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邊界添新憂,矛盾有待巧解決

中國和印度最新一次邊界糾紛今天滿一個月,至今沒有解決的迹象,但雙方均保持克制,相信不會因此升級至更大規模的軍事對抗。中印邊界從來不平靜,但過去雙方都採取息事寧人的態度下得到解決,這次事件之所以比過去更為棘手,顯然並非在於邊界衝突本身,而是兩國深層次和潛在的矛盾,集中爆發於一點。

中國跟14個國家有陸上邊界,印度和不丹是僅有尚未與中國簽訂邊界協定的兩個國家。中印邊界長達1700公里,東中西段都有領土爭議,而且是冰封三尺經歷上百年的糾結。中國淪喪最大片的土地是東段藏南地區,長期為印度實際控制,經過印度大量移民,1986年還成立了阿魯納恰爾邦,有政府和議會組織,看來要收回這片土地十分渺茫。

喀什米爾主權

印度真正恐懼

1962年中印邊界衝突演變成戰爭,解放軍在一個月內擊潰了不斷入侵的印度軍隊,俘虜近4000名印度軍人,收回一片土地,贏得了40年的邊境太平。這次發生爭端的邊界,是兩國唯一一段已經劃定的邊界,既然是經過勘定互相清晰的邊界,緣何還會發生衝突?而且2013和2014年兩次邊界糾紛都是在3周之內通過協商解決,這次則一個月了都還在對峙?

印度一方指摘中國在仍有爭議的地區修築公路,實際上修路地段靠近不丹,印度作為不丹的宗主國,相信是害怕不丹未能抵抗中國的壓力而出手相救。從地形看,該地區扼制印度西北地區,以及通往尼泊爾和孟加拉通道的咽喉,印度害怕中國一旦在該地區擴大影響,會導致整個地區失控。但這都只是推測中國的意圖,並無迹象顯示中國有侵害印度利益的實際行動。

印度真正的恐懼,近因是2014年中國跟巴基斯坦商定建設中巴經濟走廊,從瓜達爾港建鐵路、公路和石油管道,通往新疆,途徑印巴有領土爭議並不時陷入戰爭的喀什米爾地區,一旦該經濟走廊建成,印度將難以收復該片土地。這就是印度抵制中國提倡的「一帶一路」、甚至在剛舉行的G20峰會上印度總理拒絕跟中國領導人會晤的原因。

印度對中國的忌憚,更見諸中國7月在非洲吉布提建立首個海外軍事基地,吉布提位於印度洋另一端,中國一再聲明這個基地主要是為在亞丁灣和索馬里海域護航而設的後勤基地,但印度則認為中國在斯里蘭卡、孟加拉和巴基斯坦都承包了商用港口,一旦發生戰爭,馬上可以成為包圍印度的軍事基地。

中國或認為印度的這些猜疑是可笑的,但西方國家不斷將中國和印度的崛起形容為「龍象之爭」,印度作為世界人口第二大國(即將在今年或明年超越中國成為第一人口大國),近年經濟增速已經高於中國,還是世界最大的民主國家,沒有理由輸給中國,更何况在1962年的戰爭遭到侮辱性慘敗之後,不時伺機一雪前恥。無怪乎這次邊界衝突後,印度國防部長賈特利稱,2017年的印度和1962年的印度是不同的。意思十分清楚,印度認為如果今天再次跟中國進行軍事較量,印度將會取得勝利。

美國日本插手

影響區內平衡

中印較量還有一個令印度十分不爽的是貿易赤字,去年中印貿易總額達到3849億元人民幣,但中國從印度進口總值只有777億元,印度貿易逆差達到3072億元。今年1至5月的情况沒有很大改善,印度的貿易逆差是雙邊貿易額的58%。中國貨以價廉物美暢銷印度,印度難以接受是民粹主義作祟的緣故,近日由於邊界糾紛而出現一些抵制中國貨的行動,但畢竟只是少數人政治化的做法,普通老百姓還是以價格因素作為消費標準。

中印之間存在的競爭因素,很容易為第三方利用,美國早就覬覦印度對抗中國的潛在能力,以及印度的龐大市場,首先從售賣武器開始。印度已經從過去以俄羅斯武器作為整個軍事體系的依靠,轉變成美國系統。日本也插上一腿,扶持印度抗衡中國。近年才開始的美印日軍事演習,就是美日利用印度平衡中國影響的措施。

印度出於自身的考慮,以及美日的唆擺,對中國採取愈來愈強硬的態度,抵制「一帶一路」只是消極的做法,今年4月允許達賴喇嘛訪問阿魯納恰爾邦,則是十分明顯的挑釁,因為六世達賴的出生地達旺位於該地區,這是中國對藏傳佛教控制的痛處,達賴喇嘛一旦圓寂,轉世靈童如果被認定在達旺地區,將來的達賴將出生在中國控制以外的地方,整個藏區的安穩都會受到威脅。印度早知道這是中國的要害處,過去一直控制西藏流亡政府的活動範圍,今年才使出這一招,可見印度針對中國心情之急迫。

中印確有犬牙交錯的領土糾紛,也有現存的競爭因素,但畢竟兩國是兩個最大的發展中國家,雙方都需要經濟發展的和平環境,即使出現這次遲遲未能解決的邊界衝突,相信也會憑兩國的克制,暫時得以和平解決。但長遠的雙邊關係如何和諧發展,則有待兩國領導人的智慧,將深層次矛盾逐一解決。

 

(明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