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脫下「皇帝新衣」 北京冬奧「穿」什麼

歐陽五

新加坡《聯合早報》日前一篇文章〈破天荒決定背後 其實是無人願申辦奧運〉在內地網絡不脛而走,文章說「國際奧委會(IOC)破天荒宣布2024年和2028年奧運主辦城市,可通過兩個申辦國協商來決定,或毋須進行投票。要使出這種『花招』實際上只為掩飾IOC面對的尷尬局面:根本無人願意主辦奧運」。

文章無情指出「奧運主辦權如此不值錢,全因過去數十年主辦奧運多數淪為一項大白象工程所致」。所謂「大白象」通俗說就是「冤大頭」。奧運會終於走下神壇,除下「皇帝的新衣」。

《聯合早報》這篇文章為今日奧運「畫像」:

一、斯人憔悴。奧運會從早年乏人問津到「一朝瘋搶」皆因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尤伯羅斯幻術」——只花相當於北京奧運主體育館「鳥巢」的建造費就辦成1984年奧運還盈利5億美元。但如今這已成明日黃花,如美國NBC去年里約奧運會的收視率比倫敦奧運會下降了28%;上個月,「速食大王」麥當勞結束奧運會贊助協議,終結與IOC 41年「聯姻」。

二、神話不再。各國爭辦奧運會的誤區之一是「奧運可全面提振主辦國經濟」,但有研究指,主辦奧運其實只能帶旺主辦城市某幾項工業,實際上往往令該城市較以往更窮。

三、時過境遷。1984年奧運會後,先是亞洲金融風暴,再來美國「次貸危機」,奧運從花好月圓到冷雨陰風,環境已物是人非。

四、「奧運悖論」。愈窮愈燒錢。近4屆奧運會竟有3個是史上最窮主辦國(以人均GDP(本地生產總值)計)主辦,而「奧運最能花錢國家」的前三名,分別為「狀元」中國、「榜眼」巴西與「探花」希臘。這讓IOC倍感壓力而不得不出手監督限制。

綜上所述,奧運在「天價遊戲」賺錢、「國家形象廣告」等功能大幅衰減之下,更多留下的是「穩定國家、團結國人」的內向效能,大體花錢自由度較大之政府方敢染指。而花錢受國內相關機構嚴格監管之巴黎與洛杉磯之所以最後問津奧運主辦權,與其有現成奧運場館(皆主辦過奧運)大有關係。從兩者一度一致表態只主辦2024年奧運會而不接受IOC「爭辦失利者還可主辦2028年奧運」之「美意」,亦可看出兩者對奧運會的三心兩意。

「節儉辦奧運」 變數猶存

值此巨變,北京冬奧會如何因應?皇帝除去新衣,北京冬奧會以怎樣「衣衫」示人?公開表示要披「精彩、非凡、卓越外衣」的北京冬奧會怎樣與「以民為本」相協調?

今年初,習近平考察北京冬奧會籌備工作,新華社報道時在導語位置稱,習近平要求「科學合理制訂規劃,節約集約利用資源,按進度高質量完成籌辦工作各項任務」,足見國家主席將「節儉辦奧運」放在突出位置。然而到了執行時變數猶存,習的講話也許並不能阻止下面的官員大手筆花錢,「從領導指示中各取所需」是中國官場一些「智者」的慣用妙技。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