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西里「申遺」成功是福是禍?


萬山之王
可可西里(Hoh Xil)在蒙語中意為"青色的山梁",藏語名字為"阿卿貢嘉"(萬山之王),位於青藏高原西北部,據稱是中國乃至世界上人煙最為稀少的地區之一。

因為一部同名影片而廣為外界所知的中國青海可可西里被列入世界自然遺產名錄。這一決定遭到藏人權益組織的抗議,認為可能會影響遊牧民族的生活,但也有中國環保人士持不同看法。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週六(7月8日)在波蘭克拉科夫舉行的會議中做出決定,將中國可可西里地區列入世界自然遺產名錄,成為中國第51處得到認可的世界自然遺產,也是中國面積最大的世界自然遺產地,總面積達到約600萬公頃(相當於一個寧夏回族自治州)。

可可西里(Hoh Xil)在蒙語中意為"青色的山梁",藏語名字為"阿卿貢嘉"(萬山之王),位於青藏高原西北部,據稱是中國乃至世界上人煙最為稀少的地區之一。

該地區自然生態環境獨特,擁有以藏羚羊為標誌的多種野生動物。2004年,中國導演陸川拍攝名為《可可西里》的影片,記述志願者在當地阻止藏羚羊偷盜的感人故事,引發極大反響,使得可可西里以及當地的生態問題得到更多人的關注。

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為此次"申遺"提交的評估報告中指出,可可西里一望無垠,幾乎沒有受到現代人類活動衝擊,美景令人讚嘆。另外,當地保存著完整的藏羚羊遷徙路線,使得這種稀有動物可以不受干擾地遷徙,滿足世界自然遺產關於"生物多樣性和瀕危物種"的相關標準。

按照中國官方媒體的報導,青海政府2014年便決定申請"可可西里"成為世界自然遺產。2016年,當地實施《自然遺產地保護條例》,加強對這一地區的規劃保護,並在同年正式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出申請。

Yang Xin chinesische Umweltaktivist NGO (Yang Xin)
楊欣多年在可可西里及長江源頭地區進行探險及攝影活動

政府頭上的"緊箍咒"

環保組織"綠色江河"負責人、在可可西里及周邊地區從事環保工作長達20多年的楊欣表示,可可西里申遺成功對當地未來的生態環境保護工作會有很大的幫助:"一個是政府層面會更加重視,畢竟這是青海省第一個世界遺產地,政府在人力物力上會更加支持,另外,公眾監督的力度會更大,申遺成功等於也是上了一個'緊箍咒',對於政府來說也是一種壓力和監督。"

楊欣曾在包括可可西里在內的長江源頭地區長期從事探險和攝影活動,此後因為親眼見證當地生態環境的惡化,並受到電影《可可西里》主人公原型、藏族環保活動人士索南達傑(因阻止盜獵藏羚羊而遭偷獵者槍殺)的影響而決定投身環保事業,"不讓鏡頭下的野生動物和神奇景觀消失不見"。

藏人組織的批評

但是,對位於傳統藏區的可可西里成為世界自然遺產,藏人的反應卻並非一片歡騰。一些海外藏人權益組織的批評稱,可可西里成為世界自然遺產將影響噹地遊牧民族的生活,並對環境造成影響。

自由西藏學生運動執行長白瑪洋子(Pema Yoko)發表聲明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理應捍衛世界文化,但這一令人感到恥辱的決定與這一目標恰恰相反,將最終幫助中國否認藏人的基本權益。"

國際聲援西藏組織的穆勒(Kai Mueller)對路透社表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相關決定忽視了這一現實,也就是藏人,尤其是遊牧者,才是當地地貌的維護者。在保護野生動物方面,他們扮演關鍵性角色。"

"綠色江河"組織環保人士楊欣並不認同這樣的批評。他認為,可可西里人煙稀少,申遺成功只會讓目前處於當地外圍的藏民向內部遷徙的趨勢有所減緩。與之相比,長江源頭三江源地區的情況就更為複雜,因為那裡確實牽涉到如何在進行自然生態保護工作的同時,將數萬當地原住民的生活就業納入考量的問題。

可可西里"有喜有憂"

楊欣同時表示,近年來可可西里的環境狀況確實"有喜有憂",一方面雪豹、藏羚羊、野犛牛等野生動物數量有所回升,偷獵現象大幅減少,政府及社會大眾的環保意識大大增強。"憂的一面是,隨著氣候變化和全球變暖,青藏高原溫度升高比世界平均水平要高的多,這樣有可能使當地生態環境發生改變,包括冰川退縮、草場蒸發量增加出現乾旱。"另外,前往當地的遊客數量增加,往往在草原上遺留大量食品包裝等廢棄物,造成新的環境污染。

非政府組織「國際聲援西藏運動」稱,中國駐聯合國代表在週五的世界自然遺產委員會會議中曾發聲明,表示對可可西里當地遊牧民以及他們的文化予以充分尊重。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發言人對路透社表示,中國政府承諾不會進行強制遷徙。「他們同時也表示將與當地社區和其他相關方面進行合作,以確保遺產地的保護和管理。」

中國外交部沒有對藏人權益組織的相關質疑立即做出回應。

今年3月舉行的一次聯合國論壇上,包括德國在內的多個聯合國成員國曾罕見地公開批評中國的西藏政策。

藏人權益組織批評中國政府侵犯藏族民眾的宗教和文化權益,但北京政府反駁稱,中國的西藏政策為該地區帶來發展與繁榮。

路透社報導指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雖然可以認定"世界自然遺產"的資格,但對當地保護工作沒有任何實質影響力。因"申遺"而引發政治爭議的事例也並不罕見。比如在可可西里申遺成功的前一天,以色列實際控制的約旦河西岸一處古老神廟被認定為"瀕危的巴勒斯坦世界遺產地",遭到以色列的激烈抗議。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石濤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