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需要一场伟大的“出埃及记”——走向民主自由的思想动力

 

2017年6月,世界动荡不安。欧洲正为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恐怖分子的攻击而困扰,美国在对待朝鲜核弹和叙利亚乱局方面都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朝鲜金家王朝这个践踏人权的残酷暴政和血腥黑洞,在中共的卵翼庇护下越发张狂,不仅导弹试验连发,而且把一个活生生的美国大学生沃姆比尔,整成了昏迷的植物人,实质上形同给美国送回了一具尸体。沃姆比尔的“被谋杀”,是共产极权世界对自由人权世界的极大嘲笑。美国公民尚且能整成尸体,那些在金家王朝和中共寡头独裁政体苟延残喘的人们,何尝不是一具具行尸走肉,被奴隶主阶层牢牢控制。709律师被迫害狂潮中,谢阳、江天勇、李和平的遭遇,说明了远东大陆上——东朝鲜(北韩)和西朝鲜(中国)两大板块何其相似,在人权方面,只不过五十步笑一百步而已。这让人们对至今还在羁押中的律师王全璋与公民吴淦的命运更为担忧。

9.11的恐怖袭击以及近年来恐怖分子对美欧等自由国家的袭击,让闷声发大财的中共窃笑。遥想1989苏东波之时,苏联东欧共产主义僵尸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下、崩溃,但天安门屠杀后的中共,竟然像千年老妖一般,道行高深,在国内国际一片骂声中,龟头紧缩,龟甲紧挂,按“小平同志”的指示叫做“韬光养晦”。邓小平这位六四血手屠夫和龟缩大师,在毛魔的时代,就几度龟缩,挨批后深知装孙子的重要性,也极为熟悉龟缩和装孙子的战略战术。屠夫民贼们既对国内奴隶们怯弱的人性了如指掌,也对国际政客们贪婪的人性了如指掌。美国的政客不是在骂“北京和巴格达的独裁者和屠夫”话音刚落下之际,就到北京去与屠夫独裁者们拥抱去了吗?国际的批评和制裁,也架不住要和北京做生意发财的动力。北京的银弹外交和“大撒币”战略,过亿美元的订单,不愁独裁者坐不上女王的金色马车,挤不进川普的湖海庄园晚宴。更让北京的屠夫和独裁者笑得合不拢嘴的是:巴黎恐袭,伦敦恐袭,奥兰多恐袭,美欧被伊斯兰恐怖分子整得心神不宁,哪有多余的心思考虑共产主义这个洪水猛兽?

中共政权是个什么性质的政权?中国现阶段的政体是个什么样的政体?误判政权和政体的性质,会让中国的民主、自由、人权事业付出阻塞、迟滞的代价。中国国内一批“捣浆糊”的学者和国际一批书斋气很浓的学者,认为中国现阶段是威权政体,还在呼唤中国的“政治改革”,真是让人感到心寒齿冷。实际上,中国是赤裸裸的极权政体,政治改革早已死亡。现阶段再谈政治改革,无异于给吃人老虎披上一层羊皮。海内外心向民主自由的学者们,早喊出“改革已死,革命当立”的口号,振聋发聩,颇有点像晚清末年,康梁的保皇维新的道路已经封死,孙中山、黄兴、章太炎们的“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革命理念已经发芽生根。当今海内外,高智晟、陈永苗、夏业良、滕彪等人的文章观点,都已经透露出对中共的彻底失望与幻灭,所谓“政治改革”已经是明日黄花,革命甚至暴力革命可以作为一个选项(夏业良更提出“空降中南海”的类似的斩首计划)。

中国思想界难道要用近70年时间,才认识到中共政权的盗匪性质?用近70年的血泪和死亡,才认识到盗匪集团绝不可能自己把劫掠到手的赃物吐出来?威权和极权,一字之差,对中国社会的认识就会发生根本性偏差。威权社会,你可以指望党主立宪,哪天党主子良心发现,像蒋经国一样认识到“没有永远的执政党”,继而在党外的压力下,开放党禁报禁;极权社会,一定是牢牢把控住劫掠的赃物,一定会像《1984》《美丽新世界》《V字仇杀队》《饥饿游戏》中的独裁者牢牢掌控社会的每个层面,从大维稳到大数据,从像麻雀蟑螂一样密集的电子眼,到交通出行的无缝管控,其结果,人民的反抗模式也绝不可能像美丽岛一样和平集结,人民必然更多地选择《V字仇杀队》《饥饿游戏》中的暴力模式。

