弔唁劉曉波 弔唁香港立法會

香港立法會又有四位議員被DQ,市民的反應一如對劉曉波被折磨至死,憤慨怒吼者有之,漠不關心者有之,冷嘲熱諷者亦有之。無論你是不是曾投票給六位被DQ議員的18.5萬選民之一、無論你是不是被剝奪選舉權的選民之一,你都要知道,今日中共、港共可以DQ敢抗爭的議員,明日就可以完成一地兩檢立法、23條立法,後日就可以讓你或家人像林榮基、李波一樣被失蹤且合法,直至可以像對劉曉波那樣剝奪你或家人的人權、生命。

高院判詞無異死亡通知

從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到六位立法會議員被DQ,其過程與劉曉波從被宣佈確診肝癌末期到含冤而逝相似。中共以2016年11月7日的釋法,去推翻香港議員2016年10月12日的宣誓,問題不只在於輸打贏要,更等同給香港法治、一國兩制植入癌細胞,香港選民的尊嚴、立法會的尊嚴自此可以被隨意隨時踐踏。11月15日,游蕙禎、梁頌恆兩位議員被DQ,癌症開始病發並擴散,12月2日就禍及劉小麗、姚松炎、梁國雄和羅冠聰。

為給特首選舉、新政府就職、習近平總書記視察香港營造和諧氣氛,中共、港共控制了癌症爆發的節奏,一俟維穩時段結束,就毫不猶豫地舉起屠刀。高等法院昨日的判詞,無異於發出立法會、一國兩制死亡通知書。那些正為劉曉波殉道而憤怒、哀悼的市民,真的是雪上加霜,同時要弔唁立法會、一國兩制。

尤應指出的是,香港法治癌症的快速擴散,與劉曉波未能出國就醫得到及時救治一樣,受到三大因素影響。一是中共的邪惡超乎想像。中共迫害劉曉波、劉霞之肆無忌憚,已超過納粹德國當年迫害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奧西茨基。劉曉波未能及早出國就醫,被毀去延長生命的最後機會,而官媒《環球時報》竟在微博諷刺弔唁劉曉波是「演悲正濃」、中新社竟宣稱「劉霞現在是自由的」,真的是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

而香港六位民主派議員被DQ,民主派將失去在立法會的否決權,中共、港共自此可以為所欲為,隨時可立法割地設立中國司法區,可揮霍香港納稅人的血汗錢去滿足中共權貴的慾望,香港的日子沒有最黑暗、只有更黑暗。

二是民眾抗爭無力。劉曉波從錦州監獄轉移到瀋陽的醫院救治後,雖有好友前往醫院尋找,但人數遠不及當年前往山東探望失明律師陳光誠,對當局未形成壓力。而游蕙禎、梁頌恆被DQ後,不少市民基於個人觀感而不予聲援,更助長中共、港共的囂張,變本加厲地迫害民主派議員、社運人士。

刺激街頭抗爭乃至港獨

港府褫奪六位民主派議員資格,既剝奪了18.5萬個選民的選舉權,又封死了議會和平抗爭之路。這是要逼市民走向街頭抗爭,這是要刺激更多人寸土必爭,乃至走向港獨之路。然後,中共、港共就會用更殘暴的手法鎮壓、管制,讓香港達致中國式的「和諧」。

三是國際社會支持乏力。在德國舉行的G20峯會對劉曉波生死不聞不問,對中共為惡的縱容遠超當年對納粹德國的綏靖。在劉曉波冤死之後,歐美領袖的弔唁又豈能撼動中共的「司法主權」?

同樣,西方有些政治領袖或游說港人接受中共試圖強加給港人的偽普選,或對港人反對全國人大釋法的抗爭保持沉默,甚至對中國公然宣佈《中英聯合聲明》過時失效也無動於衷,何異於助紂為虐?

劉曉波殉道,或許仍無法改變他期待的民族靈魂;香港立法會的死,或許仍無法號召港人團結抗爭;劉曉波殉難、香港議員被迫害,或許仍無法喚醒國際社會的道德勇氣、停止綏靖中共。但是,通往民主、自由、人權的道路,哪怕再坎坷,總要有、也會有仁人志士義無反顧地前行。聲援他們、救助自己,就從弔唁劉曉波、弔唁香港立法會開始。

李平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