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治病,刘晓波的惨淡心愿,中南海何以冷拒?

刘晓波和刘霞合影,相片中的刘晓波形销骨立。(AFP)
刘晓波和刘霞合影,相片中的刘晓波形销骨立。(AFP)

陈破空

近日,从中国传出消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病情进一步恶化,他的生命终点以日或小时计,当局要求家属随时准备办理后事。针对刘晓波要求出国治病的愿望,中国医院声称:“病情已经过于严重,无法承受长途旅行。”但抵达沈阳参与会诊的德国和美国医生认为:“还可以安全转运到国外治疗,但是必须尽快。”双方说法不一,中方显然另有盘算。(顺便说一句,与外国医生一起会诊的中国医疗组里,定有披白大褂的中共特务,全程监控。)

6月下旬,刘晓波罹患晚期肝癌的消息传出的当天,笔者曾与一位杂志主编通电话,他谈到,有民运朋友认为,刘晓波可能很快获得出国治疗的机会,到达德国或者美国。笔者立即回应他说:这种可能性很小。中共当局断不会轻易让刘晓波出国治病。

事态的发展证明,笔者的判断基本正确。这基于对中共领导人的心理分析和心态解剖。笔者当时告诉这位杂志主编:

试想,身为当今中国头号人权斗士和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如果刘晓波出国就医,无论是到达德国还是美国,必引发巨大轰动。他所在的医院,将吸引世界各国的媒体和记者蜂拥而至,日夜守候,水泄不通。刘晓波的病况发展,将成为各国媒体的头版头条。这绝非心理脆弱的中共领导人所能承受。

而还可能出现的情节是,刘晓波坐在轮椅上或躺在担架上,被推到或抬到奥斯陆,补领诺贝尔和平奖。一位濒临生命终点的人权斗士,从诺奖委员会主席手中接过诺贝尔和平奖,场面将是何等的悲壮!全世界聚焦的这一历史性镜头,绝非心胸狭隘的中南海当权者所能容忍。

刘晓波要求出国治疗的临终遗愿,微薄而惨淡,竟遭中南海冷漠地拒绝。中南海决意让刘晓波死在国内。

(当然,也不排除一种极其微小的可能性:如果德国、美国和国际社会的压力足够大,经紧张谈判,中共当局可能要求德国或美国政府接受中方条件:若放刘出国治疗,只能让他留在医院,不得对外曝光,更不得举行颁奖、领奖仪式等。)

眼下,中共当局同意让德国或美国的医生前往中国为刘晓波会诊,表面上看来,是折中方案,部分满足刘晓波的临终愿望;实际上,这不过是中南海的权宜之计,充满狡诈和算计。因为,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于七月上旬到德国汉堡出席G20峰会,必面对刘晓波这个大话题,必受到众多领导人和媒体的诘问。习近平只要用“刘晓波已经病重得不能出国”为借口,并声称中方已经同意德国和美国医生前往中国参与救治、因而展示了一些“人道主义”为由,大致就能搪塞过去,勉强度过这一外交难关。

中南海冷拒刘晓波出国治病,还事关刘晓波忽然病危的秘密。也是在刘晓波病重消息传出的当天,笔者做了一段视频,笔者当时分析:肝癌晚期,绝非一朝一夕发展而来,从肝炎到各类肝功能故障如肝腹水肝硬化等,都是肝癌的前期征兆。即便依照中共自家法规,任何患肝病的犯人,都应该及时得到保外就医。刘晓波已遭中共当局关押8年,其肝病,无论出现在关押之初还是关押期间,早就达到保外就医的条件。拖到罹患肝癌、甚至肝癌晚期,才突然宣布保外就医,严重违反中共自己的法规。

中共曾对外宣称刘晓波在狱中受到良好待遇,包括良好营养、良好医疗条件、定期身体检查,没有体力劳动,更没有重体力劳动。包括笔者在内,外界基本相信中共的这些宣称。毕竟,中共当局知道,他们关押的,是第一位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中国政治人物,受到举世关注。外界判断,中共还不至于公然对刘晓波施以虐待。

