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香格里拉對話會看美中關係二重性

 

香格里拉對話會是美國在亞太地區推廣全球軍事戰略的主戰場。特朗普作為商人兼總統的雙重身份,讓美國的立場在香會呈現出二重性,給世界格局帶來新的二重性。美國既要維護「美國第一」,又不想盟友失望;既希望改善美中關係,又不想失去亞太區的美國影響力,這就是美國為什麼在南海問題表現出兩重性。而美中關係的二重性,以及由此映射出的美國利益,在此次香會盡顯無疑。

超訊July
《超訊》2017年7月號

特朗普上台後的第一次香格里拉對話會(簡稱:香會),5月2日至4日在新加坡舉行,共有22個部長級代表、12個國家軍方領導人以及來自39個國家的高級軍官和學者500多位代表參會。美中關係的二重性,以及由此映射出的美國利益,在此次香會上盡顯無疑。

今年4月,習特在美國海湖莊園會唔,雙方商定了就有關解决朝鮮問題、中美貿易爭端等問題的百日計劃,也爲改善美中關係作了鋪設。白宮對中國的態度明顯好轉,特朗普上台前後的緊張氣氛得到舒緩,美中關係趨於緩和。不過,來到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香會所見,美國軍方代表的發言,卻時不時對中方咄咄逼人。有出席香會的代表甚至懷疑,在美中關係問題上,白宮與五角大樓似乎在各唱各調。

上任不久的美國國防部長詹姆斯 · 馬蒂斯(James Mattis)、聯合參謀部主任小威廉·梅維爾(William C. Mayville, Jr.)、太平洋艦隊司令斯威夫特(Scott Swift)三大美國軍事主力齊齊亮相新加坡,美國似乎想強調其一貫的亞太戰略,為亞太同盟提供保護傘,軍方並沒有因為特朗普所講的「美國再強大」和呈現出來的單邊主義傾向而變化。

唇槍舌戰的香會,與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協定》,佔了香會期間媒體的頭條。盟國們暗自不滿,本來的世界老大,說好了的保護我們,而這次爲了自身利益,說不幹就不幹了。特朗普一系列言辭,留給美國同盟國不大不小的疑問:美國到底要不要對我們的區域安全負責?美國老大的順風車,還讓不讓人搭了?

南海問題體現出來的二重性

這其實是一個世界各國必須面對的難題,特朗普作為商人兼總統的雙重身份,讓美國自身呈現出二重性,給世界格局帶來了新的二重性,特朗普尚未成型的亞太戰略,讓整個世界處於迷茫中。這要求你無論是哪個國家,必須做兩手準備,一手接糖塊、一手接大棒。無論美國拋出糖塊還是大棒,背後都是以「美國第一」的自身利益爲導向。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副院長何雷中將率團出席本届香會,被認爲中方降低了香會的規格。而與此同時,北京也取消了原本同時期在北京香山由中方主導的香山會議。被指中國刻意降低相關國際防務問題的討論。主辦方在新聞發布會上强調,北京表示,正值十九大籌備期間,中國軍隊尚在改革中,到明年可以派出强大陣容。軍事科學院中美防務關係研究中心前主任姚雲竹向《超訊》表示:何雷軍隊出身也從事研究,他是兼軍隊將領和學者的雙重身份來參加對話,挺合適的。「我們這次團隊還是挺強大的,我是受主辦方邀請,所有的大會都有中國代表團成員提問,所有的專門會議都有中國代表團的人發言,所以我覺得中國的聲音挺響亮的,在這裏我們大聲說話、大聲提問、大聲回答,挺好的。」

6月3日,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在香會的演講中,大談海洋法治的重要性,批評中國在南海填海造陸與軍事化人工島嶼的舉動。

何雷回應了馬蒂斯和此前澳洲總理對南海問題的咄咄逼問,他不點名地表示,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對有關國家用軍機軍艦到中國島嶼鄰近海域和上空進行抵近偵察「堅決反對」。

雖然中美兩國元首海湖莊園會面,中方對南海問題重申了立場。但是,南海問題顯然是中美利益的核心爭端。美國海軍的一位官員對《超訊》表示,中國要養活這麼多人口,東南亞是最好的資源來源地。而美國在東南亞有著眾多貿易往來,兩國都希望在此問題上維護自身的利益,所以兩國在南海問題上的爭端是結構性的。

