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在變,中美關係也要思變—— 專訪軍事科學院副研究員張露

《超訊》在香會與張露對話,就中美關係展開深入分析。張表示,作爲既有體系創立者及最大受益者,美國不斷做出破壞體系規則的舉動,而後來者的中國却在爲體系的延續與完善不斷做出貢獻,這是中美實力此消彼長的反映。

 

超訊July
《超訊》2017年7月號

今年的香格里拉對話會,中方保持著低調,不僅派出的代表團級別比往年低,在會議期間也幾乎沒有主動邀約雙邊會談,幾場有中方參與的雙邊會談差不多都是被「約談」的。有人說,今年香會因爲中國代表團的低調沒有以往吵得熱鬧。中方相關代表表示,香會是一個非政府機構舉辦的對話會,本身就應該是學術探討大於官方表態,交流學習大於針鋒相對。隨著中國實力的增强,國際關係的變化與發展越來越離不開中國的參與。中美關係中那種不願放下的對峙,是否也要隨著中國實力與貢獻力的增長而要做出相關調整?《超訊》在香會上對話軍科院副研究員張露,就此議題展開了深入分析。

張露表示,亞太戰略格局的形成與發展,從一開始就離不開中美這兩個主要國家,所以每一届香會的主題基本上都繞不過中美關係。「但今年我覺得有些不太一樣,大家可能也感覺到了,今年的香會不像往年那麽激烈,至少中美之間的交鋒不是劍拔弩張,不是你來一刀我還一劍,對抗意味沒有那麽明顯。」

美國離不開中國幫助

張露認爲,這主要是由三方面因素所决定的。一是美國在多個問題層面需要中國的支持與配合,無論是挽救國內經濟頽勢還是應對棘手的朝核問題,美國都離不開中國的幫助,所以美國雖然依然要批評中國,但調子不能太高。二是中國在過去一年做了許多實實在在的工作,使一些曾經被熱炒的話題熱度大减,在當事方選擇與中國合作磋商的背景下,美國即便想炒也難形成氣候。三是美國自身沒有做好榜樣,却用國際規則的大棒來批評中國,說服力明顯不足,不僅沒能把火燒到中國身上,反倒讓自己成爲了媒體追逐的焦點。

對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的講話,張露認爲,相對前幾届來說,馬蒂斯的演講是比較中性的。依據慣例,香會的第一場全體會議一般會安排美國防長演講,以給當年的香會定下一個總的基調,因此這場演講常被喻爲是香會的「主菜」,倍受各方關注。今年也不例外。早在香會開始前,部分西方媒體就流露出了期待,一方面期待特朗普政府的亞太政策能展現美國對亞太地區的安全承諾,另一方面也希望美國會對中國講點兒硬話。應當說,馬蒂斯的演講基本回應了上述期待,但在談及中國方面,合作與批評同時存在的表述,給人更多平衡的感覺,這一點在前一天澳洲總理特恩布爾的開幕式演講中也有所體現。張露認爲,這事實上反映了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社會面對中國的矛盾心態,一方面希望與日益强大的中國進行合作獲取實際利益,另一方面却又對中國心存防範。

美國政府大戰略不清晰

有人說今年的香會失焦了,本應成爲焦點的國家沒那麽明顯,不該成爲焦點的國家却不小心走到了聚光燈下。通常,每届香會都會聚焦於一個核心話題或某個焦點國家,從過去幾届情况來看,中國往往扮演著焦點國家的角色。事實上,從今年的議題設置及會前英國國際戰略研究所網站文章的預熱來看,中國仍然是預設的焦點。但隨著正式會議開始前一天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協定》,人們的關注點部分轉向了美國。會議第一天,當馬蒂斯演講剛一結束,澳洲羅伊國際政策研究所全球問題項目主任邁克·夫里洛夫就在現場拋出了第一個問題,詢問依據特朗普政府上台四個月以來的表現,美國盟友應如何不擔心美國正在破壞70多年來由其自己主導的秩序,並希望馬蒂斯提供樂觀看待的理由。雖然馬蒂斯堅稱美國會保持領導責任,其後又有多個國家防長表達了對美國的信任,但這種不安感仍然在悄然增長,並有媒體將美國退出《巴黎協定》與中歐領導人例行會晤相聯繫,認爲這是美國主動將領導權讓給了中國。

張露認爲,這種不安是由美國政府大戰略不清晰造成的,既想維持領導地位又想少承擔責任的私利性,直接導致了這種矛盾狀態的出現,加深了盟友及其他地區國家對美國退出領導地位的擔憂。正如軍事科學院中美防務研究中心原主任姚雲竹少將(退役)所說的,今年香會暗流湧動,表面上有部分矛頭指向中國,但對美國的期待與不安是地下洶湧的暗河。

張露進一步指出,正是這些暗流的存在,使得美國和部分域外國家不僅沒能將違反「國際規則」的大帽子扣在中國的頭上,反倒給了中國展示建設性方案和負責任形象的機會。正是因爲美國先後退出了TPP和《巴黎協定》,又只是拿出了一套既沒多少新意又缺乏務實安排支撑的所謂亞太安全政策,使其用破壞國際規則來批評中國顯得極度乏力。中方代表團團長何雷用中國是第一個在《聯合國憲章》上簽字的國家及一長串簽訂條約的數字,有力地證明了中國是國際規則秩序的堅定捍衛者與建設者,並通過闡釋什麽是國際規則,有力地駁斥了美日澳法等國提出的所謂「南海航行自由」主張。同時,中國提出的「亞洲安全觀」及與之配套的南海問題上的「雙軌思路」、朝核問題上的「雙暫停」、「雙軌並行」倡議得到了與會代表的廣泛認同;而在實踐層面上,中國與東盟就「南海行爲準則」框架達成了協議,及與菲律賓就島嶼歸屬爭議舉行了雙邊磋商,這些都是落實「雙軌思路」的有益舉措。張露認爲,作爲既有體系創立者及最大受益者,美國不斷做出破壞體系規則的舉動,而作爲後來者的中國却在爲體系的延續與完善不斷貢獻思想智慧和務實措施,這是中美實力此消彼長的反映。

張露指出,時代在變,大家都要看到這種變化的趨勢。中美應把握這一契機,相向而行,通過合作彌補各自不足,共同爲亞太地區穩定繁榮的未來做出貢獻。

文/ 馬超,《超訊》2017年7月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

  1. 时代在变,中美关系也会随之而变,新时代下的中美关系应该更适合时代的发展,符合双方国家的共同利益,谋求共同发展。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