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鎔基是銀行改革既得利益者 王岐山實際控制中建投資


MAIN201308140855000047837039628
朱鎔基

中國金融黑洞與郭文貴先生指控的“盜國賊” 系列專稿之一:國企銀行改革篇上

皇甫不平專稿

銀行就是趙家提款機

  《中國金融黑洞與郭文貴先生指控的“盜國賊”》系列專稿,開篇講述四大行改革和社保基金虧空真相。

  有人說朱鎔基雖然只當一屆總理,卻管了12年中國的經濟,鄧小平稱其為中國最懂金融的人。在朱鎔基任上經濟方面主要做了三大改革:財政上的分稅制改革,國有企業的股份制改造,現代銀行的建立和金融體制的改革。

  財政上的分稅制改革和國有企業的股份制改造會在後面的房產金融篇和私募股權篇提到。第一講主要講中國銀行制度改革和其他金融體制方面的改革。

  上世紀90年代開始的第一輪通貨膨脹,學界有認為是從91年5月開始,有認為是在92年下半年的房地產開發開始,總之是基本持續到97年的第二季度左右。

  這裡我要提出一個概念就是債務貨幣,因為經濟學一般都還是習慣稱為法幣,就是信用貨幣。

  但是我更喜歡用債務貨幣這個詞來形容當今的貨幣體系。92年下半年開始的房地產熱和開發區熱,歸咎到金融領域來說是投資大幅度增加,在銀行中的體現都是產生了債務,投資需要企業向銀行借債。

  而由於94年,甚至說直到05年建行上市之前,中國的銀行制度都稱不上是現代銀行制度。92年93年這段時間銀行的亂象為甚。由於當時的銀行制度,四大行的地方銀行不僅僅受到省行領導,也要受到各地方政府領導,銀行完全就是官員和官商的提款機,這樣機制的銀行產的大量貸款都跟貪腐有關係,大量貸款都成為不良貸款。

  再舉個實際的例子,92年成立的華夏銀行,主要股東是當時的首鋼集團,按行政級別來說,華夏銀行的行長是首鋼廠長的下屬,首鋼找華夏銀行貸款,華夏銀行的行長有任何理由不貸給自己的上司呢?

  所以94年朱鎔基任上一口氣成立中國國家開發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和中國農業發展銀行這三家政策性銀行,讓計劃經濟體系下的國家大型開發項目的貸款都讓這三家政策性銀行承擔,實現中央對重點項目的管控。另外94年開始的人民幣匯率和國內物價雙軌制的取消,無一不是朱鎔基設計的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要改革。朱鎔基這一系列的改革,說白了就是就是把經濟金融財政稅收權力都更緊的掌握在中央手中,所以,無論說朱鎔基是中國的“經濟沙皇”還是中國的“金融教父”,一點都不為過。

  如此多的改革,都是在江澤民所謂“悶聲發大財”的頂層設計情況下進行的,實際銀行的不良貸款和官僚集團的貪腐金額數量是同步滾雪球式的增長。郭文貴評價江澤民書記是具有國際政治眼光的老領導,那如何評價朱鎔基呢?先借用網友有一句不夠恰當的評價,中國的總理向來都是江山代有影帝出,各領風騷數十年。

  然後回到我前言中提到的這位人行官員,由於他工作職位原因,他能接觸到大量中國相對真實的金融數據、經濟數據和金融改革的真相。我這裡複述一遍差不多13年多前他對朱鎔基總理的溫和評價:朱鎔基是銀行改革的既得利益者。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中國國企改革大量工人下崗,到97年的時候四大行的壞帳呆帳特別多,而中國的四大銀行之前根本就不做什麼壞帳呆帳撥備,根本沒有什麼現代銀行業當中的壞帳撥備率。什麼叫做壞帳呆帳,說的通俗點,就是官家趙家借銀行的錢其實都是貪汙腐敗掉了,要不就只能一直借,要不就欠著,官家趙家拿走錢是不可能吐出來的。所以朱鎔基當時做的銀行改革就是動了之前利益集團的奶酪,因為過去分奶酪方式也是很低級的權錢交易模式,銀行就成了官家趙家提款機,嚴重影響了中國的經濟。然後在1999年中央金融工作會議上,朱鎔基開出了給中國金融的藥方:成立信達、長城、華融、東方四大資產管理公司對四大銀行及其他金融機構進行不良資產剝離,並逐步實行股份制改造。

  這裡說一下616郭文貴先生說的有中國處理不良資產的牌照有且僅有的兩家公司中建投和長城都被王岐山家族控制了,是不夠準確的,有點小瑕疵,但是中心思想表達是沒有問題的。

王岐山實際控制中建投資

        中建投廣義來說郭文貴表述的建行體系,擁有牌照的是建行對應的信達資產管理公司,但是後來還出現一個王岐山實際控制改造的中建投資。

      在中國具有處理金融機構不良資產牌照的公司有四家,具體分工如下:

