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五毛義和團


上星期五晚一群「愛國者」在尖沙嘴指罵外國記者。資料圖片

習近平訪港那幾天的香港,變得非常陌生!那些歡迎橫額固然不似香港,就算那種「國家級保安」安排,也非常不香港,那些歡迎習近平的人群,也多是非一般香港人。最令港人側目的,當然就是上星期五晚發生在尖沙嘴碼頭、一群大叔大媽包圍外國記者那一幕,那又豈是我們熟悉的香港?

逾百名「愛國人士」當日包圍到場準備採訪民族黨集會的幾名外國記者,不斷口出惡言及用粗口手勢挑釁對方,用蹩腳英語大叫「滾蛋」、「這是中國的地方」。外國記者一臉無奈,有港人(未知是記者還是華籍助手)邊離開人群邊用廣東話報警,也遭大叔大媽狙擊,追着他用粗言穢語指罵,喝問他是不是中國人。

看到此片段,讓人痛心。香港甚麼時候變成這樣?這不是百多年前義和團的行徑嗎?痛恨洋人,讓「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洋鬼子滾蛋,將洋人及與跟他們走在一起的,或與洋貨沾上關係的中國人,稱之為「毛子」,洋人是「大毛子」,信奉基督教天主教的中國人是「二毛子」,通洋學是「三毛子」、諳洋語是「四毛子」、用洋貨者則是「五毛子」至「十毛子」,盡皆要殺。時人記載:有用洋物者「必殺無赦,若紙煙,若小眼鏡,甚至洋傘、洋襪,用者輒置極刑。曾有學士六人倉皇避亂,因身邊隨帶鉛筆一支,洋紙一張,途遇團匪搜出,亂刀並下,皆死非命」;甚至發生「一家有一枚火柴,而八口同戮」。

今天,中國的民族主義思潮高漲,藉着回歸20周年,這種打着愛國旗號、夾雜着排外情緒的變異民族主義思想殺入香港,其狹隘程度比國內更甚!畢竟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地有數以十萬計洋人定居,他們反而頗受當地居民歡迎。香港呢?中西薈萃、華洋並處之地,華洋雖偶有衝突,但大致相安無事。如今,這些紅衞兵式義和團要趕走洋人,這還是香港嗎?

執法者無視 助長暴力愛國者

在中國近代史上,這種極端排外的民族主義行徑,多數得到官方或明或暗的鼓勵才可能形成聲勢。義和團背後有慈禧太后、端王載漪、直隸總督裕祿等當權派撐腰;文革時期的極左紅衞兵,以及香港六七暴動時的土共左派,同樣得中共最高領導層的支持。今日的香港五毛義和團,除了慘被利用的真心愛國人士,還有不少是受薪的「愛國臨時演員」。那些「真心愛國者」誤以為愛國無罪,愛國就可以為所欲為,在機場襲擊從台灣回港的羅冠聰的71歲伯伯,在法庭提堂時高呼「我反對港獨有錯咩」。

事實上,梁振英上台後,全力執行中共極左路線,撕裂社會,令五毛義和團得以「愛國」之名冒起,在佔中時已不時暴力對付佔領人士,之後不斷騷擾及威嚇爭取民主的市民,但這種越來越過份的「愛國行為」鮮有被檢控,變相助長了愛國無罪、反港獨有理的行徑,也鼓勵更多人投入其中,既可愛國還有錢收何樂而不為?正因為執法者很多時視而不見,才令他們肆無忌憚。

問題是,這種行徑能令更多香港人變成愛國人士嗎?更甚者,習近平在港發言時說要支持香港在推進「一帶一路」建設中發揮優勢和作用,但一個被五毛義和團肆虐的香港,一個極力排外、動輒指摘外國勢力的香港,不是跟推進「一帶一路」背道而馳嗎?一個沒有外國勢力、外國人都被趕走的香港,還能成為超級聯繫人?

潘小濤 資深傳媒人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