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病情危重」 院方進行「積極搶救」

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
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網站刊登的劉曉波會診照片

罹患肝癌晚期的中國異議人士劉曉波的醫生周一(7月10日)說,劉曉波「病情危重」,醫院方面正「進入積極搶救狀態」。

這是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在當天的網站通報中這樣表示的。醫院稱,上述情況,劉曉波的家屬已知情。

此前,劉曉波和家人提出希望出國治療。中國方面一直說:病太重、走不成了;外國專家今天說:還能走、但要盡快。

曾獲諾貝爾和平獎的劉曉波今年61歲,2009年被中國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11年監禁。不久前他被確診患有晚期肝癌,獲准保外就醫。

中國醫院方面一直堅持說,劉曉波病情已經過於嚴重,無法承受長途旅行。

但是,前往位於瀋陽的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參與會診的美國和德國專家周日(7月9日)說,劉曉波可以安全轉運到國外接受治療,但是必須盡快。

這兩位專家還再次確認,劉曉波本人表示希望前往德國或者美國。

「必須盡快」

7月8日下午,德國海德堡大學醫學院外科系主任布赫萊爾(Markus W Buchler)教授和美國MD安德森癌症中心放療系的赫爾曼(Joseph M. Herman)教授在瀋陽參加劉曉波病情會診。

周日,他們發表聯合聲明說,"轉運任何病人總有一定程度的風險「,但是,如果有妥善的醫療護理和支持,劉曉波是可以被安全轉運的。不過,「醫療轉移必須盡快進行」。

這兩位醫生肯定了瀋陽醫院對劉曉波的治療與措施。他們也認同中國醫生的診斷,建議劉曉波接受「姑息治療「。不過他們還說,」或許存在」其他選擇,包括介入手術、放療。

聲明還說,海德爾堡大學和MD 安德森中心都已經同意收治劉曉波,都有凖備為他提供最好的醫護。

路透社聯繫中國外交部,詢問劉曉波是否會獲准出國,沒有獲得答覆。

「國外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這份聲明似乎和瀋陽醫院在會診後發佈的通告有衝突之處。

星期六(8日),瀋陽的醫院在網站發佈的通告說,會診中,美國和德國專家提出患者希望出國治療,中國專家曾提出,患者轉運過程不安全、你們還有什麼治療辦法可以做得更好?

通告說,美國和德國專家回答,"我們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你們已經做得非常好。"

根據該家醫院8日發佈的劉曉波病情通告,目前劉曉波進食困難,繼續營養支持、止痛和一般支持治療等。

「有尊嚴地走」

自劉曉波保外就醫的消息傳出後,國際間多方曾反覆呼籲中國釋放劉曉波,讓他自由選擇治病地點、與家人團聚。

在北京的人權活動人士胡佳日前再次發推文說,肝癌末期,醫學上或許無力回天,但心願上要繼續為他努力達成。胡佳表示,"讓曉波帶著劉霞和劉暉(注:劉霞的弟弟)到海外去,讓一個良心囚徒有尊嚴地走。"

周末,藝術家艾未未也呼籲當局讓劉曉波自由選擇治療地點。他說,中國政府應該釋放劉曉波,留下更好的記錄。因為這將會被全世界記住。

以往多年,劉曉波本人曾經多次有機會離開中國,但他都選擇了留下。如果這一次劉曉波果真願意、繼續要求離開中國,中國當局又會採取什麼態度呢?

