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綏靖中共 停止二度傷害劉曉波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肝癌病情急劇惡化,令親友傷痛:「我們可能就要失去曉波了。」失去劉曉波,是中國民主運動的損失,也是國際人權運動的損失。劉曉波在獄中得不到及時診治,在確診肝癌末期後未能出國就醫,謀殺他的元凶是中共,而西方國家近年在人權問題上對中共的綏靖政策,無異於幫兇。國際社會再不停止綏靖中共,就會有更多人權志士受到迫害、傷害、謀害。

中國人權一直停留在世界底層

作為《零八憲章》的主要發起者和起草人,劉曉波對中共建政後製造的反右、大躍進、文革、六四等人權災難有切膚之痛,並以推動中國變革成為自由、民主、憲政的國家為己任,但被獨裁的中共視為異端而拘刑。國際社會曾高度肯定劉曉波和《零八憲章》,但在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後,西方國家在人權問題上對中共制裁、譴責的壓力明顯減輕了,甚至以超常規的禮遇款待中共領導人,以換取中國的經貿利益。

國際社會的綏靖政策,造成的結果就是中國的經濟總量上升至世界第二位,但中國的人權狀況就一直停留在世界底層。去年11月,智庫美國CATO、加拿大Fraser Institute發佈人類自由指數,中國在159個國家和地區中排141,是倒數第19。美國「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同月發表的自由年度報告顯示,中國在滿分為100的自由度評分中只得15分,也是網絡自由度最差的國家。今年4月,「無國界記者」公佈年度全球新聞自由指數,中國在180個受調查國家和地區中排在第176名,即倒數第五。

歐美政治領袖、議會近年仍在口頭上關注中國人權,批評中國拘禁律師、維權人士,也關注過獄中的劉曉波和長年被軟禁的劉霞,但始終抱持綏靖態度,沒有採取行動,甚至放棄在聯合國人權會議上譴責中國。在劉曉波罹患肝癌末期,並表示希望到國外就醫後,歐美領袖並未採取積極的營救行動,在德國訪問及出席G20峯會的習近平也未見受壓。這何異於對劉曉波夫婦的二度傷害!

專制政權須尋找製造外部敵人

中國維權律師滕彪去年曾痛心地指出:「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如果不改變目前的綏靖政策的話,那中國只能是越來越野蠻,越來越有進攻性,在人權方面也會越來越不顧忌最起碼的國際標準。」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及判囚五年的維權律師唐荊陵也在獄中說過:「國內諸多的重要民主和人權活動人士紛紛入獄,如果國際人權保護進步力量對這一狀況持可悲的綏靖態度,這未嘗不是給人類帶來噩夢的開始!」

停止綏靖中共,不只是停止對中國維權、民運人士二度傷害的需要,也是維護國際社會長遠和平的需要。前蘇聯人權活動家納坦˙夏蘭斯基(Natan Sharansky)在《民主論:自由戰勝暴政與恐怖的力量》一書中指出,專制政權天性好戰,因為專制政權是通過對自己人民的控制來保住權力的。這種控制不可避免地要求加強壓迫,而為了給這種壓迫找出理由和保持內部穩定,必須在外部尋找和製造敵人。

納坦˙夏蘭斯基曾批評西方民主國家的綏靖政策,在制訂外交政策時以維護國家戰略利益為名,不考慮道德原則,在穩定國際秩序的名義下,「專制者被擁抱,獨裁者被縱容,暴君被奉為上賓」。可悲的是,這一幕如今仍在上演。他當年曾呼籲國際社會停止綏靖蘇共:「當綏靖政策被停止時,蘇維埃聯盟走向滅亡就指日可待啦。」

如今,劉曉波這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付出的生命代價,還不能喚醒美歐政治領袖的道德勇氣嗎?還不能警醒國際社會停止綏靖中共,給予中國人權運動更多關注和支援嗎?

李平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