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世凯因何未中秀才

 

清光绪朝末,湖广总督张之洞、直隶总督袁世凯相继进京任军机大臣,据闻坊间遂生出“张之洞有学无术,袁世凯不学有术”一说。于此,世人便认为袁项城乃一介武夫,其后来执掌的中华民国政府亦被称作北洋军阀政府。本人借用一句张伯驹先生语:“世谓项城为武夫,不通翰墨,不尽然。”(《续洪宪纪事诗补注》)

世人说袁项城无学,大概是相较张之洞等士林清流而言。张南皮(张之洞祖籍河北南皮县,故名)由秀才而举人而进士,出身科举正途,官拜督抚位至中堂。袁项城则身无功名纯系白丁,全凭事功成为疆吏枢臣。然而袁世凯并非胸无点墨目不识丁,他的翰墨功课具有相当基础。袁项城未能走科举仕途另有原因,说来是他人生憾事。

光绪二年(1876),袁世凯应考陈州府试,被知府吴重熹取为“案首”(第一名),项城时年十七岁。按清代秀才三试之制,府考过后再通过院考即成为官学生员,也就是秀才(详见本人《清代三试秀才》一文)。尤其他名列府考案首,若无意外情形,取得秀才功名可谓板上钉钉。恰在这当口儿,出现了一位改变袁项城一生命运者。此人就是清末重臣,名头颇响的军机大臣瞿鸿禨。

其时瞿鸿禨只是一位翰林院翰林。他在翰林大考中成绩优异,荣登一等第二名,朝廷遂以翰林院编修身份外放他任河南学政。京官外放一省学政,身份虽然显贵,却不一定是高官。如翰林院编修瞿鸿禨,秩俸仅是正七品。清代各省对新任学政向有“棚规”之例。所谓棚规就是各府县赠送省学政的贽敬,俗称份子钱。河南棚规以五品作为标准,五品官以上赠与大棚规,以下为小棚规,其银两数额例有差等。瞿鸿禨到任河南,先主持归德府岁考。归德知府未循旧例,给七品瞿编修赠送了五品以上大棚规。

瞿鸿禨随后到陈州府(辖项城县),对知府吴重熹态度轻慢。吴重熹为山东望族,居官甚久老于世故。二十多岁的瞿鸿禨对他礼数不周,吴重熹怒甚,便送以小棚规。小棚规原本就是定例,吴重熹觉得不解气,又派人知会其他各府亦照小棚规办理。瞿鸿禨闻知,甚恨吴重熹。然而陈州府岁考已毕,瞿鸿禨心中虽恨,却暂时无奈何。

不久,学政主持的院考科试开始,瞿鸿禨终于等来机会还以颜色,对吴重熹施以报复。瞿鸿禨决定,凡吴重熹所录取的陈州府案首一律革去,不准进入官学。项城县案首袁世凯遭到殃及,到手的秀才功名瞬间化作泡影,终使他未能踏上科举正途。

府试案首离秀才功名仅一步 之遥,却止于官场个人恩怨。惜乎袁项城没有念书人的命,平白无故吃了瞿鸿禨挂络儿,遂弃学从军投身行伍。河南项城随即少了一名秀才,三十六年后却出了一位大总统。袁、瞿由此存下嫌隙过节儿,以致二人入职枢府而势不两立。后来吴重熹以江南布政使升任电政大臣及河南巡抚,皆系袁世凯援引力荐所得。袁项城算是知恩图报。(参清刘禺生《世载堂杂忆》)

袁世凯生父袁保中虽没有多大名堂,其嗣父袁保庆(袁保庆无后,过继袁世凯为嗣子)却是举人出身,官至道台。袁项城祖父袁树三是县学廪生(官府负责食宿的优等生员),因生计未举业仕途。其叔祖袁甲三是道光十五年(1835)进士,官至漕运总督。其堂叔袁保恒系道光三十年进士,官至刑部侍郎。甲三、宝恒父子皆系二品大员,《清史稿》有传。由此看,袁项城可谓世家子弟。

顺带扯两句袁世凯的翰墨底子。张伯驹先生说袁项城能诗,大有曹操横槊赋诗之概。他被罢官韬居彰德洹水时,其《冬日即目》诗有句云:“数点征鸿迷处所,一行猎马急归来。”气象颇开阔。袁项城十三四岁时曾书一幅春联云:“大泽龙方蛰,中原鹿正肥。”塾师阅后大为惊讶,暗忖此小儿非凡器也。民国初,甘肃泾川有女吴氏年二十岁,嫁潘某。潘某病笃,几近殒命。吴氏眼见丈夫行将咽气,遂吞金自尽以殉夫。不想潘某竟起死回生,大病而愈。族人便将吴氏殉夫事迹报予朝廷,请以烈妇旌表。大总统袁世凯命名流吴闿生(教育部次长)、王式通(司法部次长)二人各拟一匾额呈进。袁项城阅后皆不满意,遂提笔就案立书“一死回天”四字,语妙双关,群皆叹服。(参张伯驹《续洪宪纪事诗补注》)

以上虽是点滴,却见袁世凯之府试案首并非虚得,其无学之说的确不尽然。至于把袁氏当作武夫者,仅论翰墨功夫,这些人未必有项城那两把刷子。

民为贵四世,新浪博客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