      中國信達資產管理公司對應接受中國建設銀行和中國國家開發銀行的不良資產,中國東方資產管理公司對應接受中國銀行的不良資產,中國華融資產管理公司對應接受中國工商銀行,中國長城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對應接受中國農業銀行的不良資產。但是隨著具體時間的推移,其實這四大公司並沒有完全只做對應銀行的不良資產管理,實際這些公司都接受處置其他金融機構和非對口銀行的不良資產。

        他們是怎麼操作的呢?這個問題就需要這位人民銀行的官員來回答了。因為包括此篇文章在內,要提到很多人行或者是財政部或者是國家統計局的對外公布的數據,所以我要講講這位親歷者操作者是如何解釋這些數據的。

      官員這個詞現在是有點難聽,就稱他為官員朋友吧,這位朋友由於工作關係,在經濟工作會議上幾乎見過當時中國所有的省長,討論匯報人行的數據和各省的一些經濟數據。這位朋友當時有一次在計算這些數據時候,發現自己提交的一個報表有一樣數據本來是加法後來被他弄成乘法了,計算出來的數據有明顯的錯誤。

       他第一時間匯報給他人行的領導,說明自己工作上的失誤,問是否要迅速修改好重新上報。

       他的領導回答說,由於相關數據已經做成報告匯報給國務院,再改一是來不及,二是報上去都是工作失誤,就這樣報上去算了,三是最關鍵了,你的工作失誤並不重要,因為最後報上去匯總的數據的結論是國務院領導需要的數據。領導都需要的數據,你還要去改個什麼勁。

        這就是所謂的中國官方數據的製作過程!但其實這在中國經濟界,特別是金融界根本不算是什麼新聞,無論是中國的證券公司,基金公司,還是美國華爾街的投行都是一邊用著中國的官方經濟數據,另外一邊自己盤算著自己應該是把中國官方數據加個20%還是加個40%作為自己內部使用的數據。中國的數據既是淪為笑談又是不得不使用的數據,假數據的二次加工使用不得不寫入各證券基金,各投行自己的分析報告,誰對假數據的二次加工使用的效果更好卻成為了一門技術。所以為什麼眾多西方經濟學家的經濟學理論在中國失效,特別是宏觀經濟學理論方面,他們的研究都是建立在中國人行、財政部、統計局這些發布的宏觀經濟數據下面,一個假的、錯誤的前提下面,怎麼可能得出正確的結論。

       回頭說到這位朋友講述的四大資產管理公司怎麼處理不良資產的。四大資產管理公司創立初始,調用了銀監會和四大行的相當多人員到四大資產管理對對應銀行的不良資產進行處理。1999年對外公布的要處理四大行的不良貸款是1.4萬億左右。但是說白了,真正的那些呆帳壞帳其實都被各級官家趙家給貪腐掉了,這些錢怎麼可能追的回來,神仙也沒法追回來啊。

041
        朱鎔基的兒子朱雲來當時在中金任副總,朱的心腹李劍閣在中金當老總,中金的第一大股東是中國建銀投資。

  當太陽出來了,雪球就會化了

  那四大資產管理工資在幹個什麼勁呢?因為四大資產管理公司真正處理和優先處理的是能追回來的一部分不良資產,是那些有抵押的一部分不良資產。這些資產價值還是非常值得撈一筆,再次分一筆的。那些追不回來的不良貸款呢?反正這些不良貸款已經從四大行體系當中剝離出來了,四大行可以重新上陣,再出發了。那這些不良貸款的窟窿到底怎麼解決?

  這位朋友問了他的領導,他的領導匯報過給當時主管這些事物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因為不良貸款也是貸款,真正的貸款方是要付利息的,這就像一個雪球一樣會越滾越大,並且由於從四大行剝離出來的資產也是越來越多,最後雪球就會像一個小雪球變成一個巨型雪球。這個雪球怎麼辦?這位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回答是,當太陽出來的,雪球就會化了。什麼是太陽,什麼時候太陽出來,這位中央政治局委員沒有給出答案。總之太陽沒有出來之前,這個雪球就得這麼滾著。這個雪球最後怎麼化解,我會試圖在後面的文章之中講到。

  繼續說一點相對真實數據,據這位朋友自己看到的數據統計,由於信達(建行)和東方(中行)處理不良資產時間早一點,到03年年底左右,已經剝離出來4000億到5000億的不良貸款,

  這些都是所謂的窟窿,根本無法填補的窟窿。為什麼是建行和中行先試點,朱鎔基的兒子朱雲來當時在中金任副總,朱的心腹李劍閣在中金當老總,中金的第一大股東是中國建銀投資。

  朱鎔基設計改革:讓兒子女兒先吃蛋糕吃奶酪

  朱鎔基的女兒在中銀香港當老總,中國銀行原來也都是朱鎔基的親信人馬。真正吃蛋糕,吃奶酪當然應該是給自己兒子和女兒先吃!這位朋友還進一步說了一下,當時他看到的中國社保基金的虧空狀況,03年年底左右,中國社保基金的虧空已經達8000億左右!不過其實官方公布出來的空帳餘額也是驚人的,人社部發布的數據15年年底,空帳餘額達4.7億。

