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印擾疆華按兵 兩種嘴炮話中話


特朗普把制朝不力的矛頭再指向中國,指中朝今年首季貿易額增四成,斥中國制裁不力。

楊天衡 時事評論員

北韓金正恩觸犯美國不可試射洲際導彈的底線,日前首次成功試驗發射「火星14型」,射程覆蓋阿拉斯加,可達美國西岸。白宮奇怪地拖延了一整天才把譴責升級,皆因軍方錯估北韓只是試射一般的中程彈道導彈,與今年的頭十一次類同,上次首試「火星12型」亦以失敗告終,沒料到其技術獲得突破進展。也許被國慶日歡樂的麻醉有關,回應顯得姍姍來遲,美韓於朝鮮東海的軍演象徵式多於實際,反而是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社交媒體的發文更值得玩味。

特朗普把制朝不力的矛頭再次指向中國,其中搬出所謂證據指中朝今年首季貿易額同比大增四成,斥中國制裁不力,但只要你用心一想就知道他是偷換概念,此比較是今年與去年相比,而不是安理會加強制裁相比。事實上,北韓的經濟支柱煤炭由今年四月起已陷入零出口,意思是中國已停止採購北韓煤炭,連稀土亦滯留在丹東邊境。記者在丹東觀察所知入境中國的大貨車均是空載的,返回北韓的貨車運載的多數是化肥和必需品,足見中國在制裁上是做足工夫。特朗普早前亦盛讚和肯定中國的努力,怎麼一轉頭就拋諸腦後?

他若不是一時失智,那末就是有意為之,利用無理的指責換取籌碼爭取最大利益。他貼文中質疑「美國所得的得那麼少,是否還有必要保留中美貿易協議?」大抵明示了他戰略思維的核心──他要借北韓問題討更多利益。至少,現在尚未是開戰的好時機,因為他未滿足於趁此機會向北京勒索更多,變相中國同時成為了平壤和美國的提款機。或許,早早推翻金氏政權解放北韓,長遠來說較為划算。

特朗普再早一天的首個回應更加令人遐想:「很難相信日韓再忍下去,中國或會出重手結束這場胡鬧。」如果把兩天的總統說話合起來一比,再想想美國第一日反應緩,第二日反應急,你就可以合理推論中間有某些事情發生了,令到美方的態度劇變,由本來相信中方出手,到翌日炮轟中國不出手。北京有機會作出過某些承諾,但最後令美國落空了。

中俄一直叫喊沒用的「雙暫停」口號,美朝亦一於少理繼續互相挑釁,金正恩更預告「大禮」陸續有來,但各界的期望值均是近乎維持現狀,遠遠未到開戰的地步。相反,在中國的西南方,輿論關注較少的中印邊境卻真是戰雲密布,比朝鮮開打的機會高幾倍。兩軍在洞朗地區對峙已二十天,印軍車輛駛越邊界線,中國海軍在印度洋部署十三艘戰艦和一艘新型潛艇,實質軍事動作比朝鮮戰區多很多。鑑於1962年交戰的重大損失,雙方都忌諱開第一槍,謀求後制優勢,情況不容樂觀。然而,內地官媒戲仿特朗普式對印度軍隊的實力冷嘲熱諷,似乎過了火位:「那場敗戰對印軍的一些人來說太羞辱了,所以這次他們在說好話。」

特朗普能夠肆無忌憚暢所欲言,看準的是中國的忍耐力,和善而不會還擊。可是印度不是善男信女,內地官媒打打嘴炮徒為出一口氣,隨時畫虎不成反類犬。有趣是,中國官方與官媒唱反調時有發生,這邊廂官媒吐糟印軍,那邊廂官方「瞞着官媒」接觸新德里政府,表明中方願意開闢其他路線讓印度朝聖者通過納圖拉通卡入境訪問,意圖緩和邊境衝突,釋出善意。這叫強硬的官媒情何以堪?

特朗普社交媒體外交玩明示暗示,利字當頭,中國官媒之言與官方之行背道而馳,意氣當頭,某程度上動搖了傳理學的一般認知。兩者的共通點是:字面意思往往信不過,底下一定埋藏更多,考驗聽者的臆測判斷力。

東網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