披露中美軍機香會前南海對抗

中美在南海問題上,除了經濟上的利益考量,更多的還有軍事上的較量。無論是馬蒂斯在香會上的發言,美國選擇香會之前披露中美軍機的南海海域的海上對抗,不排除特別為此次香會造聲勢的可能性。5月末,美國海軍一架P3偵察機由南海飛入中國香港鄰近的空域,解放軍兩家殲10戰機升空攔截,引起兩國軍事較勁的不小爭議。姚雲竹說,其實,中美兩國在南海的軍事爭端時有發生,是常態。

爲什麽美方要選擇在此時機對外發布?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關係學院李明江副教授對《超訊》表示,第一種可能是美國的軍機選擇對中國比較敏感的時機,然後根據兩國摩擦的嚴重程度披露出去,利用媒體、利用輿論對中國施加壓力。這也可以說是美國的一種反應;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時間點。某一個事件、某一個活動,這個時間更好,比較契合,這有可能是跟香會有關係。「我猜測,因為香會,如果沒有這種事情的話,這個會很多討論的話題、關注的焦點,就沒有那麼多,好像失去方向感。」

美國需要借此會議平台,安撫亞太盟國的心。香會由英國機構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組織,事實上由新加坡政府特別是國防部出資,而新加坡在安全問題上已然形成依賴美國的慣例,所以不難得出推論,香會是美國在亞太地區推廣全球軍事戰略的主戰場。既要維護「美國第一」,又不想讓盟友失望;既希望改善美中關係,又不想失去亞太地區的美國價值,這是美國在南海問題上表現出的兩重性。

美國亞太盟國感到不安與不適

英國國防部官員Stephen Mcmahon少將對《超訊》表示,這次香會的特別之處在於,由於特朗普的縮減軍費開支的說法,競選期間還說過讓日本韓國百分之百買單美國駐軍開支,包括會議前夕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協定》等,這讓亞太地區的很多盟國感到非常不安與不適。所以這次香會,很多在安全上仰仗美國的東盟國家,竪起了接收信號的天綫,想看看美國到底想哪般?

馬蒂斯的講話,主要涵蓋了三部分:朝鮮、中國和同盟體系。姚雲竹表示,馬蒂斯的講話雖整體保持延續,但也有一處新意,即更强調盟國及夥伴國家對本國軍力的提升。她表示,美國代表往年的講話,會在談完盟友後,再談及與區域夥伴合作的問題,但是馬蒂斯在講話中,除了强調與盟國及地區夥伴進行傳統合作,還強調會幫助它們提高自身的軍事能力。除了授之以魚,美國還要授之以漁。繼續幫助同盟體系,是美國的既定戰略,是特朗普作爲政治家不得不回歸的軌道。而幫助同盟國家提升自身軍事能力,則體現了商人的精打細算,同盟國家自身軍事能力提高了,老大不但可以出錢少了,還能從中賺更多的錢。

的確,同盟體系收到了信號。孟加拉總參謀長Abu Belal Muhammad Shafiul Huq上將接受《超訊》訪問時表示,這次香會很有意義,馬蒂斯的講話讓我們在南海問題上感到安心。「孟加拉人口多,經濟發展態勢穩定向好,軍事上的安全保障對於我們的經濟發展來說,是至關重要的。美國在這次香會上給了我們一個清晰的安全信號。」


在朝核和中東問題上的二重性

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在新加坡舉行的亞洲安全會議表示,北韓加快發展核武和試射導彈,顯示核威脅是清晰、實在和危急,需要制止,呼籲中國發揮影響力,與國際社會合作,推動朝鮮半島無核化,他相信中國最終會明白這是他們的責任。

就朝核問題,國際戰略研究所專家Ben Barry接受《超訊》專訪時表示,現在,美國非常明確地表示不會接受現狀。美國在經濟以及外交壓力上向朝鮮施壓,並且在這個地區的軍事上花了更多心思,特別是在韓國部署薩德系統。馬蒂斯部長說他們進一步向朝鮮施壓,在他的對話中很明確的一點是,他指出,美國相信,中國會比其他國家在貿易和經濟上對朝鮮更有制約力。這很明顯代表美國希望中國可以付出更多。

