流氓一定会赢的,因为君子打文明战,但流氓不跟你来这一套。”

郭表示,1983年他30岁的时候第一次到美国,此后也到过美国很多次。

他说:“我爱我的民族,我爱我的国家,但我痛恨共产党。”

郭文贵没有投奔美国,现在持有多本外国护照。他的信息可以为美国政府决策人和情报分析人员带来意料之外的数据。

比如说,郭文贵说他以前经常到朝鲜,并且认识统治朝鲜的金正恩家族每个成员。

他说:“朝鲜和中国之间的所有贸易都是由这些统治家族的亲属负责的。”他指出,美国坚持依赖中国政府应付朝鲜问题真是“神经病”。

2013年5月,美国国家安全局外包人员爱德华·斯诺登盗取大约170万份秘密机构文件后,逃到香港。此后,国安部增派3,000名情报人员到原本是英国殖民地的香港。

中国间谍机关得知美国驻香港领事馆有大约2,600名美国特务后,马建便派出这些国安部特务前往香港。

郭说:“他们正在香港保安部门工作。”他指出在此之前,间谍活动往往以“碰运气”方式进行。

“到目前为止,他们单在香港就有10,000个特务。”

郭文贵说美国人需要明白中国并不是由一个正常的政府管治。

他说:“你应该把它看成一个像黑社会一样的组织。”

第二,要理解中国,美国人需要了解中国统治精英的亲属。

他说:“只要你弄明白这些有权势的人和他们家人的利益,就会明白这个政权到底是怎么运作的。”

郭文贵希望美国会醒觉,意识到中国共产制度造成的威胁以及中国企图计划倾覆美国所领导的国际秩序。

他表示:“如果不好好处理这种关系,我认为整个人类社会将面临很重大的问题。现在美国管治精英采用的做法等于自杀。”

郭文贵警告说,现在中国的反民主制度有可能主导世界。

他说:“如果没有美国对世界制度进行一些控制,那么世界会变成一个人吃人的地方。”

前乔治·布什政府国家反间谍执行官米歇尔·范·克莱夫(Michelle Van Cleave)表示,中国一直准备大规模增加针对美国的间谍活动和影响战。

她说:“还记得他们在网上从美国联邦人事管理局盗取大约2,200万份人事档案吗?中国现在几乎有所有美国承包商和政府雇员的详细名单,这些承包商和雇员可以接触机密信息,加上他们朋友、同僚或同工的名单,他们都可能是获取情报的有用渠道或潜在资产。”

范·克莱夫说,人事管理局的数据很可能被中国情报机关利用,以强迫、勒索或招募新成员来扩大已经极具规模的间谍组织。

她说:“网络攻击和人身间谍活动可以互相配合,而中国两方面都擅长。我们很迫切需要理解他们究竟在做什么、怎样做,还有一个阻止他们的策略,因为中国在美国的情报活动随时变得更为猖獗。”

前联邦调查局反间谍人员I.C.史密斯说,如果众多国安部人员的人数包括学生、永久居留外国人、访客和其他人等非正式参与情报工作的中国人,那就是合理的估算。

史密斯说:“只要中共继续掌权,中国不会是我们的朋友,也永远不会是国际社会上一名负责任的成员。”

他说:“中国道德败坏,犯罪腐败,是应该受谴责的警察国家。那帮统治中国的强势精英整天只想着怎样凭着他们的权位得益和维持权力。”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