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查到的有證據可以證明的賀家財產是6億美金

 

陳小平 傅才德
 
 政法沙皇的財產
 
陳:開始了一個頭。我有一個問題,就是follow-up的問題,就是說,你們發現瑞信方正建立之後,瑞士銀行在中國的業務有沒有突然變得越來越好,越來越多?
 
傅:嗯,這事我們還沒調查,但是我可以分析一下,因為你可以用Bloomberg terminal,就是彭博社他們的平台,看一下他們的業務。我覺得非常有意思的時間是十七大以後,十七大是2007年10月,2007年10月以後,比如說11月、12月,還有2008年1月、2月,很多這些檯子有開始一些公司,還有,你發現瑞士銀行也有很多新的一些業務,我覺得這些也是非常有意思。當然,2007年的中國的經濟增長率是非常高的,應該是14%左右,這是一個高潮,是不是?中國的經濟發展增長的高潮,所以很多人要開始開一些企業。
 
陳:那麼你現在,通過你這篇報導,你一共發現賀國強家族有三個公司。一個是北大方正,他是第二大股東;第二個是瑞信,和瑞士銀行合資建的這個瑞信方正,他是有三分之二的股票,等於說是占了絕大多數的股票;第三個就是杭州順網。你現在一共發現了這三家公司,你的文章中點了這三家公司的名字。那麼還點了賀國強家族兩個人的名字,一個是他的夫人,賀國強夫人的妹妹,還有一個就是賀錦濤的妻子。他的這個手法,跟你們《紐約時報》報導的溫家寶家族通過親人來持有一些相關公司的股票,好像是一樣的,非常接近。
 
傅:嗯,還有,我覺得更有意思的是周永康的家族,因為周永康他的第一個兒子是周濱,他也有一個投資公司。賀國強的第一個兒子,就是賀錦濤,他有一個投資公司。周永康的家族,他跟國有企業有非常密切的關係,就是CNPC,是不是?中國石油。還有,你可以說,賀國強他的家族,跟一個國有企業,華潤,也有非常密切的關係。而且他們都,賀錦濤和周濱,他們也用他們的妻子的名字來登記很多公司,所以是他們妻子的名字,而且他們的妻子都是在美國讀書,這個也是非常有意思。而且周濱,他的妻子是一個美國公民。廖穎,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她是有中國的護照,或者美國的護照,但是她是在美國拿了一個PhD,就是博士學位。
 
陳:你已經確認周永康,他的兒子的妻子是美國公民?
 
傅:是,肯定是,對,這個我們知道。還有,他們用其他的親戚,就是用他們的名字,你可以說是,我不知道,是白手套?但是我覺得這兩家,而且,一個是中紀委的主任,還有一個是......
 
陳:政法沙皇。
 
傅:對,是政法的主任。所以這些,這兩個人,是非常有勢力的,非常powerful的,非常強的一些人。
 
陳:我記得有一個數字,您說,根據您的調查發現,賀國強家族在利徳這一家就有6億美元,一共有6億美元,對吧?
 
傅:對!這是我看到的,我分析,有一個spreadsheet,所有的利徳公司的對外投資,你可以加一下。有很多的投資,所以你可以加一下。這個數字,是差不多是6億美金,就是這個資產的。
 
陳:但是賀國強家族在北大方正,作為第二大股東,究竟有多少錢,您沒有給出一個數字。然後,賀錦濤的妻子在杭州的那家公司,他擁有多少錢,有10%的股份,折成多少錢,你也沒有把它算出來。
 
傅:沒有,沒有,很多東西我還沒有報導,所以這個6億美金,我估計是比較保守的一個數字。
 
陳:對,對,很多人這麼說。
 
賀國強家族和瑞士銀行合資建的這個瑞信方正。
 
怎麼可能只有6億
 
傅:你可以這樣說,是不是?因為我們在《紐約時報》是很資深的,我們不要去誇張。但是,我在說利徳的資產,就是賀家的財產的比較小的部分。所以我覺得,如果有一個中國的記者,有自由,還有機會,分析賀家的財產,我覺得是非常值得的,非常地值得。
 
陳:非常值得!這需要有勇氣啊!除了有機會,還要有勇氣。昨天我跟何頻先生做了一個節目,何頻先生就說,6億美元,你也太小看賀國強家族了!(笑)對,他說他有的肯定比那多多了!但這就是一個問題。郭文貴先生就說,在我介紹他,我採訪他的時候,他說,我如果把你賀國強家族的財產公布出來——他只能暗示,就是有很大的一個數字,有上千億,跟你說的6億,相差很大很大的!所以說,特別有意思的,昨天你的這篇文章出來以後,我上推特,我看見郭文貴先生retwitter了你的這篇文章,他還有一個comment,他說什麼呢,他說你這個報導只有70%是真實的。你看到這個評論沒有?
 
