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川习蜜月,只有战争准备

 

引言:美国陆军提升战力

二十一世纪上半叶,必然是全球地缘政治全面重构的时段。在这个过程中,军事力量的作用仍不容忽视,中美之间的热战亦不可避免。战争手段以非核为特征,网战与太空战是主要内容。另一方面,战争若因朝鲜半岛问题而爆发,美军攻入中国本土的路径则以半岛北缘为首选。若因台湾问题而爆发,那么,攻入路径则是东南沿海。此外,中印边界若有大规模冲突而致美国卷入,那么,藏南一线则是美军攻入初选。

中美之间的海上力量对比之变化与不对称武器开发之竟局,掩盖了陆上冲突的可能。但是,美军确实早在川普上台之前就有准备,陆军方面的合成营战制正避全球之首。相对应,北京的相类似变革在旅级尚没效果——公开的国内资讯,可以证实这一点。
 

一、海湖庄园会面是假象

二十国峰会惨淡收场,川普与习近平的会面没谈出任何实质问题。在韩核问题上,中国仍然是不能急于求成的调门;美国方面急于要一个成果,尽管说还可以观察几个月,但动武已经是选项。就美国亚太战略来论,朝核问题远没稳固日美同盟重要。至于朝鲜携核导弹能否准确打击在日本的美国巨额军事资产还是个疑问,发展到洲际射程远无可能,除非北京对平壤进行导弹技术的开放性转让。

北京怕打经贸战。那样不仅加速了资本外流,而且,一向顺服的财富阶层会爆发强烈不满,颜色革命也就不期而至。尽管习近平政权不惜冒人权恶化之指责,实施高强度国内镇压,但是,它难以防止体制内政变冲击。一个是,对美强硬导致有自由色彩的人物与派别的巨大政治风险,他们要寻找成本最小、裂力最大的政变方式;另一个是,财富阶层与公权力分子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为了防止「一勺儿烩」,后者会发动反击。总地看,一百多天之前的川习海湖庄园会面对习近平非常有利。没有经贸施压,内部政变促动力就小。然而,川普绝非是让步于经贸而不谋其他,将朝核问题放置于美日同盟之上是另辟蹊径。

所谓的「川习蜜月」根本不存在。此外,川普的美国收缩战略是选择性的,主要是在长期性关乎全球福祉方面的。一则防止气候变暖不谈了,二则是弃TPP而暂停推动经济全球化。美国的收缩战略与英国脱欧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都是对保守主义革命受挫的报复。而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中期的保守主义革命是拯救二战后全球政治结构崩坏的必然之举,但受益于这场革命的中国并未发生发动者预期的变化,相反,经济强大,在政治上更加疏离乃至对抗西方价值。具体地说,撒切尔夫人没盼到香港普选,里根没盼到中共高级政治自由化。

二、脱欧之后可能是退约

现在,川普做总统候选人式的民粹主义大幅降低了,而英国脱欧比美国历史上的传统孤立主义更经典。这两个特征意味着欧洲一体化进程停顿,英美在合力寻找英法的替代国。最有迹象的是波兰。所以,在参加二十国峰会之前,川普访问波兰、大赞波兰民族不屈精神暨二战贡献。通俗理解,是为「明骂俄罗斯,实斥德意志。」

一个崩解的欧洲大陆已经不可避免,美国促成这一点还有一个战略措施:激化欧非近缘地带的传统矛盾,从而让法国与德国面临难民与恐怖主义双重压力。另一方面,一个分崩离析的欧洲也不利于北京展开「一带一路」扩张性战略。英国与欧陆的关系标志点是:在脱欧(盟)后是否退约。如果矛盾激化,也不排除英国退出北大西洋公约的可能性。

北京的「一带一路」战略具有两重含义,而只当两重含义高度重叠时,才具有新殖民主义功能。第一层,它是基本不计较经济代价的朝贡体系再振,与「美国重新伟大」异曲同工;第二层,已经完全资本主义化的国内生产体系会持续向外输出产能,忽视国内公平。对前者,晚清有最后一波收益,是为在泛中亚地区与沙俄角力并达成平衡,使新疆正式划入中华帝国版图;后者,终究是个人权问题,因为产能对外输出实质上是当中的盈余本可能有相当部分回馈给人力资本。
 

三、一九六二年真相如此

中国的资本主义生产能力介入经济全球化,但不接受政治全球化是非常明确的,这也是中美必将发生战争的根本点。换言之,由美国主动发起的中美战争是第二次拯救二战后全球政治结构的努力。不管成败、胜降,它都会对二十一世纪人类生存质量产生决定性的影响。中国国内的精英伪化会逻辑性地推助中美战争爆发概率的上升。在中国,没有真正的民族主义,反美抗日的褊狭民族主义是统治阶层捏造出来的。它不决定战争与否,但决定外交思维质量。

最近的外交作业很矛盾,先说一九八四年的《中英香港联合声明》失效,而后则说洞朗地区纠纷应当基于一八九〇年的《中英会议藏印条约》来解决。从小处说,这是全球资本主义生产下的文凭通胀的一个反映,这个反映实质是精英伪化;从大处说,是以基辛格与李光耀判断为基础的亚太地缘政治理论建构完败,是全球性精英伪化大潮之来的信息。中国国内褊狭民族主义情绪在洞朗纠纷方面表现得更加无知,是以一九六二年的双方战争的例为证明中国的强大。当年的实际情况则是:美国启程航母欲赴印度以及对印度提供了装备十个师、价值六十亿美元的军援,从而逼退了中国军队。

至于判断当今的美国收缩,更是错得离谱,认为中国已有取代美国而为世界第一的机会。实质上,美国收缩政策的设计更像是对拉姆斯菲尔德在西尔制药公司的作为——砍掉不赢利的分支公司,为主业的强化作装备。从这个这点上看,美国政商思维互相借鉴,远好于中国的两个极端——要么合谋侵凌社会,要么互为寇仇。
 

结语:不对称反击与爆发时点

北京对中美之战的判断处于宣传模糊与战略装备的两分状态。前者,力称提升威慑能力,可以止战;后者,在大力推动军民融合政策,而备战全面战争。至于军力提升中的逆向工程(模仿俄罗斯先进武器)能做到什么程度,以及民间资本向军工产业的流量有多大,尚无法一时判断清楚。

无论从军队总体素质还是到全民思维,中国不足以承担地面的现实战争。因此,不对称战争(反击)仍是首选策略,至少战争初期是网络战与太空战形式。战争爆发的时间应该在二〇三〇年前后,最迟不会晚于二〇五〇年。

綦彦臣,《纵览中国》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