不久前,美國政府曾表示,美方尋求通過加大對朝經濟制裁力度和外交施壓相結合,以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美方對通過談判來實現該目標持開放態度,但同時做好了保衛美國和盟友安全的準備。
中美兩國元首在海湖莊園上,重點溝通了朝核問題。在朝鮮半島核問題上,中方重申堅持半島無核化、堅持維護半島和平穩定、堅持通過對話協商解決問題。中方將繼續全面執行聯合國安理會涉朝决議。中方介紹了解决朝核問題的「雙軌並行」思路和「雙暫停」建議,希望找到復談的突破口。中方重申反對美方在韓部署「薩德」反導系統。雙方確認致力於實現半島無核化目標,同意就半島問題保持密切溝通與協調。

美國在朝核問題上,既希望中國多出力,去制約朝鮮,減少對朝鮮在經濟上的輸血。另一方面,也要聯合盟友,制約朝鮮,像部署薩德。不過,韓聯社報導,青瓦台表示應暫時停止部署薩德,並確認對薩德部署進行全面環評。青瓦台强調目前已部署的兩輛發射車和其他設施不會撤離,而是「目前尚未部署的需要等等」。韓國在經濟上備受壓力,根據分析資料,1990年中韓貿易總額僅為28.53億美元,還不足美韓貿易總額的十分之一。但到了2015年,中韓進出口貿易總額達到2273.74億美元,佔韓國GDP的16.6%。美韓進出口貿易總額僅爲1138.57億元,佔韓國GDP的比例為8.26%。中韓貿易總額已經相當於美韓貿易總額的兩倍。韓國經濟上最依賴中國,而安全上依賴美國。這是美國處理朝核問題上一個重要的棋子。

在朝核問題上,美國仍然傾向於不更迭政權。因為美國在處理中東問題上學到了,更迭政府所帶來的後患無窮,非常棘手。所以,特朗普首次外訪是中東,特朗普與沙特除了立即生效1100億美元軍售協定,兩國還將達成在今後10年美國對沙特總價值3500億美元軍售的協定。這是大禮包,大糖塊。有歐洲媒體諷刺特朗普對沙特國王卑躬屈膝。可這是商人的本色盡顯,無可厚非。特朗普在以色列時再次強調美國與以色列的緊密關係。

而特朗普在沙特對穆斯林領袖發表演講時,專門挑出德黑蘭作爲抨擊對象,稱其助燃「教派間衝突和恐怖的火焰」,並呼籲海灣國家「驅趕恐怖分子和極端主義分子」。 一方面,用商業和禮節修補美國與阿拉伯國家之間的緊張關係,同時增加軍售,另一方面,對伊朗表明强硬的態度。他用商人的利益,將美國在中東的又拉又打的二重性詮釋得淋漓盡致。

無論是朝核問題,還是中東問題,都離不開中國。所以,特朗普上台後要把這些問題解決好,對中國就不能太狠;但根本上還是有衝突的,同時還要表現出老大的地位沒動搖,讓盟國放心。

台灣是美中關係雙重籌碼

馬蒂斯還當著與會的解放軍官員之面,很不尋常地宣稱美國國防部將依據《台灣關係法》(TRA)所規定的義務,堅定地保持與台灣的民主政府合作,以及提供台灣必要的防禦武器,以便讓台海兩岸最終能談出一個大家都可接受的和平解决方案。在過往15次的香格里拉對話會上,台灣問題從未單獨被任何一位官方發言人在正式的發言中提及過,而這次,馬蒂斯特別首次提出來,中方一些代表表示對此沒有任何的準備。軍科院副研究員張露表示,中方代表馬上針對台灣問題提問,馬蒂斯即刻又重申了尊重「一個中國」政策。

這一方面可能是有意而爲之,可能需要時間考驗。另一方面也就是此屆美國政府的一張重要的牌。姚雲竹說,「台灣問題歷來是美國對美中關係的一張牌。」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軍事學術研究所世界海軍研究室主任張燁大校向《超訊》表示,首次在香會提台灣問題,我覺得這很反常的。他到底是怎樣的意圖可能還是要看下一步美國和台灣的一些互動,「但我覺得這確實是一個很不好的言論,因為他可能會對台灣島內產生一些誤判,因為蔡英文一直是想把美國拉進來,前段時間特朗普的講話後實際上使興奮的她沉寂了一段時間,所以這次馬蒂斯的講話可能會産生一些負面的影響。」

