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九年前的报导作为对晓波的深切悼念

明镜编者按:旅美华人老作家任彦芳在得知刘晓波的噩耗之后,寄来九年前刘晓波被判刑之后,自由亚洲电台对他和其他几位老中共党员的采访报道《党内老人声援刘晓波,吁当权者听民心民意》,全文如下。

 

前《人民日报》社长胡绩伟、前《新华社》副社长李普、《新华社》老记者戴煌、前人大委员长万里秘书吴象、中国社科院荣誉学部委员何方,两周前联署公开信, 从中共党史的角度对刘晓波的定罪的合法性提出质疑,呼吁当局重新审查。

 001
任彦芳(听众提供/记者丁小)

据独立中文笔会消息,这封公开信本周日再有六名老党员加入联署,他们是前《工人出版社》社长胡甫臣、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离休研究员尹慧珉、著名作家离休干部任彦芳、中国人民解放军著名学者辛子陵、前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研究员姚监复、冶金部退休高级医生李霖。其中八十六岁的胡甫臣和妻子尹慧珉周一一同就此接受了本台记者的电话专访。

胡甫臣:我和老伴我们两个都签了字。

记者:为什么选择在此事上公开表态呢?

胡甫臣:我们感觉政府处理不对,违反了宪法,没有理由的蛮干!根本不讲求理性,是种不对的做法,是在迫害人民、妨碍人民的自由。

尹慧珉:我们同意那个声明的意见,我们都是年纪很老了,都是很早就参加共产党的党员,但是现在感到法院判决太无理了。刘晓波并没有去颠覆政府,你给个颠覆政府的罪名,而且一判就判十一年,这是不对的,《零八宪章》里面也并没有什么要颠覆政府的意思。

记者:其实《零八宪章》,包括刘晓波被判刑,在体制内的反响大不大?

尹慧珉:支持他的人很多的,也不是我们几位的问题了。

记者:在这种政治环境下走出来表态是否会有风险啊?

胡甫臣:这个我们都不顾忌了,我们的党做得实在是没有道理,不应该这样做的。所以表示我们的意见是要让政府知道,他这样的做法是得不到人民拥护的。

尹慧珉:这是讲真话么!风险不风险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我们总不能不表示这个态度,有这个态度就应该表示出来。
 
尹慧珉曾先后任职《工人日报》以及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著有译著《中国白话小说史》、《铁屋中的呐喊》,主编评论集《国外中国文学研究论丛》等。
 
胡甫臣1939年秘密加入共产党从事地下工作,中共建政后一直在官方工人报社任职,曾任《工人日报》副总编辑,《中国工人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党组书记,1986年因旗下《开拓》杂志发表刘宾雁的《第二种忠诚》而被迫与副社长何家栋一起离休。胡甫臣近年在网上发表《对建国后历次政治运动的认识》等系列以古鉴今的文章,著作《毛泽东怎样操弄政治运动》09年在香港出版。
 
胡甫臣说:“我已经入党七十年了,十多岁就入党了。在国民党统治下十年,我觉得现在我们的做法与国民党当时不讲法律不讲道理一样,是错误的。 ”
 
另一位签署者,纪实文学作家、中国评剧院离休干部任彦芳接受本台采访时说:“ 前面有五个老前辈,他们那个意见我们是同意的,每个人都有权提出自己的主张,有这个言论自由,并且这个主张我们也没感觉是犯罪的行为。我认为这个事情对我们中国很不利,如果这样判决了,我接触过的大多数人凡是知道这个事情的,都认为这么做是不恰当的。胡锦涛主席也说了每个人都有表达权,宪法保障言论自由,世界人权宣言也有人要表达意见的权利。现在当局有些做法,我认为不明智、很愚蠢,因为你伤害的不是哪一个人,而是表明你走的是老路,没有言论自由,你以言治罪!不让人说话这恐怕是不行的。”
 
烈士遗孤,九岁就参加共产革命,北京大学毕业的任彦芳,在建国后多次政治风波中因为讲真话而受批斗,1997年离休后,开始在互联网上发表大量针砭时弊的文章,并著有《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等书。
 
任彦芳认为当局对刘晓波的审判应公开透明,让老百姓来评说:“再者我们也要求,像这种大的事件应该公开审判,让更多的民众都了解,报纸上应该有所报道,现在大陆报纸上也不登!既然是光明正大的,他犯法了犯在哪儿让我们也清楚,现在你这么秘密审判我们不太清楚。他如果真的犯了那个罪,我们共讨之,谁能颠覆我们国家政权还了得?但是我们没看出来,你得让我们看出他的确是罪有应得啊?如果你不让民众知道是怎么回事,反而更糟糕。”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