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壓愛國者不會令中國偉大復興

袁海文

劉曉波先生的悲慘遭遇,稍有良知的人都會感到憤怒和心寒。這對香港人是很深刻的一課國民教育,親眼看着中國共產黨如何對待一個愛國者和他的家人。內地有多少「裸官」、貪官逃之夭夭,贓款和家人都在海外;但劉曉波一直選擇在國內推動民主,努力為八九民運死難者討回公道,推動《零八憲章》,呼籲中國以和平方式進行民主改革,但多年來不斷被捕和坐牢,公平嗎?

被捕後,劉曉波卻沒怨恨,反而言行一致。「我仍然要對這個剝奪我自由的政權說……我沒有敵人……雖然我無法接受你們的監控、逮捕、起訴和判決,但我尊重你的職業與人格……我期待,我將是中國綿綿不絕的文字獄的最後一個受害者」,這是何等的胸襟?

坐了這麼多年文字獄,為何至癌症末期病重時才發現及治療?為了劉霞,希望可以到海外治病卻被以沒有先例為由所拒絕,那陳光誠2012年時又為什麼可以到美國治病?劉霞為何「被旅遊」雲南?中共對人有基本的尊重嗎?他們有顏面去回答這些問題嗎?

但《環球時報》社論卻要求其他國家不要再「消費」劉霞,表示「西方一些勢力和中國海外流亡分子的合流表演很起勁」。這種財大氣粗的心態,會有人心悅誠服嗎?參加「一帶一路」或亞投行的國家,很多只是出於經濟或國家利益的考慮。這些利益,在中國經濟強大時可能可以令人沉默;但時窮節乃見,中國經濟有危機時,又會如何?

偉大復興非單單搞好經濟軍事

習近平2012年在中共十八大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後,就提出「中國夢」,說要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我想問:打壓愛國者會令中國偉大復興嗎?真正的偉大復興,不在於單單搞好經濟和軍事裝備。如只以這種心態行事,所謂的「中國夢」在社會只會淪為「我要賺錢、我要發達、我的志願是要做貪官」般,只追逐個人利益,道德和良知全被放在一旁,為社會無私貢獻被視為愚蠢。

劉曉波先生面對打壓,仍強調「我沒有敵人」。他的悲慘遭遇,讓人很難不去怪責和討厭共產黨不人道的手段;但他無私的付出,卻讓我再去思考,如何在民主運動可以做得更多,為追求建成一個自由、民主、憲政的國家這個夢想而努力!

作者是深水埗區議員、民主黨司庫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