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七七事变”80周年:历史和解,希望在民间

刘健來稿

今年是“七七卢沟桥事变”80周年。在此之际,我以这篇短文与大家分享近两、三年来美、韩、日和中国在日本“历史问题”上的博弈,并谈谈它们对中日历史恩怨与和解的启示。

 

http://y0.ifengimg.com/1d294574f8b406cf/2014/0702/rdn_53b3a6de07151.jpg
卢沟桥,是中國全面抗戰的起點。

战后,远东军事法庭在东京审判了日本的甲级战犯。在其它战胜国审判了乙、丙级战犯。日本政府1951年在签署“旧金山和约”时表示接受东京审判的结果。这样,美、日认为,关于日本在二战中的所有法律责任(包括战争赔偿)都已解决。由于种种原因,韩国、台湾和大陆都没有被邀请参与“旧金山和约”,但在1965年和1972年签署的韩日和中日建交条约也解决了战争赔款问题。

80年代初,日本历史记忆成为日本与亚洲国家(主要是中国和南韩)的“历史问题”,主要表现在日本教科书淡化日本的侵略和日军暴行,日本政要(包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和发表否认日军侵略和暴行的言论。日本和美国的“历史问题”是,大多数日本人认为,美国使用原子弹是没有正当理由的,日本是受害者(但他们不提他们是怎么成为受害者的)。世界上,包括许多美国人,也这样认为。比如,皮优(PEW)的民调显示2015年只有54%的美国人赞同美国在二战结束之际对日本进行核打击,这个数字在1945年是85%。

90年代初,在韩国公民组织的推动下,慰安妇问题成为两国间最重要的历史记忆问题。同时在世界范围内,人权运动的影响越发强大。两方结合起来使慰安妇问题成为世界关注的议题。迫于压力,日本政府于1993发表河野谈话,承认日军卷入慰安所的营运,用各种欺骗手段迫使大量妇女为日军提供性服务,并对慰安妇表示道歉。1995年日本成立“亚洲妇女基金”对幸存慰安妇提供慰撫金,基金由日本私人捐助,日本政府管理。对此,公民组织和一些幸存慰安妇表示拒绝,因为(1)河野谈话没有表明日本政府对慰安妇问题负责,(2)“亚洲妇女基金”是私人捐助的,不代表日本政府,使日本政府逃避了在慰安妇问题上的法律责任,而公民组织,慰安妇幸存者和人权组织就是要追究日本政府的法律责任。自那时起,慰安妇问题成为韩日之间最棘手的历史记忆问题,也是韩日关系的一个重要障碍。2011年韩国公民团体在日驻韩使馆前竖立一座慰安妇少女铜像以示抗议。

2011年美国宣布“重返亚洲”以平衡中国的崛起。为达到这一目的,美国需要韩日之间展开军事合作以形成美日韩军事同盟。但是,韩日之间的军事合作由于历史记忆问题无法展开。比如,2012年12月,在民众的压力下,朴槿惠总统不得不在最后一分钟决定推迟签署旨在共享情报的韩日安全合作协议。同时,日本首相安倍在战争记忆上坚持其右翼立场,制造事端,于2013年12月26日以官方身份参拜靖国神社,遭到韩国和中国政府的抗议。

美国意识到,韩日之间的历史记忆和安倍在历史问题上的言行使日本在亚洲更正孤立,同时使韩日的军事合作无法开展,因而损害了美国的安全利益。因此,美国政府开始插手日本历史记忆问题。比如,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后,美国第一次对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公开表示不满。

同时,中国不愿看到美日韩军事同盟的建立。中韩在对日的历史问题上开展了合作。应朴槿惠的请求,中国于2014年初建成并开放了安重根纪念馆。日本政府为此向中韩政府提出抗议。2015年9月,北京举行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在美国的盟友中,只有朴槿惠一人参加。

2015年12月,在美国的调解下,韩日签署协议,“彻底、不可逆转”地解决慰安妇问题。协议规定,安倍亲自打电话给朴槿惠对慰安妇表示道歉,日本政府出资830万美元对47位慰安妇幸存者提供慰撫,双方在国际社会上避免在这方面指责对方,韩国承诺为撤除在日驻韩使馆前的慰安妇铜像而努力。这一协议虽然被美日韩三国政府视为“韩日之间的历史性和解”,它却是一个政治妥协。这次是日本政府出资(不同于“亚洲妇女基金”),似乎是日本政府间接地承认其在慰安妇问题的责任,但是,日本政府强调日本的资金不是法律上的“赔偿”。韩国的公民团体和一些幸存的慰安妇则表示,不接受这个协议,继续追究日本政府的法律责任,并表示要树立更多的慰安妇雕像。民调显示,51%受访的韩国人不接受这个协议,66%反对撤除慰安妇铜像。

美国在要求日本做出妥协并努力解决慰安妇问题的同时,它自己也必须面对与日本的“历史记忆”,即,对日核打击所造成的巨大平民伤亡。为此,2016年5月27日,奥巴马作为美国第一位现任总统访问了广岛以悼念受难者。虽然没有道歉,但歉意已在其中。奥巴马的访问可视为对安倍在慰安妇问题上做出的妥协的回报,同时也加强了日美关系。