  這些已經可能摻了水的數據說明了什麼,所謂的空帳數額,就是由於原來個人帳戶和統籌帳戶的混帳管理,你也可以立刻為養老金的缺口或者虧空。隨著退休工資的逐步提高,缺口只會越來越大,社保基金又無法賺到足夠多的錢,社保缺口除了財政調劑外嚴重入不敷出,只能借用現在交社保的年輕人的前來付現在退休的人的錢,目前的中國社保制度,當期可以支付,但是確實缺口越來越大。把社保都看成一個基金的話(事實上有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只是沒有社保統籌),社保付給退休員工(老投資者)的收益,很大一部分必須來自在職員工(新投資者)投入的本金!這像什麼?是不是很像龐氏騙局?所以社保養老金的問題也是另外一個巨大的雪球,沒解決的話,就是國家龐氏騙局,目前的頂層設計也看不到任何解決這個問題的可能性。這就是頂層設計要延遲退休,但延遲退休只不過是延緩這個雪球滾大的時間,只能治標不治本。

  在中國銀行改革中有一個重要公司是中央匯金,由於涉及到外匯儲備問題,中央匯金和中投的事情在《外匯儲備篇》會談到。

  銀行改革的藥方,社保基金改革的藥方都是在朱鎔基任期時候開始的,聽完朋友的講述,不禁要得出一個問題:這些藥方到底是壯士斷腕還是飲鴆止渴?原來在10多年前四大行就全部破產,購買社保又是繼續被騙,兩個雪球越來越大,如何去解決這些問題,西方很多觀察家通過中國官方公布的虛假數據也得出了各種中國崩潰論,20年前中國就在崩潰了,崩潰了20年還沒完全崩潰,為什麼沒有崩潰,下面幾篇文章會繼續為你解答。

  《中國金融黑洞與郭文貴先生指控的“盜國賊”》之一,《國企銀行改革篇上:銀行改革是飲鴆止渴還是壯士斷腕》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1. 我在前三年就担心自己将来的养老金和公积金会化为泡影,还不断的和同事同学提起。我的理由很简单:一个不受监督和约束的权力必然导致不公和亏空。

    回覆刪除
  2. 全人类文明世界三大公敌:1,极端名族纳粹主义,2,伪公有制共产主义,3,原教旨伊斯兰主义。

    回覆刪除
  3. 四大伪之猪氏,祸国殃民魁首.

    回覆刪除
  4. 郭文贵、何频这次口径高度一致,其实它们都是江泽民邪恶集团的人!因王岐山把成千上万的江系贪腐官员送进监狱!所以它们怀恨在心,欲至王岐山死地。江泽民才是最大窃国贼!江泽民集团瓜分国有企业资产(中国人共同创造的财富)!打着企业改制的幌子作恶!比八国联军更甚!郭文贵为何对此只字不提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提江绵恒贪腐不算提么?郭先生多次提到江绵恒的贪腐啊,你没长眼睛没长耳朵么?还在这给73洗个什么劲儿啊

      刪除
    2. 他还夸刘乐飞是个老实可爱的人,张德江的女儿怎么怎么好,曾庆红书记是多么么好,这还不够明星?? 江派的人不是个别某个人,而是那个群体中仍然有权有势的人,很明显江绵恒已经不行了,郭肯定一脚踢开了。 难道你还真觉得郭的资料都是推友给提供的??哈哈哈

      刪除
  5. 郭文贵的后台老板上去也是贪。天下乌鸦一般黑。共产党贪国民党就不贪了?民进党就不贪了?共和党就不贪了?民主党就不贪了?只希望国内政局稳定,这才是老百姓最大的幸运。革命都是野心家搞出来的,革命者当政也会变成乌鸦,最后吃亏的总是百姓。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的逻辑是,東欧推翻共產了,東欧百姓一樣在吃亏。南韩拒绝專制,南韩民众与北韩專制下的生活無異,是嗎?
      共黨嚇唬百姓,天下不能乱。你知道下一句它們不能声张的甚麽嗎?“乱了就民主了,我們贪得来的财富就全没了。”

      刪除
    2. 中共领导下的中国,至少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换了政党就一定能民主吗?中国是我们的祖国,别想混淆老百姓的视听

      刪除
    3. 问题很简单,开放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即新闻自由、组党自由,另外司法独立,自然就会形成一个庞大的监督体系,
      共产党不朝着廉洁的方向发展,都难;
      中国不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更难!

      慕容

      刪除
  6. 连党国和祖国都分不清,中共领导下的中国连改过几次的宪法都不执行的,你还能有什么希望

    回覆刪除
  7. 邓小平、赵紫阳的儿子也就倒倒彩电,倒倒煤,李鹏的子女也就管管电力,还在中国国土上。这帮孙子为虎作伥,伙同外族玩起资产,帮外人侵吞中华民族巨额利益,习近平如果做毛邓后第三人,就把这些人绳之以法,追回民族资产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