傅:我看了!還有,我想起來,誰也是70%是對的?是毛主席,是不是?所以我覺得是,哎呀,如果毛主席也是70%是對的,我也是70%是對的,我覺得很榮幸——我開玩笑啊!有可能這個30%的不對的地方,是因為,不是,有可能,我希望就是因為賀家的財產肯定是超過6億美金,對,這個是非常小的一個部分,只是這個利徳的部分,而且我不知道所有的利徳的投資,只是我可以查到的,有證據可以證明的,可以寫的。
 
這個問題是,我們常常有這個情況,很多人說,噢,比如說,習近平的家族的,不是習近平的核心的家族的,但是是他的姐姐,習橋橋的。我在彭博的時候,我們也寫了一個數字,是3億美金左右。還有很多人說,這個是太小太小!賈慶林的家族,財產也是一樣的。所以我們發一個數字的時候,這個意思不是他們全部的財產,只是我們可以證明的一個部分,就是這個意思。但是很多人說,啊,這個不是很多錢呢,我以為他們是非常有錢的,所以是一個問題。
 
陳:所以說,他說的那個30%扣除,就是因為你這個離他的一千億,相差太遠,肯定就是這個意思。
 
傅:對,所以就是希望有可能郭文貴先生可以給我一些,更多的一些機會,其他的公司,或者他可以公布一些我們沒有想到的關於賀國強家族的財產。
 
陳:你寫這兩篇報導都有採訪過郭文貴先生嗎?
 
傅:我們就在Twitter上面,就是Twitter的一個direct message溝通,但是希望我們《紐約時報》可以盡快採訪他,希望我們可以安排時間採訪郭文貴,因為我覺得採訪他也是非常值得的。就是我肯定要採訪他,但是從來沒有。
 
陳:所以下一步就是說,看樣子,我有一個感觸,就是你的電腦裡頭還有很多這種資料,估計你會寫很多文章!現在我要問的第一個問題就是,下一篇你寫賀國強家族的文章是什麼時候?因為現在他是最熱的一個人物。
 
傅:我怕我沒有啊!因為我現在在美國,我有很多其他的一些報導來寫。就是寫一篇非常深刻的、好像非常長的賀國強家族的財產的報導,我覺得問題是,中國人非常有興趣,外國人的興趣,如果你要一個比如說《紐約時報》在中國以外的、在美洲歐洲的人看,應該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angle,或者是應該有一個藉口,所以我怕我沒有時間寫下一個賀國強家族財產的報導。
 
陳:你怕你的讀者不夠。
 
傅:如果有機會採訪郭文貴,有可能可以給我帶來再一個機會,不知道。
習近平家族的家產也引人好奇。
 
這是調查的好素材
 
陳:Okay,下面我們時間不多了,我最後問你一個問題,就是您認為,根據郭文貴先生的報導和您的這篇報導,您覺得賀國強這個人會成為北京打的大老虎嗎?
 
傅:我覺得,不知道!但是我覺得,因為很多人覺得,哎呀,我們《紐約時報》要常常批評這個共產黨什麼的,但是我們也很重要的是,我們寫的一段話,在我們的報導裡面,有可能,有可能啊,我不知道我的分析是對了,或者不對了,但是有可能,因為我們現在更了解了一下,好像2012年十八大的腐敗的情況,就是習近平面臨的情況是非常地嚴峻的,是非常厲害的,是不是?不僅是他的政法的主任,周永康,有事情,我們現在知道,中紀委的主任的家族,也是有可能,有可能他們的財產......
 
陳:涉嫌腐敗。
 
傅:對,有可能是涉嫌腐敗,那我們都可能了解習近平面臨的情況是非常非常厲害的,所以有可能,我們都可以知道他面臨的情況是非常厲害,所以他們有可能不是要調查所有的以前的政治局常委的一些人,有可能這個對黨是太過份了。
 
陳:太過份了,哈哈!
 
傅:我不知道,所以我不知道現在習近平有沒有這個機會調查這個家庭。我猜測你們在明鏡有可能要領先,是第一個媒體的機構,可以報導這樣的信息,我覺得。
 
陳:我記得您在文章中採訪了一個美國的專家,他就認為習近平沒法同時面對周永康和賀國強兩個人,然後他只能先抓住一個,有這個意思,好像跟你剛才說的意思比較相近。
 
傅:對,問題是,當然,周永康的案子已經過了三年左右,所以他現在,習近平是不是有時間呢?或者因為我針對我們的外國記者,分析這個中國國內的政治,是非常地難,所以我真的不知道現在習近平面臨的什麼情況,他是不是有興趣或者有機會調查這個賀的家族,我不知道,真的。但是我覺得,我們現在知道的情況,比以前好像是更多了。
 
陳:而且這個案子更加值得追蹤和報導了,對吧,這是你的意思?
 
傅:對。
 
陳:好,非常感謝傅才德先生今天抽空跟我們談他最新的關於中國權貴家族的涉嫌腐敗案件的一個報導,非常感謝傅才德先生參加我們明鏡編輯部的節目。今天是華爾街電視,我們是一個新的欄目,叫華爾街電視,希望您有更多的機會參加我們的節目。也感謝我們觀眾的收看和收聽。感謝我們導播的製作。再見!
 
傅:謝謝,再見!
周永康案已過三年,接下來會是賀國強家族?
 
(《怎樣追查賀國強家族腐敗案》連載完,《中國密報》第57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