30年的中国经济发展使中共更加财大气粗,有恃无恐,但无改于中共国是个奴隶国的事实,中共治下的人民没有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没有生育自由、迁徙自由,没有私有财产保障的自由。709迫害潮是一个例证,网络文字狱与言论案是一个例证。微博和微信号的大量被封杀是一个例证。在微信上,时不时出现的红色惊叹号,象征着还不翻墙出来、还执着于在墙内发表异见言论的人,被网管们一次次无情地掌嘴,象征着焦大又被荣宁二府的家丁与网络打手们塞了一嘴马粪。连人民的裤裆与生殖器也管住了的社会,不是威权社会,而是极权社会和奴隶社会,这是蒙古征服者和满清征服者都没有做到的奇迹,蒙元统治者最多禁止汉人养马、禁止汉人持有弓箭,禁止汉人养鹰养狗,禁止汉人夜行,满清统治者最多禁止汉人跨省烧香,禁止汉人持有藤牌和练习拳法,但是他们没有管住全民的裤裆和生殖器。他们没有抽风一样的,一会儿号召人民只生一个,一会儿号召人民生二胎。满清虽然圈地,虽然驱逐北京汉人到崇文和宣武,满清皇帝没有像中共一样连崇文和宣武的区号都取消掉了,中共想拆谁的房子,就先在喉舌媒体上把这些不走的住户污名化为“钉子户”,然后城管、警察、黑社会轮番出动,端了“钉子户”的老窝,法院不受理拆迁的官司,但那些反抗拆迁的维权英雄像范木根、刘大孬、贾敬龙一个个难逃中共法院的死刑。

中共国号称共和国,实际上是伪共和国。中共国是个奴隶国,更像一个法老国。埃及法老王的权力不受控制,埃及“法老王的心也是刚硬的”。以色列人因为饥荒,南下埃及,最后沦为埃及法老王的奴隶。中国人因为贫穷与饥荒,在90年前,被一群短视而私心自用的共产主义骗子们所欺骗,在一个著名嫖客陈独秀和著名汉奸李大钊(里通苏联)的带领下,一个邪魔诞生了——他的名字叫中共。中共的全部历史建立在血腥与谎言之上。井冈山时期中共还是打家劫舍,等到神州陆沉,万民癫狂,苍生如蚁,饥荒旋踵,饿殍遍地,无论是土改还是拆迁,无论是公私合营还是改革,中共其实一个字概括:“抢”而已。

中共既为苏联所孵化,网络上称之为“黄俄”或“黄鹅”也不为过。伪主临朝,暴君当政,当初那些贪图打土豪分田地的人们,有他们喝一壶的好戏看了。他们不仅在合作化中被剥夺得片地皆无,寸土不剩,更被历次政治运动整得不成人样,完全堕落为《木乃伊》中被埃及王子蛊惑的群氓僵尸,不仅自己无意识,还参与对梦醒者的迫害。

但是,中共国仍然有一批批人前赴后继,希望“出埃及”。从林昭、张春元等反右运动罹难的前驱觉醒者,到西单民主墙运动,从1986年南京、合肥学潮到1989年北京天安门运动,从70年来被枪杀镇压的反抗者,到90年代以来瓮安等各地风起云涌的民变,从个体维权反抗的杨佳,到而今中国遍地被维稳机器“人盯人防守”的稳控对象,中国人渴望“出埃及”的意志和行动一刻也没有停息过。

中共在其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衰败的过程中,又捞到来一根国学和传统文化的救命稻草。当中共把儒学的糟粕,把弟子规等奴性教材灌输给学生时,他们同时一定会埋葬中国传统文化中反抗暴政的精华。中共也一定会把基督教追求爱和自由的理念妖魔化,中国化和山寨化,进而屏蔽。实际上,基督教圣经,无论是旧约中的《出埃及记》,还是新约的福音书,还是使徒的书信,对中共极度暴政的王权都构成现实的挑战。一批批家庭教会的信徒不会再相信中共的说教和谎言,一批批知识分子也不会相信中共的说教和谎言。而《圣经》中的《出埃及记》可以为中国人走向民主自由,提供伟大的思想源泉和无限的动力。《出埃及记》的精神,虽然在诗经(如“誓将去汝,适彼乐土”)中,在唐诗宋词中也偶有感应,但总体而言,中国传统文化,缺乏对自由如此深刻的理解。

《出埃及记》是神给予追求自由的人民一篇伟大的启示。追求自由的人民,首先要意识到自己的奴隶的可悲地位,要认识到法老王的暴政是异族的奴役,才能有出走与反抗的动力。要有伟大的先知摩西,还要有伟大的十诫,也要有领导者如亚伦与约书亚。要有伟大的目标:到美好宽阔的“流奶与蜜之地”,而不是伪主临朝的流着三聚氰胺之奶的地方。出埃及、过红海、在旷野,象征着追求自由的艰难三部曲。

