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时:刘晓波与其他犯人同等不能得到优待


2017年7月8日德美医生到沈阳医院给刘晓波会诊

 

(法广RFI 香港特约甄树基)环球时报英文版发表社论,批评有人借罹患末期肝癌的刘晓波病情危重,激起对中国不人道的指责,制造问题。社论又称,“刘晓波的身份,在中国与同其他犯人一样,绝不能得到优待”。言下之意,刘晓波出国就医的要求,可能性已是微乎其微。

*

社论表示,患肝癌是刘晓波的个人不幸,中方已履行人道责任,并没有以刘晓波作为“谈判筹码”的企图,重申刘晓波的治疗是在中国主权内的事,外国政府及机构无权干涉,即使拒绝让刘晓波到外国接受治疗亦是合法。

 

社论以《不能把刘晓波患癌一事政治化》为题,指出专家组正采取积极抢救措施,美国及德国专家为刘晓波会诊后,亦形容中方治疗方案已经做得很好,并认同转移过程会有风险。社论引述德国专家布克勒(Markus Buchler)两天前说:“我不认为我们(德国)在医疗上会比你们做得更好。”

 

社论又指出,但该两名医疗专家后来发表一项联合声明说:“尽管移动任何病人都有其潜在的风险,但相信刘先生只需适当的照料,仍可以安全地移送。”

 

环时说,问题就是由于中国的医生都已做得很好,德国的医生也不见得会做得更好,况且移动病人有其风险,为什么境外有些势力一定坚持要把刘送到海外治疗?这到底是否刘晓波的治疗问题?看来似乎不是。如果这件事发生在这些境外势力的家人身上,没有人会愿意承担移动病人的风险的,尤其是病人已经得到中国很好的治疗。

 

社论指出,这很可能与某些人和势力的政治意图有关。不管西方如何看待刘晓波,他在法律面前与其他犯人的身份一样,在中国不会得到特别的优待。

 

社论续称,中国与西方对刘晓波的身份一早就有分歧,中国根据法律判处刘晓波入狱11年,但西方势力却赞扬刘是一个英雄,甚至给他一个诺贝尔和平奖。这个分歧迄今仍未解决,但今天中国比之前更强更有自信,不会屈服于西方的压力之下。

 

社论最后还批评海外一些中国异见分子就刘晓波事件兴波作浪,“企图神化刘晓波来增进自己的形象,但西方主流社会对中国越加了解,就只会对干预中国的主权事务也会兴趣缺缺。”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