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主義和自由主義

麻生晴一郎 日本作家

一個在日本活動的中國漫畫家最近在他的連載評論中,指出了中國的愛國主義者和日本的左派─自由主義者之間「奇怪」的類似之處。據他說,在他曾發表批判中國現狀的作品之後,不僅中國網民,而且一些日本的左派自由主義者都罵他是「漢奸」等。他還指出了日本「自稱」自由主義者雖然舉著「不可能存在」的南京大屠殺、慰安婦等問題迫使日本政府道歉,但不屑批判中國的問題。

我覺得他誇大了日本的自由主義者的現狀。我認識很多日本的左派自由主義者批判中國的獨裁。但是確實一些自由主義者,尤其是研究中國專家,他們雖然激烈地批判日本政府,但對中國的64天安門事件等問題視而不見。

不過,我認為中國愛國主義者和日本自由主義者之間的這樣類似並不「奇怪」。他連載評論的主要讀者(可以說他們大都是嫌中派)肯定會相信歐美式的自由主義和民主主義在日本社會紮下了根。對這些人來說,自由主義和日本的愛國主義應該是同一事。但是實際上,這兩種派別在日本完全分別地發展起來。

確實只通過對照中國、朝鮮等國家,日本會顯得是個自由主義、民主主義國家。但是其實在日本社會裏傳統的「集體主義」仍然絕對優勢於歐美式的尊重個人的人權、尊嚴等思想,所以我們不能認為自由主義在日本社會紮下了根。在這樣情況下,日本的自由主義者不一定能像歐美的保守派那樣的愛祖國。同時,不但中國的自由主義者不會稱讚中國的現狀,而且日本的右翼等愛國主義者往往以支援中國的自由主義者來批判中國。

在東亞社會,我們往往會被集體主義的思考方式束縛。於是,一些日本的自由主義者為支援中國政府而無視中國的民主化等題目,而一些日本的愛國主義者為支援日本政府而重視它。這樣傾向都表現出在日本自由主義不能獲得超越國家、地域的普遍性,即不能發展到「不僅日本,而且全世界都應該保障每個人的自由」等普遍價值,而很容易陷入稱讚中國或者稱讚日本的思考方式。

這樣陷入集體主義思考方式的自由主義者,他們不一定稱讚祖國。例如,如果他們的專業與中國有關係的話,稱讚中國共產黨會在他們的工作上帶來不少的效果,而一些中國的自由主義者,如果支援他們的日本人大都是愛國主義者的話,也會發表支援日本右翼的意見。

另外,愛國主義不一定會在稱讚祖國的意見裏現出。一些嫌中派的在日中國人,只為了批判中國的愛國主義教育的目的主張南京大屠殺等是中方的捏造。但是無論怎樣評價,對日本人來講二戰都是像文化大革命那樣嚴重的問題。對這種嫌中派的意見,我不禁看出他們把批判中國共產黨的企圖優先於研究日本的歷史,即他們相信對比文化大革命等「大事」而言,日本的歷史只是「小事」,所以對這種意見在我心中的「愛國主義」常常會抱有反感。

東網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