慰安妇问题的政治解决为美日韩军事同盟铺平了道路。2016年10月韩日恢复关于安全方面的谈判并于11月签署协议。美国对此表示欢迎。这样美国的努力取得了可观的成果:解决了长期困扰韩日和美日之间的历史问题并实现了和解,同时也初步达到了为平衡中国崛起而建立美日韩军事同盟的目的。

可是,美韩在解决慰安妇问题时,忽视了韩国的民意。2016年12月韩国公民组织在日本驻釜山的领事馆前设立一座慰安妇少女像。为此日本召回其驻韩大使和釜山的领事以示抗议。这意味着美国促成的韩日和解一年后以失败告终。

我们从上述事件可得到下列启示:

1.做了伤天害理的事要说明真相,承担责任,向受害者道歉并赔偿,表示将来不会再犯。这是人之常情。不幸的是,目前,向受害者道歉与国际政治和利益纠缠在一起。这是对受难者的不敬和再次伤害。

2.在民主国家里,政府无法主宰历史问题的解决。民间的努力和推动足以影响甚至迫使政府改变决策。民间的努力是推动解决历史问题的原始动力。

3.历史上发生的惨案,暴行和罪恶都可以共用是否践踏了人权这一普世的行为规范来评判。比如,慰安妇,南京大屠杀,奥斯威辛,731部队,广岛和长崎核爆,美国的奴隶制度,中国的反右,大饥荒,文革,天安门事件,台湾的“二二八”,等等,虽然时间和具体内容不同,但它们都有一个共性:对人权的践踏。按照这一行为规范,加害者都应该公开真相,向受害者表示道歉和赔偿。这样才有可能达到和解。

4.韩国人民为自己受害同胞伸张正义的顽强和执着给世人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他(她)们通过二、三十年的不懈的,艰苦的努力,迫使在亚洲人民面前一贯傲慢的日本不得不对自己的暴行而道歉。

中日关系的前途在于和解、友好相处和竞争,而不是仇恨、对抗和零和游戏。和解的必要条件之一是解决战争记忆问题。在这一点上,中国政府和海内外华人能做什么呢?从以上的启示,可以考虑以下几个路径。

第一,中国政府可以考虑更加主动地努力解决中日关于战争记忆的分歧。从80年代以来,中国政府基本都是被动地回应:只当日本政要参拜靖国神社或修改教科书时,才提出抗议。韩日关于慰安妇的协议提供了政治解决历史问题的一个先例。中国政府可以考虑主动与日本谈判解决历史问题。在此,我们可以回顾一下美国政府所采取的大手笔:利用美国的影响促使韩日两国达成关于慰安妇问题的政治解决,同时现任总统访问广岛以表示美国也直接面对自己的历史问题(这在20年前是不可想象的),并为韩日和其它国家做出了示范。

第二,日本政府就慰安妇问题道歉提供了日本就某一暴行而道歉的先例。这种道歉有助于加害者和受害者的全面和解。那么,遵循这个先例,中国可以要求日本就南京大屠杀和731部队的罪行向中国道歉。

要求日本就战时罪行道歉的首要目的是:对受难者表示悼念和忏悔以使受害者得到心灵补偿——使正义得到伸张。其次是,走向和解。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死亡数字有很大争论。我们可以从基本没有争议的731部队的罪行开始。由于战后美国要得到731部队研究结果,美国没有将731部队的罪行列入东京审判之内,主要罪犯也被免于起诉。美国得到并掩盖了731部队的罪证。这是公认的事实。

第三,海内外华人可以以民间的名义向中国政府建议,要求日本政府对731部队的罪行向中国道歉。

海外华人可以学习韩国侨民,在美国举行抗议活动。比如,为了悼念受害者及抗议日本在慰安妇问题上逃避责任的言行,韩国侨民在美国也建立了慰安妇雕像(比如,在新泽西的帕里萨蒂公园Palisades Park慰安妇雕像,和几天前在亚特兰大建立的雕像)。日本政府对这类的抗议活动非常敏感并要求当地政府拆除雕像,但遭到了拒绝。

海外华人也可以提请美国政府为掩盖731部队的罪行向中国道歉。如果美国为此向中国道歉,这无疑会鼓励日本为731部队的罪行向中国道歉。美日的道歉也会促使中国国内的和解。

日本著名历史学者家永三郎先生为日本政府在教课书中淡化日军在二战中的暴行而将日本政府告上法庭。家永三郎先生认为,奥斯威辛,广岛和长崎的核爆,731部队是二战中最极端的有计划、有系统的暴行。到目前为止,德国已向奥斯威辛受难者道歉并赔偿,美国也已为广岛和长崎的受难者表达了悼念。只有日本还未就731部队的暴行向中国的受难者道歉。

中韩面对的是同一日本政府,日本已就慰安妇问题向韩国道歉,但至今还没有为731部队的罪行向中国道歉。十分清楚,对这一不同的唯一解释是,我们中国人的努力不够。我们应该向韩国人民学习。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