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加罗报:中国持续打压维权人士

 

 

(报纸摘要 / 法广RFI 瑞迪)7月12日出版的法国各大报纸重点关注的国际国内大事有:巴黎争办奥运会的努力、法国政府既要刺激经济,又要减轻民众税负的两难选择、伊拉克摩苏尔城内清缴伊斯兰国武装残余势力的行动、美国总统特朗普长子卷入“通俄门”调查引发的风波、塞内加尔总统选举、中国709律师大抓捕行动两周年、关于朝鲜导弹技术不断进步的思考等等。

*

《费加罗报》驻上海记者以“中国镇压维权人士”为题发表文章指出,两年来,中国政府加紧打压那些对政权不满的人士。自明年2月起,中国政府将禁止中国电讯运营商提供虚拟专用网络VPN,从而再次勒紧新闻自由流通的限制。文章指出,这项决定将可能关闭从中国登陆诸如推特、脸书、纽约时报等被禁止网站的最后一扇天窗。它将会影响在华外国企业的活动,也会使中国公民社会失去逃避安全部门严密监视的工具。政府做出这项决定的理由是维护互联网主权,这是习近平2013年就任国家主席以来一系列政策的继续。人权组织国际特赦驻东亚事务负责人林伟在香港向该报记者表示,习近平上台以来政策明显收紧,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打击贪腐运动,以清除党内异己;二是通过意识形态控制社会。习近平的政策对媒体、对学者、对维权律师都毫不留情。

 

《费加罗报》文章写道,此时,2009年被中国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判刑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仍在关押中,在沈阳一家医院与病魔做最后搏斗,而北京对国际社会要求允许刘晓波到国外就医的压力完全置之不理。自2015年7月9日的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之后,公民社会仍然努力抗拒着习近平政权机器的碾压。2015年7月,中国安全部门突击行动,在全国无故抓走300多名要求司法公正和司法透明的活动人士。《人民日报》的报道则称这些人是严重影响社会秩序的犯罪团伙。如今,这些人中尚有5人在押,40多人曾被关押数月,并在关押期间遭受酷刑。王全璋律师目前还不知道被关押在何处。“人权观察”组织获得的消息显示,他曾遭遇电击酷刑。他的妻子为他获释奔走呼吁,却被赶出家门,他们的孩子也被剥夺了上幼儿园的权利。但尽管有无情的镇压,尽管民众因为咨询封锁而麻木不仁,但还是有人拒绝低头就范。网络作家吴淦的父亲徐孝顺在2015年儿子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名逮捕后就一直为儿子获释而努力。他告诉路透社记者,吴淦被抓后一个月后,警方曾要求他写证词,证明儿子有罪,他拒绝接受,于是他也被警方抓走。尽管709事件在社交媒体上完全被屏蔽,正在被人们淡忘,但这位66岁的父亲在被关押19个月后获释,继续为儿子奔走。

 

另有些网友利用文字游戏表达他们对维权人士的支持,比如用“空椅子”代指刘晓波。国际特赦组织东亚事务负责人林伟表示,尽管一大批活动人士被抓捕,但还是可以看到很多小型的抵抗活动。滑稽的是,当局将公民社会萌生的嫩芽连根拔除,但又同时在接受了更好的教育的新一代人中播下种子。中国国家主席称要建立中国特色的法制国家,但却实现了自邓小平以后从未有过的权力高度集中,而他的权力在19大后还会加强。709大抓捕事件两周年后,红色舵手成功地压制了这些法律界人士的运动,而他们的要求比起刘晓波等人发起的要求自由选举的《零八宪章》要温和得多。他们要求的是维护司法公正,是维护被剥夺土地财产者的公民权利。林伟指出,通过这些活动来改变司法制度的希望已经破灭,但还有一定空间去维护个人权利。这篇文章写道,习近平第一个五年任期即将结束,在被中国崛起吓住了的西方国家熟视无睹的漠然中,共产党成功收紧了对国家的控制。习近平的第二个任期看来对公民社会也不会手软。

 

《费加罗报》也简短报道了独立作家和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病重却始终被中国当局拒绝转往国外治疗的消息。

 

针对朝鲜导弹开发技术不断提升引发的危机,《解放报》今天在观点版发表法国上维纳省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Théo Clément的文章,阐述国际社会应当改变思路的观点。作者指出,事实证明,反反复复的制裁措施不仅未能奏效,而且2016年3月推出的严厉制裁措施适得其反,而另一方面,军事行动也不是办法,二战遗留下的民族仇恨在东亚地区依然强势,战火全面爆发的风险不可轻视。作者因此认为应当走出这些套路,选择最不差的途径,也就是谈判。而法国可以在其中发挥特殊作用。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