法老王的心既然是刚硬的,那么他没有压力是不可能放以色列人自由的。同理,中共寡头暴政,如同埃及法老王一样,没有国内国际压力,他们凭什么让屁民们自由,让屁民们有人权、掌握选票呢?他们为什么不像网络传言的东厂王公公所说:中国人再过一百年还需要鞭子抽着?在圣经的《出埃及记》中,上帝的怒火降临埃及,血灾,蛙灾,虱灾,蝇灾,畜疫之灾,疮灾,雹灾,蝗灾,黑暗之灾都不能使法老王有所让步,最后,击杀长子之灾,终于迫使法老王让步。而在中共国,所有的灾难都不能使中共法老王有所让步。汶川地震,他让步了吗?天津爆炸,他让步了吗?08年发生的一系列屠杀幼儿园儿童的事件,以及这个月发生的丰县幼儿园爆炸之灾难,让中共法老王反省了吗?上天茫茫,实在看不过眼,这群糟糠之民组成的族群,连石头也该到了开花和揭竿而起的时候,这个民族居然还在独裁、暴政和不信神的颟顸与狂傲中黑夜独行,遥望自由、人权不可及,那么,除了降下天谴般的雾霾,催这个民族猛醒,还有什么办法呢?

目前,国际大气候对中共暴政而言是相当的好,美欧忙着对付伊斯兰恐怖分子,无暇东顾,中共法老王可以在家里胡天胡地,对治下奴隶们生杀予夺;但上帝的烈怒是不可阻挡的,你中共自称唯物主义者不信神,狂傲无比,你以为能造出核弹震慑西方,能用银弹摆平西方,能有大维稳摆平国内群氓,但你却无法摆平上帝,摆平苍天。一年之间,无数次的雾霾,势必一次次卷土重来,中共吹嘘的伟大复兴神话,中共营造的中国梦,在雾霾的现实面前,就只能让中国人梦游、梦呓、梦遗,让中国人“生命不息,吸毒不止。”雾霾就是上帝的定海神针,专门用来戳破中共的谎言和神话的。

在这种国内气候下,中国富豪们早像“船沉水冷鼠先知”的老鼠们,抛弃中共法老王的大船,跳船到欧美了,连富豪排行榜上有名的郭文贵、自己都承认是中共国安部合作线人与编外特工,也在海外反戈一击,称东厂王公公的太太在美国有豪宅,资产20亿美元,甚至有私生女云云,这样,以反腐忽悠民心的中共法老王朝廷情何以堪?而国内无法像叙利亚难民逃向欧洲的屁民和贱民们,怎么办?圣经的启示早写好了——《出埃及记》。在中共奴隶国,出埃及记就是出中共记,唾弃中共,结束一党专政,走向自由民主,是中国人唯一的出路和活路。中国在中共崩溃后若干年,雾霾不一定好转,但是我敢断言,中共的一党专政不结束,中国的雾霾就一定不会好转,甚至形成更大灾难。

熟谙奴隶品性的中共法老王,害怕中国迟早发生伟大的“出埃及记”,所以在上紧维稳的发条的同时,也抓紧了恫吓战术。这就是不断以“民主会产生混乱,民主会带来贫穷、饥荒和战乱”来恐吓和愚弄民众。实际上,世界上成熟的民主国家,没有哪一个是处于贫穷、饥荒和战乱的,反倒是不民主的叙利亚、苏丹、也门等国,频频处于贫穷、饥荒和战乱之中。中共法老王的谎言,好比悬挂一座埃及的肉锅,同时勾勒出在旷野的饥饿场景,阻吓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意志和决心。中共法老王的谎言,更像一个网络笑话:一个良家妇女夜行僻静处,老流氓截住她,欲行不轨,良家妇女要喊叫救命,老流氓按住良家妇女的嘴,威胁道:“附近还有六个老流氓,你一喊叫都招呼来了,到时强奸变轮奸,我可不负法律责任!”

出埃及、过红海、在旷野,是一个民族追求自由、反抗暴政的伟大史诗,这部史诗对追求自由、反抗暴政的中国人民,有着灯塔般的照耀作用。埃及法老王的暴政不会持续得太久,中共法老王的暴政当然也不可能千年万年地持续下去。连一百年也有可能混不下去。中国人如果“出中共记”的意志和决心已定,那么法老王的心再刚硬,也不能阻挡人民追求自由的脚步。21世纪最重大的新闻事件和历史事件,就是中国人民抛弃中共的新“出埃及记”,到时,中共法老王的宫殿一定会蛛网密结,毛魔的雕像也会如同萨达姆雕像被拉倒,被人用鞋底猛抽嘴巴,毛魔的僵尸也会被移出广场,中共法老王的各种飞鹰走狗,坟头上一定会长满蒿草。我们怀着耐心,怀着希望,等待这一伟大时刻的尽早降临。到时,我们作为惊涛骇浪中的过来人,也要看一出中国的“出埃及记”的波澜壮阔的好戏。

作者:华逸士,民主中国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