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刘晓波的双刃刀

 

刘晓波死了,中共采用“现场直播”的方式, 向全世界播报了他们如何将一个“没有敌人”之人的性命和肉体, 用钝刀割肉般丝丝缕缕地剁、砍、劈且伴以细刀慢功地凌迟虐杀且死 后还要挫骨扬灰!
 
而我却坐在灯下写这篇文字, 内心的纠结与愤懑所触发的冲撞亦如刘晓波骨灰被匆匆抛洒的大海— —面对中共的颟顸残忍和西方世界装睡充傻的冷漠,我为什么写? 该写什么?写了又有什么用?
 
仅凭一己之力,对中共毫无人性的残暴政权犹如老虎吃天—— 无法下爪,也无法撼动西方装睡的政客们,这种绝望与无奈感, 让我在夏夜仍感到蚀骨的寒与冷。 那就写点从刘晓波病到死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一些事体吧——
 
我不是一个情感外露之人,活了50多年从没有佩戴过任何徽章或标 记性的饰物,可在刘晓波过世的第二天, 我一早就沐浴并换上一身素衣, 把用老友画家孟煌临时画的刘晓波头像做成的面具戴在脸上出门,连 日来晨昏颠倒的熬煎, 乘车换车时脚下犹如踩在棉花包上一样的东倒西歪, 一路上精神病人似地喃喃自语:晓波,你说要到德国看看, 我现在带你来了,这是柏林墙遗址、它是动物园、 那里就是查理检查站……
 
我之所以如此不顾路人惊诧的行为,源于刘晓波被判11年徒刑以致 最终殒命的“08宪章”:记得那是2008年的12月8号或者9 号的黄昏,当时我应绿党伯尔基金会之邀在海因里希·伯尔故居写作 ,电话铃声兀自响起,意外地接到多年已鲜少联络的刘晓波的电话, 他用有些结巴的语调告诉我他搞了个08宪章, 希望我参加联署签名,我听闻之后当作一则稀松平常之事,当即应允 。随后他在电话上讲:我很喜欢德国,有机会一定要去走一走、 看一看。
 
我与他相识当在1980年代中期我在鲁迅文学院读书的时候, 而彼此接触最多应是我因“八九六四事件” 坐牢快三年出狱后的那个时段,我们有共同的朋友周舵——就是89 年和他一起绝食的“天安门四君子”之一, 可能是性情或者居无定所的缘故,我们随后的交往并不多, 可我确实见证了他从一个狂狷的“文坛黑马”, 向一个成熟的政治领袖或者通俗意义上的好人过渡的全过程。
 
这也就是绝少参与签名等群体活动的我, 当即就答应他同意联署的因由。故而我也就成为“08宪章”第一批 303 个发起人之一。可谁料仅仅就是因为这几行平和理性的汉字, 就要了所谓改革开放后中国第一批为数不多的文学博士的命! 更遑论他后来还有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盛名的加持。300多个人, 当初如果能来分摊他的11年刑期其结果会是如何? 歉疚与悔恼令我不能自己!我们真的活在中世纪吗? 一个最操蛋而绝望窒息的时代, 中共当局的蛮悍既把我们这些草民真实的视为草芥, 也给国际社会满头满脸地撒了一大泡尿!这段时日, 在我的咽喉一直回荡着一句歌词:因为委屈与忍让,人家娇气日盛… …
 
再让我们看看刘晓波从病到死,所发生的一些事体——
 
7月初,刘晓波一个鲜活的生命正在一分一秒地消逝, 我们这些关注他的人都期盼着默克尔能在习近平来柏林搞所谓的熊猫 外交时,能够当面向习近平提出释放刘晓波的要求。 可我们看到的却是:柏林城为了一个颟顸的独裁者的所谓面子, 动用德国纳税人的钱展开了一次前所罕见的大面积的交通管制与戒严 ,为的就是不让习近平看到一个抗议者! 这一边是刘晓波在生与死的难捱苦痛的挣扎煎熬, 而另一边则是衣冠楚楚的默克尔与习近平率领着一群肤色各异的我们 的同类,在为一个动物——熊猫而忙碌着交接友谊的庆典。显然, 默克尔对大熊猫的热情,远远超过和她同样信仰民主自由的刘晓波! 一切显得荒谬而怪诞!而这个荒诞的正在进行时, 瞬间把我们所有人都打回了茹毛饮血的荒蛮洪荒, 在如此冷漠且虚假繁荣的交易中,在人作为主导的尘世间, 我们真的还是所谓灵长类的人吗?纵使卡夫卡在世, 也难写出如此的怪诞与荒谬的活报剧。
 
德国不是没有过相似例证——1935年希特勒慑于国际社会压力, 释放了病重的第一位在监狱里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奥西茨基, 同时还允许诺贝尔委员会来到他家里举行了授奖仪式。也就是说, 奥西茨基是活着见证了自己的荣耀, 同时也是以一个自由之身有尊严的辞世!而时隔80多年, 刘晓波作为中国的诺奖获得者既无活着授奖的机会, 亦无哪怕是短暂自由之身辞世的可能,就是说他临死都是一个所谓" 保外就医的罪犯"!
 
