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參院新健保案倒退,將造成更大傷害


聯邦參議院13日提出新健保法修正案,取消「歐記健保」規定的部分富人稅(例如取消3.8%淨投資收益稅),但修正案基本精神未變,與原先提出的版本沒有太大差別,修正案仍沒有解決原案的兩大問題:沒有降低削減聯邦醫療補助計畫(Medicaid)經費的幅度,也沒有解決年長者和帶病者將被提高保費的問題。

國會預算處(CBO)上月底說,原案將於未來十年內削減Medicaid經費7720億元,將導致2200萬貧病老弱喪失健保;由於修正案這方面沒有太大改變,預計CBO一周後新報告,預估喪失健保人數可能較少變動,或只增不減。

修正案將使保費變成更大問題。如果修正案獲通過實施,沒病的人最好不要生病,而有病的人將沒有選擇,勢必成為保險公司提高保費的對象;而患病的人最好不是大病、重病,否則醫療帳單可能令人難以負擔。

修正案加入「克魯茲條款」(克魯茲是共和黨保守派參議員,修正案採用他的建議,目的是爭取他支持),規定保險公司可銷售「保費便宜、只有基本投保福利的計畫」。這一規定被視為修正案的最重要改變,勢必對整個健保制度造成重大衝擊。

克魯茲的建議將改變健保市場,造成「病人」和「健康的人」對立:健康沒病的年輕人,勢必選擇低保費計畫,保險公司從他們身上得到的保費將減少,因此無法用他們的保費降低成本,必然須提高病人和帶病投保者的保費。這種情況將對病人造成更大傷害,他們的保費和自付額(deductibles)將被迫提高,甚至達到難以負擔程度,更多人將因此喪失健保。

這種結果並不是臆測,因為保險業已承認勢必如此。在參院公布修正案前,保險業組織AHIP已警告參院,不要採用克魯茲建議,因為他的建議「將造成健保市場分裂,將高危病人置於不利地位,特別是帶病投保者可能因此要支付比『歐記健保』更高的保費,甚至因此失去健保」。

全美目前有5200萬名帶病投保者,由於克魯茲的建議,沒有限制保險公司對這些人收取較高保費,而保險公司為了確保利潤,只能提高保費,以挹注支出。

共和黨人以降低無病者的保費為名,採用克魯茲建議。共和黨向來認為,很多美國人的健保福利太好,特別是得到補助和Medicaid的人;如果他們要享受高福利,就必須承擔多一些保費。因此,中低收入有病的投保者,保費負擔勢必加重。

共和黨堅持「使用者付費」或「使用較多者負擔更高保費」,這樣的理念卻違反一個最基本的健保制度原理,即:任何健保制度都須由有病和健康兩類人組成;健康沒病的人(大多數是年輕人)也要支付相當的保費,唯有這樣,一個社會才能用沒病者的保費,去平衡減輕有病者的保費負擔,達成社會互助;年輕人將來也會變老,健康的人也會有生病的時候,到他們年老或有病時,如果「互惠原則」仍在,他們的保費負擔也得以減輕。

「保險」的核心意義,其實就在「晴天時付一點,到了雨天時,負擔才能減輕」。這是整個健保制度減輕保費負擔的關鍵概念,但共和黨修正案卻要背道而馳,為爭取支持通過法案,要摧毀保險最重要的互惠原則。

共和黨和克魯茲假裝看不到健保制度不能缺少的互惠原則,也假裝看不到美國健保制度眼前的一個事實:美國每年健保費用超過3兆元,占全美每年GDP的六分之一,比率全球最高,而其中的三分二費用,即2兆元,都花費在10%的患病人口身上。修正案企圖將這10%的病患人口「獨立」出來,由他們自己承擔高昂費用,試問他們怎可能負擔得起?他們的命運只有一途,就是因負擔不起高昂保費而喪失健保,或所買的健保計畫,不給付他們的疾病和治療費用,使他們得不到治療,任由病情惡化,甚至死亡。

「歐記健保」因為保費大漲而失敗(今年漲幅超過20%,明年再漲20%),但歐記卻成功阻止保險公司拒保,讓帶病投保者得到健保,並將保費維持在可負擔範圍內(現在保費大漲,是因為「人人必須買健保」的規定執行不力所致)。如果參院共和黨的修正案得以通過實施,將使美國健保制度出現一次大倒退,病人的命運將退回「歐記」之前,重回被拒保和無力負擔高保費的黑暗時期。

 

《世界日報》社論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