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殘暴遠超納粹


劉曉波死後遺體遭當局迅速處理。資料圖片

劉曉波之死,筆者作為《零八憲章》其中一個聯署人,當然感到悲痛。而中國當局處理劉曉波之死的態度,是1989年北京大屠殺後,再一次赤裸裸暴露中國當局的法西斯本質,多年以來開放改革所營造的形象,勢將毀於一旦,而且不會像1989年那一次般容易重建。

劉曉波是第二位於當局監視期間病逝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上一位受如此不人道待遇,是納粹德國年代的Carl von Ossietzky。只不過,納粹在Carl von Ossietzky離世前的半年,亦即1937年左右,准許他接受和平獎獎金,接受美國《時代周刊》訪問,而Carl von Ossietzky的妻子Maud Lichfield-Wood亦准離開德國,儘管這多少因為她的英國國籍的緣故。

反觀劉曉波,他不被允許前往挪威奧斯陸領獎,不許在中國接受獎金,劉曉波的喪禮諾貝爾委員會主席也不能出席,只有一堆當戲子的秘密警察,而劉曉波的妻子劉霞一直被軟禁,不能離開。看在歐洲人眼裏,這政權的離譜程度肯定超越蘇聯,沙哈羅夫不許出國領諾貝爾和平獎都好,沙哈羅夫的妻子仍然可以代表丈夫領獎,但劉霞被患上抑鬱症,劉曉波死了劉霞仍被軟禁,這些事情,就連希特拉都不敢幹出來。中國現時的軍力未必及得上當年納粹德國,但殘暴程度卻遠超納粹德國。

現時中國當局處理劉曉波的手段,與文革期間處理前國家主席劉少奇的方法一樣。文革那種瘋狂殘暴,在華人社會是眾所周知,但過往西方社會,特別歐洲,一方面因文革期間消息封鎖,所知不多,就算略有所聞的,都以為中國在開放改革之後,會對文革時種種暴行撥亂反正,甚至大家以為當中國成為經濟大國後,會像南韓、台灣等漸漸走上民主化道路。但現在西方社會才恍然大悟,現在這個共產中國,可以幹得出遠比納粹黨,甚至蘇聯共產黨殘暴的事,而且幹得十分之赤裸裸。現時種種迹象來看,真正值得文明社會警惕,並非沒有完全就二次大戰罪責認錯,但民主人權仍在,仍然受美國控制的日本;而是不受美國控制,行事殘暴程度仍在文革時代的中國,比起日本,中國更像東方納粹。

中國政府,或者部份中國人,或許以為自己真的強大,在劉曉波之死的處理上,無視人類的基本道德規範,只不過,世上有幾多無視人類道德的邪惡帝國可以善終?無論納粹德國、日本帝國、蘇聯、塔利班、伊斯蘭國,全部崩潰收場,難道中國以為可以避過這歷史規律?相反,這次劉曉波之死,西方國家政府看來軟弱,但民眾並不會當這件事沒有發生過,畢竟劉曉波之死,喚起了不少人對納粹毛骨悚然的記憶,這一定會反映在歐盟,甚至英國對華政策之上。而中國人對此不作反抗,甚至不少海外中國人甘為中國政府辯護,最終亦會令西方人對中國人「另眼相看」,一如二次大戰後,盟軍士兵鄙視對德國人,直至西德總理主動就納粹罪責道歉才有所改變一樣。

黃世澤 時事評論員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