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國家為何要為劉曉波發聲?

劉曉波2010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劉曉波2010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周五(7月14日),國際媒體的涉華報道將重點放在了囚禁中去世的劉曉波身上。

《紐約時報》和《經濟學人》認為,西方國家在劉曉波問題上做出的努力不夠。

《紐約時報》發表社論紀念劉曉波,題目是「劉曉波精神」。文章說,劉曉波之死說明了當下中國的許多問題,也反映了當代中國領導人的恐懼。儘管北京政府擁有核武器並可以在國際問題上頤指氣使,但他們仍然害怕傾聽一個有良知的人以巨大代價提出的民主設想。

文章寫道,中國當局沒有理睬了數十位作家和諾貝爾獎得主呼籲釋放劉曉波的請願,而西方國家的領導人在劉曉波去世前更是讓人無法接受地集體保持沉默,他們大部分是讓下級官員出面進行評論,這或許是西方領導人對明顯反感人權問題的習近平作出的讓步。

文章表示,現在是劉曉波的支持者們必須做出努力的時候了,他們必須為實現劉曉波那個具有"普世價值"的現代中國夢而做出努力,那些殘忍的當權者們想要摧毀他,但他們失敗了,因為這個夢想會比他們更加永恆。

"中國的良心"

《經濟學人》的文章將劉曉波評價為"中國的良心",文章稱共產黨想要讓世界忘記劉曉波和他的追求,現在這種情況真的有可能會發生。

《經濟學人》說,在中國秘密對待異見人士的問題上,西方國家的回應一向比較軟弱。最初這是為了在冷戰時期拉攏中國對抗蘇聯,1989年天安門事件發生後曾經有過短暫的改變,但隨著90年代中期中國經濟迅速發展,西方國家已經惹不起中國了。在7月初舉行的20國集團峰會上,儘管當時劉曉波患絶症的消息已經公諸於世,仍然沒有一個與會的領導人提及他的名字。

文章說,西方世界本應為劉曉波發聲。他代表了對中國的異議中"最好的一種",導致他入獄的《零八憲章》中清楚地表達了這種訴求:結束一黨專制,追求真正的自由。他沒有尋求政變,而是希望進行和平討論。但中共扼殺了這場這場辯論。

指責中國政府

其他海外媒體也對劉曉波的生平進行了回顧,同時對中國政府進行指責。

英國《衛報》說,劉曉波死後,中國正在面臨來自國際社會的猛烈批評。

《每日電訊報》說,中國政府"政治謀殺"了劉曉波,國際社會批評北京對劉曉波的"過早去世"負有"重大責任"。

《泰晤士報》指出,劉曉波的去世提醒了世人北京有多麼不寬容。儘管外界對他受到的對待並不感到意外,但這種對待是中國國際聲譽的一個污點。雖然西方社會一直以為中國的經濟開放可以帶動政治上的開放,但現在看來,奇蹟般的經濟增長似乎脆弱得連最溫和的政治異見都無法承受。

文章還說,在世界局勢動蕩的今天,軍力迅速崛起的中國已經成為了維護世界穩定的重要力量。劉曉波之死是提醒,它提醒世人,在中國標榜自己是一個自由的、講道德的國家之前這個國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而現在這個政權甚至對走上這條道路都根本不感興趣。

(BBC)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