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著名异议作家、刘晓波生前好友余杰谈刘晓波去世


余杰 民运人士 (Yu Jie, Chinese Dissident) (美国之音宋德成)


刘晓波逝世后,中国著名异议作家、刘晓波生前好友余杰接受美国之音记者杨明现场电话采访。以下是余杰的谈话要点。

余杰说:“我听到这个消息非常的痛心、愤怒。第一,这不是刘晓波一个人的悲剧。这是整个世界的悲剧。这是西方对中国在六四后近三十年人权外交完全失败的一个标志性的事件。这次中国当局在全世界面前表演了杀害刘晓波的整个过程。但是全世界就是这样看着,完全没有办法制止。”

余杰说,这次事件的严重性跟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墨尼黑会议差不多,下一步如何制止中共政权作恶,这个政权不仅要吞噬刘晓波这样的人的生命,而且它还会对外扩张,穷兵黩武,会比当年的纳粹德国,比当年的希特勒更坏。“

余杰说:这个事件唯一的正面的结果,就是让全世界的人民看到这个政权的冷酷和邪恶。如果经过这个事件之后,美国、日本和欧洲几大经济体联合起来,对这样一个邪恶政权进行制裁,未来才有希望。

余杰说,第二个很悲哀的是国人的麻木。中国国内知道刘晓波的人不到百分之一。大部分人都麻木不仁,所谓的中产阶级群体,他们从技术上来说,从经济上来说,完全有能力“翻墙”看海外的消息,来了解刘晓波,关心刘晓波,包括天安门母亲“六四”难属等等,但他们都没有这样做,而是满足于中国经济的成长,满足于当中国奴才的岁月。中共的迫害,不仅仅是对刘晓波他的丧钟,而是所有的人而鸣,所以这些麻木的、怯懦的国人未来也会自尝苦果。

余杰说,我们不能因为刘晓波先生去世而完全不作为。他的妻子、刘霞女士还被中共严密控制,她没有任何罪。她从2011年到现在被非法软禁了长达7年的时间。下一步应如何整合国际社会的力量,来拯救刘霞女士,满足晓波生前的愿望,让她到西方来自由的生活,这是我们要做的。

余杰说:“我目前在台湾编辑和出版刘晓波的文集,我将在未来几年坚持和加快这项工作,预计将出版十卷本的刘晓波文集,陆续在台湾出版。原计划每年出版两本,今年出版第三和第四卷。三年以后,十卷本全部出版,到时候,刘晓波原来的刑期服满,可以出狱了,我作为一个礼物送给他。但是,现在这个愿望没有办法实现了。我会坚持做这项工作。尽管他的生命已经终止,但他的思想,他的精神要传播,要让更多的国人知道,要在未来中国民主化的进程中,刘晓波的思想成为催化剂一样,能够发挥重大的作用。”

关于刘晓波的政治遗产,余杰说:“刘晓波先生从1989年的民主运动,到2008年的《零八宪章》的20多年的时间里,贯穿着非暴力反抗的思想和精神。我认为这也是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个思想对未来中国的转型非常重要,尽管现在刘晓波被中共虐待致死,甚至是谋杀,他也不会认为他的理想就会破灭了,未来中国就会用暴力革命,用杀戮来复仇。我们如果真正要纪念他,要把他的非暴力抗争,他在法庭上最后的宣告“我没有敌人”,这样的思想一直要坚持下去。因为,如果采取暴力抗争,中国历史又陷入一个跟历代王朝更迭一样的、以暴易暴的恶性循环当中。中国就永远没有希望了。

关于刘晓波思想的超前性,余杰说:“刘晓波认为,人权高于主权。每个人的自由、幸福、尊严,比起所谓的国家统一这些宏大的理想要重要。刘晓波在80/90年代末在香港访问时说,中国要民主化,要做300年的殖民地。尽管这个看法引起很大争议,但是后来他也不收回,一直坚持这个观点。我认为,他的思想能够破解“大中华”、“大一统”这种2千年专制主义的传统,让未来中国的建构,他已经在零八宪章中提出一些设想,比如说,联邦制、邦联制,甚至像英联邦那样很松散的国家组织的建构形态。这些都是他非常重要的思想部分。”

 

VOA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