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為何懼怕一個瀕死的人?

內地官媒《環球時報》又放厥詞,在英文版刊文稱「劉曉波的癌症治療不能被政治化」,質疑外國勢力出於政治目的「炒作中國不人道」,還指中國強大自信,不會向西方屈服云云。

政治操作抹煞人道要求

可笑的是,全地球誰都看得清楚明白,由始至終,恰恰是中共以政治考量來處理劉曉波病情與治療,包括拍攝收錄院方與德、美專家會診的對話,剪輯後選擇性發放,營造外國專家肯定中方治療的印象,以紓解國際社會要求讓劉曉波出國的壓力。醫療會診遭受政治操作,引起德國不滿,質疑是內地保安部門策劃。近日流出的完整片段更顯示,德國專家當時是要表達,讓劉曉波出國是人道考慮。

據稱代表劉曉波的美國律師Jared Genser日前發表聲明,表示已安排好醫療專機及醫療團隊待命,促請習近平按劉曉波的意願,讓他和妻子劉霞出國,否則如同刻意加速劉曉波的死亡。Genser說,習近平不應害怕一個瀕死的人,應透過滿足他的意願,來展示中國的強大。

醫院發放的照片中,病床上的劉曉波瘦骨嶙峋、奄奄一息。偏偏,中共卻害怕這樣的一個病人,不敢達成他生命結束前獲得自由的卑微希望。院方昨日傍晚更公佈,劉曉波已出現感染性休克,器官功能不全。


時日無多,劉曉波只是希望一息尚存之時,可以和所愛的人在自由的國度,自由的說話,自由的見面,自由的擁抱,更希望在他死後,患有抑鬱的妻子以及被迫害的家人,毋須再受無了期的監控和折磨,可以正常的活下去。

為甚麼中共這樣害怕一個瀕死的人呢?如果你細讀劉曉波的文章著作、他發起聯署因而獲罪的《零八憲章》,以及他在庭上自辯的《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你會明白。

害怕釋放對照殘暴不仁

劉曉波倡議自由、人權、平等、民主、共和、憲政,「抽離了這些普世價值和基本政制架構的『現代化』,是剝奪人的權利、腐蝕人性、摧毀人的尊嚴的災難過程。21世紀的中國將走向何方,是繼續這種威權統治下的『現代化』,還是認同普世價值、融入主流文明、建立民主政體?這是一個不容迴避的抉擇。」

儘管劉曉波提倡的是最最溫和漸進的改革,他的詰問、他的主張卻直插當下中國的癥結,刺中中共的要害;他組織對國家尚有憧憬的良心知識分子提出意見,卻觸碰了獨裁政權的紅線,被以言入罪,囚禁至今。


當權者害怕還他和劉霞應得的自由,因為他們是如此善良和平,他們的訴求是如此合理有力,對照出中共的殘暴、不仁、虛怯、無道。「表達自由,人權之基,人性之本,真理之母。」劉曉波一生的追求與堅持,已向全中國以至世界發出最強烈的感召。

良知不滅,暴政必亡。

林檎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