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6日子夜笔记:我首次得知刘晓波垂危


廖亦武 来稿

汉堡世界首脑峰会快结束了,晓波命悬一线,而习近平的嘴还没松动。我不得不公布6月16日子夜笔记:我首次得知晓波垂危。

还在英国布莱顿诗人节时,忠忠微信要我家电话,说刘家要打过来。妻子当即给了,并在前天回柏林时,当面告之。

感觉蹊跷,因为3年多来,都是我给刘霞或忠忠电话,询问近况。于是昨天我先致电刘家,几次,没人接。于是致电忠忠问刘霞行踪,忠忠说和刘晖一块。我问怎样,他说和过去差不多,只是这次没批准外出。

今天午后,我再次致电刘霞家,依旧没人接。菲舍尔总编辑彼得西冷和作家赫塔米勒先后来信询问,我唯有发愣。直到下午4点半钟,我才突然接到刘家打来的电话:

你是刘家?
我是。

有急事吗?
姑父他得了肝癌,是晚期。

我没听清,以为说的是姑姑,大为震惊道:什么,刘霞肝癌?!
不不,是姑父肝癌晚期。
我愣了片刻,旋即失声叫道:“晓波他?!”

是的。姑姑和爸爸让我尽快告诉你,但是,你不能给任何人说,特别是媒体。
我保证。但是,我可以通过特别管道,向德国政府高层,比如默克尔总理说吗?

是的,这正是他们要你做的。
刘晓波和刘霞要我做的?
是的。

我需要多一些情况。晓波现在哪里?监狱医院吗?重病犯人一般先住监狱医院,还是秘密回北京就医?

在沈阳的医院拖着,没有办法。
我爸爸得过癌症,我知道肝癌是所有癌症中最疼的。
所以姑姑、姑父要到德国!要尽快到德国!!姑父说:死也要死在德国!

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姑姑知道习近平下个月访问德国,请你代替他们俩,向默克尔夫人紧急求助。恳请她在与习近平的会谈中,明确提出,让刘晓波尽快到德国就医,不,抢救。你曾经给姑姑说,默克尔是当今政治家中,最具人道和怜悯的,她曾经帮助过你,也帮助过许多难民,尽管给她造成很大麻烦。

我可以向默克尔透露消息来源吗?
可以。这两个多月,通过姑姑的申请和争取,政府批准,姑父才逐渐了解家里发生了怎么,可自己却不行了。

明白了。请把你的电话给我。

未及喘息和思索,我就辗转致电一个德国人,告知上述情形,她大惊失色。她说会通过渠道,尽快知会总理府。也许她将到柏林与我见面,但今天不会有确定方案。

而我,要给默克尔写第二封求助信,第一封尚无回音;不料事态陡变,不得不写第二封。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