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但愿出现奇迹......

就在一个多月前,我们几个朋友还在讨论刘晓波的情况,看看现在我们能为他做些什么,如何迎接两年后刘晓波出狱。那时,我们最放心不下的是刘霞。然而,随即传来一个惊人的坏消息:刘晓波被查出肝癌晚期,不能手术,不能化疗,不能放疗,生命很可能只有几个星期到三个月。这怎么可能呢?监狱里有例行体检,患上肝癌并不难查出,怎么一查就是肝癌晚期呢?这无疑是一场政治谋杀。我一向不敢低估中共的邪恶,但是这一次,它的邪恶还是超出了我的估计。

15年前,刘晓波写了一篇长文讲到昂山素姬的启示。

刘晓波讲到,失去自由的昂山素姬宁愿把牢底坐穿也决不流亡,为反对派本身的发展和国际社会的支援提供了充分的道义资源和组织资源;而一个剥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人身自由的政府,无法承受由此而来的沉重的道义压力,以至于在2002年5月6 日,昂山素姬和她所领导的反对派终于迎来社会和解的曙光。

刘晓波深以为憾的是,在中国,在六四屠杀的极端恐怖之下,有可能变成民间道义象征的代表 性人物大量逃亡或被迫流亡,历史本来给予某些人成为这种象征性人物的机会,但由于他们的这种那种弱点,他们没能成为这样的人物,致使中国始终未能产生像萨 哈诺夫、哈维尔、瓦文萨、米奇尼克和昂山素姬这样的足以凝聚民间道义共识的反对派领袖。刘晓波坚定地认为,中国需要这样的道义典范。他对六四后民间各种形 式的非暴力抗争都给予了高度评价,对许多代表人物都表示了高度的期许,尤其是对“天安门母亲”。

从2002年起,刘晓波就写文章为“天安门母亲”获诺贝尔和平奖大声呼吁。在2008年12月6日那天,刘晓波和我在SKYPE上通话,还特地叮嘱我转告“中国人权”,继续为“天安门母亲”争取诺贝尔奖。

两天后,刘晓波再次被捕入狱。一年后,2009年12月,刘晓波被判处11年重刑。一年后,2010年10月,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那以后不时有传言,说当局要把刘晓波以保外就医的名义放逐海外。对于这一传言,我不相信。我相信刘晓波不会同意离开中国。他宁愿把牢底坐穿。

自刘晓波入狱后,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即被软禁。8年来,刘霞被与世隔绝,手机通讯被切断,连外出散步都不许。去年9月,刘霞的父亲去世,刘霞甚至不准前往拜祭。今年4月,刘霞的母亲也去世。刘霞的弟弟刘暉则被当局安上诈骗罪名,于2012年4月被捕,判刑11年。在如此沉重而漫长的压力下,刘霞患重度抑郁症,精神濒临崩溃。

中共当局对刘霞及其家人残酷打击,其目的在于向刘晓波施加压力。

此前,刘霞一直没有把自己的病况和家中的变故告诉刘晓波,直到今年3月探监才如实相告,并转述了医生的意见:除非彻底改变环境,否则她的病情不可能缓解。可以想像,这对刘晓波是何等的震撼。11年的监狱已经坐了9年,刘晓波有足够的毅力把余下的两年坐满,但是刘霞还能熬得过两年吗?还能让刘霞再熬两年吗?在这种情势下,刘晓波不得不改变主意,决定同意陪刘霞出国就医。

然而,就在刘晓波同意跟刘霞与刘暉一道离开中国时,在5月下旬的体检中,刘晓波被查出肝癌晚期,随即被保外就医,送进医院。这个消息一传开来,举世震惊,国际社会反应之强烈可谓史无前例。两天前,网上流传一段视频,其中有刘晓波狱中生活片段,包括他接受例行的身体检查。但是,既然刘晓波在狱中的医疗和体检条件那么好,那么肝癌就该被及时发现,为什么一下子就成了肝癌晚期?这岂不更加可疑?

刘晓波命在旦夕。刘晓波已经明确表示他愿意和刘霞一道出国治疗,死也要死在自由的土地上。美国政府和德国政府在确认刘晓波愿意出国治疗后,已经与中国政府交涉,表明愿意接受刘晓波夫妇来美国或德国治疗。法国政府和台湾政府也表明了相同的意愿。中共当局接连发布消息,说刘 晓波正在得到精心治疗,患者家属对治疗感到满意,并表示感谢。但截至目前为止,仍然回避刘晓波出国治疗的要求。本周末,习近平将出席在德国汉堡举行的 G20峰会。相信在这次峰会上,国际社会将向习近平提出刘晓波出国治疗的问题。倘若刘晓波不能出国在自由状态下离世,那不但对刘晓波本人及其家人,而且对中共当局,都是最坏的结果。

我并不相信神灵,但此时此刻,我唯愿出现奇迹。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李想)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