那么,刘晓波的晚期肝癌如何而来?笔者曾在当日(6月26日)的视频中进一步分析:这里存在三种可能性。其一,当局一早就获知刘晓波患有肝病,比如慢性肝炎或肝硬化,但有意忽视,故意延误治疗,刻意拖延至肝癌、直至晚期肝癌;其二,当局获知刘晓波罹患肝癌,但不愿让他就此获得自由,拒不给他保外就医,坚持把他关在狱中,以至于,刘晓波无法获得专业治疗,致使癌症发展到晚期;其三,从关押刘晓波之日起,当局就发现他患有肝病,或肝功能障碍,由此制定秘密计划:暗中对刘晓波下毒,专门针对其肝脏,比如在其食物和饮水中下毒,让他慢性中毒,导致肝功能逐渐衰竭,最后恶化至肝癌,而直到肝癌晚期,人之将死,当局才突然宣布“保外就医”。

无论出现上述哪种情况,都是谋杀,间接谋杀或直接谋杀,都是中南海对刘晓波的蓄意谋杀!如果让刘晓波出国治病,“死也要死在西方”,中共面临的潜在风险之一是,可能让外国医生发现刘晓波病重与死亡的秘密:慢性中毒。

有人或问:中南海为何要谋杀刘晓波?监禁他不就够了吗?中南海独裁者的心思,非同寻常。他们看到,南非政治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曼德拉,最终成为民主南非的总统;长期遭软禁的缅甸反对派人物、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最终成为民主缅甸的领导人;而流亡在外的西藏宗教领袖、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喇嘛,成为声望崇隆而广受各国欢迎的世界级精神领袖。

中共独霸国政,死守其既得利益,决意瓦解任何形式的反对派,决意把真正的反对派领军人物扼杀于萌芽状态。其阴险图谋,乃是,决不让中国反对派凝聚成形、汇成力量,而反对派汇聚成形、汇成能够挑战中共独裁统治的真正力量的条件之一,就是,产生一位众望所归的领袖人物。身为首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中国人权斗士刘晓波,就最有可能成为这样的一位领袖人物,众望所归。因此,谋杀刘晓波,就成了中南海处心积虑的密谋。换言之,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无形间,竟为他自己遭来杀身之祸!

将政敌置之死地而后快,在厚黑成风的中国历史上,自有传统。三国时,曹操当上丞相,手握重权,挟天子以令诸侯,对朝野内外任何有政治企图心的人物,或者攻灭,或者加害,或者谋杀,能逃出其魔掌者寥寥无几。曹操唯一失手的,是刘备。后者以隐居后园种菜的大智若愚,隐忍不发,瞒过了曹操,后来逃出生天,很快竖起反旗,最终创下“三分天下有其一”的政治伟业。

三国后期的司马昭,效法曹操,大权独揽后,为篡位而大肆诛杀异己。为避免曹操式的失手,竟一个不漏。就连为司马昭立下赫赫战功的大将邓艾和钟会,率军攻灭蜀国,以为功劳盖世,却旋遭司马昭谋杀。

1976年,毛泽东临死,寻思如何让妻子江青和侄子毛远新最终顺利接班,手段之一,是决意让两位超级元老周恩来和朱德先他而去。经精心密谋,毛泽东以拖延治病为手段,谋杀了周恩来;又以空调为暗器,谋杀了朱德。(参见笔者旧作《中南海厚黑学》及其他相关历史文献)。

如今的中南海当权者,蓄意谋杀刘晓波,其歹毒用心与暗室密谋,与历史上的曹操、司马昭、毛泽东等人,前后师承。厚黑之术,如出一辙。而其隐晦、隐秘和阴暗程度,则大有“后人超前人”之势。古有成语:“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如今则是:中南海之心,路人不知。

(2017年7月10日)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