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生命进入倒数 家属失联 官媒回应德方抗议


声援刘晓波的横幅。(维权人士提供)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的病情急转直下,本周二仍被医院进行“积极抢救”。日前,德国驻华使馆发布抗议声明,批评中方违背承诺,在德国专家会诊刘晓波时偷偷录影,并选择性泄露给官方媒体。此外,刘晓波的家属继续遭到当局严密监控,刘霞、刘晖等人已失联两天。

治疗刘晓波的沈阳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7月11日发出最新病情通报指:全国专家组会诊意见认为,刘晓波现时病情严重,仍在积极抢救中,刘存在腹腔感染、腹膜炎、感染性休克、器官功能不全;已于前一天开始持续性肾脏替代治疗(CRRT),当天继续加强抗感染治疗和器官功能支持治疗。

美国“明镜”创办人何频发出消息指,刘晓波出国治疗无望,中国当局正在安排其丧事。

德国总理默克尔透过发言人表示关注刘晓波,并希望中国基于人道,允许刘晓波出国治疗。10日晚间,德国驻中国大使馆更发出措辞严厉的声明,抗议中方在德国海德堡大学专家布赫莱尔会诊时偷录过程,并选择性发放给中国媒体,指责中国的保卫部门代替医疗部门成为主导,影响刘的治疗。

中国当局当天并未对此作出回应。不过,《环球时报》11日发文指,刘晓波的癌症治疗不能被政治化。指责外国势力把刘晓波当作人质,中国政府不会就西方施压屈服。

上周六,美德专家会诊刘晓波后,网络上流传出多段视频。影片不仅有明显剪辑拼接对话的痕迹,翻译还明显扭曲了专家的意思。

一名流亡海外的异议人士接受本台采访时称,在西方,医患关系是病人隐私,中国当局做法龌龊,而剪辑版明显断章取义,目的是操控舆论:“对晓波有利的东西肯定不会说。在文明国家,医生和病人、律师和当事人、神父和告解人之间的关系是一种非常非常神圣和隐私的关系,是一种保密的关系,不可以录像,泄露病人隐私的行为是极其不文明和卑鄙的。”

记者就此致电德国海德堡大学的布赫莱尔但未能成功。而刘晓波的医生毛一雷的电话则无法接通。

异议人士胡佳指,对中共最有利的政治考量,就是拖延到刘晓波进入肝昏迷,即使到海外也难以再苏醒,最后在沉默中逝世。

在网上为刘晓波呼吁的一名维权人士告诉本台,中国政府一再拒绝让刘晓波一家出国,竟然如此惧怕一个快要死去的人:“当局最害怕的就是自由、民主,所以当局非常惧怕刘晓波对外发出他正义的声音。”

刘晓波的代表律师根舍(Jared Genser)11日称,已经安排好紧急医疗专机及专业医疗团队,一旦中国政府批准,随时可提供协助。

另据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消息,刘晓波兄弟刘晓光夫妇、刘晓暄夫妇被辽宁国保看管在一别墅内,公安控制了通讯。同时,刘霞和刘晖也同亲属失去联络两天。另有刘家6名亲属要求见刘晓波,但当局要求其依照“监狱法”提出申请。但至本台截稿时止,当局仍未批准。

刘家家属表示,刘晓波仍然被视为“罪犯”,当局仍然在对刘晓波进行羞辱。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石山、何平 网编:李想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