事后传出:默克尔一直私下里和习近平交涉刘晓波的问题, 可中国有句老话:好话不背人,背人没好话。 其结果也是以刘晓波的死向世界证明了:习主席完胜希特勒, 老共远超纳粹党。
 
随后在汉堡举行的G20峰会,所谓的世界领袖们,对性命悬于呼吸 之间的刘晓波,有一个人公开过问吗?哪怕是为了应付媒体或者西方 民众,虚情假意的悄悄说上一声都没有——他们当着习近平的面, 宁愿自己憋死,都不敢放一个响屁!
 
7月14日,刘晓波尸骨未寒,VOA连线报道, 川普应邀到巴黎参加法国国庆时盛赞习近平:“ 他是我非常好的朋友。我对他非常尊敬。我们相知越来越深。 他是一个伟大的领导人,是一个才华洋溢的人,他是一个很好的人。 ”
 
法国总统马可龙(Emmanuel Macron)则表示:我对习主席有许多敬意,在过去的几个月, 他也提过在多元主义上的愿景,并且在要在几项议题上, 他也承诺合作。”
 
……
 
见过恶心的, 没见过如此让人连隔夜饭都吐出来的蝇营狗苟的恶心小政客!
 
全球化的一个幻想——经济发展了,民主自由自然随之而来。 可现实是中共当局在人均GDP3000-5000美元的1990 年代中后期到2000年代初,还能向西方让步、 将著名的政治犯流放西方,比如:魏京生、王军涛、王丹……
 
而2016年中国GDP总量21万亿美元,人均GDP15000 美元的时候,他们却当着全世界的面把刘晓波活活虐杀! 中国的所谓经济崛起带给中国人自己和世界的将是什么? 我们生活在所谓地球村的每一个人都需要扪心自问。
 
我以为:在柏林墙倒塌之前,有相对稳固的所谓“冷战思维”维系, 基本的人道主义与理想尚能够相对坚守,可随着柏林墙的突兀坍塌, 西方阵营随即抛弃“冷战思维”,而新的价值体系却没顾上建立, 就迎来了所谓的全球化的狂飙, 故而赚钱与交易就成了这个世界上撬动一切的唯一杠杆!
周勍
 
当今如此巨大的所谓自由阵营,相较几十年前冷战时期的东西对垒, 其道德力量与人文情怀难望其项背矣。 刘晓波用人生只有一次的性命告诉我们: 必须在全球化的今天重建新的价值与道德体系!
 
面对同类惨遭当众虐杀却无动于衷, 我们个性生命的人的存在就是一个笑话,而中国十多亿人的国家, 其存在就更是个大笑话。中共专制的冷漠与人性灭绝, 再加上西方世界一味装睡充傻的恶心, 比纳粹与二战更为残酷的全球性灾难, 一定会降临记吃不记打的人类,且为时亦不远矣!
 
无怪乎中共的党媒《环球时报》也不失时机地发表社评, 称刘晓波是“被西方带入歧途的牺牲品”。
 
仅凭此,就可以说——如果杀死刘晓波的是把双刃刀, 那么主刃是中共的凶残, 次刃则一定是西方政客们透过冷漠与无节制的绥靖。
 
而更为急迫的则是这柄寒光瘆人的双刃刀,正在中国的维权律师、 政治异议人士、不被中共承认的宗教信仰者的头上慢舞、施虐着。 下一个会是——
 
63岁被判7年半徒刑的地下教会牧师胡石根?
 
判了7年徒刑的“709”维权律师周世锋?
 
关押了两年多至今仍不知死活的王全璋律师?
 
无任何司法手续被囚禁且患了重症忧郁症的刘晓波夫人刘霞?
 
还是……
 
         
周勍:现居柏林,所著《民以何食为天》 曾获国际笔会中文独立笔会自由写作奖(2009年)、 澳大利亚国际学者基金会政论奖(2008年)、日本《 产经生活新闻》“期待畅销书”银奖(2007年)、 德国尤利西斯国际报道文学奖(2006)优胜奖等奖项。曾任《 历史故事报》和《经贸报》总编辑。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