馬蒂斯重申一個中國政策

與中方代表反應有著巨大差異的是,還有些美國和英國代表對筆者表示,「馬蒂斯提及台灣問題應該不是個大問題。不是馬上在提問時又重申了一個中國政策嗎?」其實,說到底香會基本上就是西方價值觀的大聚會。

衆所周知的是,馬蒂斯是特朗普班底最先確認的一位,而且是特朗普破格提拔的一位愛將。根據美國法律,退休軍官在脫下軍服七年之內不能擔任國防部長。而馬蒂斯離開戰場,也就才三年。馬蒂斯是特朗普的摯愛,除了馬蒂斯在軍中的威望,也離不開他對奧巴馬政府的中東政策尤其是伊朗政策持公開批評態度。所以,馬蒂斯在大會上念稿子,不是脫稿,提及台灣問題,絕非脫口而出。有些代表認爲,「馬蒂斯提及台灣問題,可能事先並沒有和白宮溝通,這會惹得特朗普不開心。」

國際戰略研究所專家Ben Barry表示,美國對於台灣的政策是非常前後矛盾的。自從上世紀70年代,美國將北京政府認可爲聯合國中國席位的合法代表,同時也認可北京政府爲聯合國的永久成員以及安全委員會成員。但是同時,美國法律還認可台灣的有效存在,並且還向台灣銷售武器,並將台灣列爲軍事盟友。現在對於北京來說,這是很難理解的,但這涉及了美國在中國的戰略利益。本土的一些壓力也使得美國需要和台灣保持關係。台灣是一個完整的存在,有自己的主權、産業、台灣本地的經濟以及跨海峽的貿易。

美國國防部官員也表示,美國一些利益相關體,有些是議員,有些是特朗普身邊的智囊團體,與台灣之間有著錯綜複雜、盤根錯節的聯繫,這使得他們對台灣問題的分析,與台灣的聯繫,會影響到特朗普對台灣問題的態度和決策。

可能特朗普剛上台時,一通電話並不能說明他對台灣問題的整個態度,但是經過了半年左右的學習,特別是在海湖莊園會面期間,中國重申在台灣、涉藏問題上的原則立場,希望美國在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和一個中國政策基礎上予以妥善處理,防止美中關係受到干擾。特朗普在海湖莊園會談之後改口表示支援一個中國政策。商人的學習能力和應變能力都很強。

特朗普政府現在很清楚,台灣問題是中國的底線,是不可觸碰的底線。特朗普更知道,台灣在政治經濟軍事上的實力,絕非和中國大陸對抗的級別;其次了解到中方某種程度上對統一台灣的決心,所以對此問題的升級式關注,並擺在枱面上講,更加體現出了特朗普政府的商人本色,這是來要價的節奏。

不想破壞美中關係又要安撫台灣

而且,特朗普又逐漸學習到,台灣是中國的痛點,會不遺餘力地對此加大籌碼要價。此次香會直接提台灣問題,旋即又重申一個中國。擺明是既不想破壞美中關係,又要安撫台灣,又不放棄伺機賺一筆的可能。這是商人從政,一箭多雕的直綫路徑。重要的是,美中關係中美國到底想拿台灣做個什麼籌碼?中國想如何處理台灣問題,不可能繞開美國這個「婆婆」,面對商人式總統,是買通,還是「賣通」,看官自己掂量吧。

被稱為政治素人的特朗普,時不時給美國甚至整個世界打一劑興奮針,而子彈不斷再飛多一會,讓大家看不到一個完整的政策,這是特朗普時代的美國主旋律。很多人期待洗牌或者顛覆傳統理念過後的新格局,但是,不幸的是,通過特朗普的個性、背景和行爲的前後不一致,美國內部各方,諸如白宮和五角大樓之間的利益博弈,美國和世界各國特別是和中國之間的權衡,都逃不脫左右開弓,亂花漸欲迷人眼的圖像。自相矛盾的亂象,仍將主導整個國際關係,考驗的是你隨機應變,以動制動的能力。

文/馬超,《超訊》2017年7月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