艾未未
艾未未呼籲中國政府立即釋放劉曉波

6月27日,美國敦促中國給予病重的劉曉波人身自由。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強硬回應,任何國家都無權"就中國內政指手畫腳"。

在被問到中國當局是否允許劉曉波前往美國接受治療時,陸慷回應說,"中國是法治國家,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任何其它國家,"應尊重中國司法獨立和司法主權",不得利用任何所謂的個案干涉中國內政。

陸慷還強調,中國政府對中國公民的出入境一向依法管理。

在中國同意邀請德美專家參與會診時,接近劉曉波家屬的消息人士曾對BBC中文網說,這算是中國當局願意"讓步",就算是「妥協吧」。

(BBC)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

  1. 刘晓波是否是枚反习棋子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四百四十五
     
     
      早几天基督徒陆东就发推文,“2017年大戏连台,从郭文贵爆料到刘晓波‘被患肝癌’,中共内斗进入第二季。习近平再遇无解难题,给刘晓波放行流亡海外势在必行。现在双方调动隐蔽力量对决……事件缘由虽需讲明,但内斗我等不选边站……乐见刘晓波到海外后反习。”
     
      刘晓波,究竟是不是一枚反习的棋子呢?有这个可能。因,刘晓波是因“08宪章”而被“颠覆”;而刘晓波的被“颠覆”,则是给胡锦涛的二任的难堪、是让胡锦涛留下“恶政”的骂名。既然给胡锦涛难堪成立,那么,给习近平难堪、就也成立,是不是这么个理?
     
      给习近平难堪的理,具体说是这样的——无论从西方的人道、还是从中国传统的仁义礼智信来说,都应该放刘晓波出国治病。然而,若真的放了刘晓波出国治病,却又不符合当今大陆的法理——是可以保外就医,但无有可以保到国外去就医的先例。
     
      更要紧的是开了这个先例,后面这类的麻烦自会接踵而来——刘晓波可以出国治病的话,那么,薄熙来为什么就不可以出国治病呢?薄熙来也可以出国治病的话,那么,周永康呢?郭伯雄呢?令计划呢?都是一把年纪的人,谁没有病?
     
      即使放完了秦城监狱的,还有监狱外面的。如果刘晓波可以出国治病,薄熙来也可以出国治病,那么,江泽民岂不更可以出国治病吗?还有曾庆红,不也可以出国治病吗?如此这般,岂不就可以在海外重组一个中南海了吗?
     
      哎呀呀,不敢想象、不敢再分析了。刘晓波癌症晚期,太是时候了,太妙了。这哪里是刘晓波癌症晚期,不分明是大陆当局的癌症晚期?这是刘晓波,用他的一生、他的生命,为推进中国民主、能做的最后一件事。
     
      在郭文贵爆料初期、初识基督徒陆东时,陆东是把传道与谈问题搅在一起的。是我建议他,传道归传道,谈问题归谈问题……其实,我也是借鉴李大师们的做法,新闻归新闻,功的新闻归功的新闻……可惜,在这问题上,川普还不够聪明,如啥演讲《人权神授 天赐巴顿》。
     
      不过,即使刘晓波是枚棋子,我还是希望刘晓波能出国治病的。道理也很简单,如刘刚所说(大意):癌症晚期,八成治不好;而治不好,则是自由世界的事,是自由世界谋杀了刘晓波——共产党是人道的、是仁义礼智信的,是不是?所以,才叫“伟光正”嘛!
     
      可怜154位诺贝尔奖得主及王丹、吾尔开希们,只知道为刘晓波治病呼吁,不懂得跟共产党讲道理。其实,中共是很善于学习,也很懂道理的;关键,是我们得分析透,把道理讲到人家的心坎上去。谁不知道公道在人心?中共不想占人心的人和吗?
     
      好,不多说了。如果是我顾晓军,即使是刘晓波是一枚反习的棋子,我也接招。棋局,在于下,在于局势中的不断的变化,在于变化中的发展……说白了,就是将计就计、局中设局、套中下套……而不在于一枚棋子。是不是这样的道理呢?
     
     
                  顾晓军 2017-7-10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ISBN 9789869337243
    大腦革命 ISBN 9789869198103
    公正第一 ISBN 9789869269346
    打倒魯迅 ISBN 9789869220293
    顧曉軍小說【一】 ISBN 9789869220224
    顧曉軍小說【二】 ISBN 9789869314596
    顧曉軍小說【三】 ISBN 9789869397841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