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給劉曉波最好的禮物

余杰 旅美華裔作家、《我無罪:劉曉波傳》作者

作為劉曉波的密友之一,在1999年到2008年之間,我跟曉波即便說不上朝夕相處,至少在共同參與的每一項人權活動中「心有戚戚焉」。我覺得自己有責任向世人呈現一個比一般媒體報導更鮮活的、更充滿人性的曉波,以及他那徹底的、決斷的、「劉曉波化」的思想特質。

在那段將近10年的時間裡面,我跟曉波有超過500次以上的會面,單獨談話也有數十次至多,在曉波滔滔不絕地言說時,我做了不少筆記,也在日記中有詳盡記錄。我與曉波之間通過有上百封長長短短的電子郵件,既有討論公共事件,也有分享私人生活,甚至有為筆會事務的激烈爭論。這些材料成為我寫作《劉曉波傳》時有血有肉的原始資料。但《劉曉波傳》並未全部涵蓋這筆寶貴的素材。

2008年,曉波第四次入獄之後,我受劉霞的委託,為曉波編輯了一本文集《大國沉淪》,次年該文集在台灣出版,成為迄今為止最暢銷的劉曉波文集。曉波幾乎是「以一人敵一國」的勇氣,對抗「大國崛起」的官方論述,將「大國沉淪」的真相呈現在世人面前,讓中共當局每年高達數百億的「大外宣」戰略落敗。

2010年,曉波榮獲諾貝爾和平獎之後,作為他的「同案犯」,我亦遭受中共政權的非法軟禁、黑頭套綁架、酷刑折磨幾乎致死,然後流亡美國。我在美國重新安置家園和書桌,立即著手編輯10卷本的劉曉波文集。劉曉波已有多本著述結集出版,但流散在各類網站上並未編輯出版的文字仍有數百萬字之多。我計劃每年編輯出版兩卷,5年累計完成10卷,那時,曉波就刑滿出獄了,這10卷本的文集將是我給他最好的禮物。

計劃編輯出版文集

然而,這一願望隨著曉波的突然離去而落空了。傷心欲絕之後,我仍要堅持完成這項浩大而艱鉅的工程。

與此同時,在過去長達15年的時間裡,在我撰寫的各類文字中,有數十萬字跟曉波有關。其中,既有對曉波參與的人權活動中若干不為人所知的細節的披露,也有對曉波思想和精神的分析和論述。我想,這部分內容可以幫助世人更多認識曉波,讓曉波的形象從模糊變得清晰起來。當然,我眼中的曉波,或者經過我的闡釋的曉波,可能也是不完全的,甚至有偏差的,但我至少提供了「視角之一」而曉波正是在眾人「眾聲喧嘩」的回憶和闡釋中「向死而生」。

陶淵明說,親戚或餘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體同山阿。人的冷漠、隔絕和遺忘,是人不可克服的罪性的一部分。曉波去世之時,全球媒體集中報導,全球政要紛紛發表聲明,但此後將無可避免地走向冷寂,人們照樣到北京去「恭喜發財」。這就是無比冷酷的現實。

然而,曉波不會在意這些。他在地中海熾熱的陽光下,以慣有的大步流星向我們走來,跟我們擁抱在一起。我相信,在未來中國民主化的歷程中,曉波的思想和精神,必將如劉霞送給我們的那幅黑色水仙花般驕傲地綻放。曉波以這樣的方式始終在場。只要愛和公義不滅,曉波就永遠活在愛他的人的心中。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