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中央应该懂得:法治与自由是香港的核心价值

习近平这次七一香港之行,在其发表的“重要讲话”中,认为香港遇到了新问题,但在香港人看来,自己遇到了一位新核心,还有新核心时代香港的新特首。

我一直有这样的观点:28年前天安门广场事件之后,香港成为新的中国广场或新的天安门广场,政治抗争在中国大陆没有了任何物理空间,政治抗议整体位移到了香港。现在香港人民在守护自己日渐萎缩的自由权,并争取应得的民主普选权,同时还要对抗大陆中共的政治渗透与经济控制。

香港的天空上飘扬着红色的旗帜,香港的地下一直由中共控制(中共仍然在用地下党的方式暗中操控香港,铜锣湾书局事件是典型案例),现在,香港只有地面上的行政空间,有限地留给了香港市民。

习近平这次在香港发表的讲话,24次提及一国两制,口头上充分肯定了一国两制政策的价值,他在讲演中向香港提出四点意见之时,为香港“划出了一条红线”,这条红线就是香港不得撼动中央威权。但对于香港人来说,谁又能为习中央划一条红线呢?习中央应该被划定的红线,当然就是不得侵犯香港的自由与法治,并信守在《中英联合声明》中的承诺,实现香港的民主普选,让“两制”在香港得到真正的落实。

第一,习中央应该懂得:“两制”高于“一国”。如果主权在党或主权在中央政府,那么,香港或自治的地方没有任何主权可言;但如果主权在民,并有高度自治的历史声明与法定承诺,那么,两制或遵守地方自治的政制,中央政府不得突破与改变。

我们看到,代表中央政府的中共外交部在习近平访港之时公然发表不当言论,认为《中英联合声明》是历史文献,二十年之后,已失去意义。这种公然毁弃历史法则的言论,引发国际社会一片谴责,特别是在中文网络自媒体上。如果《中英联合声明》可以废弃,那么,《中美联合公报》还有两岸“九二共识”是不是均应该废弃?中共在国内可以废弃自己在延安时期的政治承诺,像《历史的先声》一书中汇编中共当年言论、观点、承诺的图书都成为禁书,可见中共言而无信、背信弃义已成习惯,可它现在要把这种方式延伸到国际社会,当然会遇到强烈的阻击。

“两制”为什么高于“一国”?因为人权高于政权——这在二千四五百年以前的孟子那里就有教诲:民为贵君为轻,社稷次之。社稷就是国家,国家政权不能高过民权。所谓“两制”,就是香港要坚持香港的制度,香港的制度不是资本主义制度,而是保障人权的制度,就是法大于王的制度,而大陆中国,却是党大于法;香港无力改变中共的政制,但大陆不应该用自己的政制去破坏香港的法治与自由精神。

所以习中央应该清楚:一国两制,“两制”是前提,没有“两制”,“一国”不可能在香港得到尊重。

第二,习近平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共同构成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宪制基础。这里有一个严峻的问题,中国大陆的所谓宪法,有一个序言,就是党领导制定宪法,宪法维护党的权威,宪法的制定、解释、执行,全部都在中共自己人手上。正因如此,当年国家主席刘少奇手执宪法,也无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习近平整个家庭遭到迫害,宪法也无法保护习家合法权益。当年康生一句“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是一大发明”,就让习家遭殃了;现在,铜锣湾书店事件,何尝不又是一次 “利用小说反习中央”——相关香港人士被绑架到大陆,在电视上认罪,香港的司法独立底线,就这样被突破了。

所以,中共外交人员与其他中共官员在学习大陆宪法与香港基本法之时,还要学习联合国的人权宣言;文明的法律都是以保护人权为核心,而不是为了维护所谓的党国利益践踏人权。

第三,习近平谈到香港要聚焦发展,“苏州过后无艇搭”,中共主导的话语中,发展仅指经济发展,为什么香港不能政治发展?香港的政治发展,就是民主普选。当年中共在延安用黄豆就可以选出村长县长,为什么香港人不能用选票普选出自己的特首?习中央为什么不倾听香港百姓的呼吁?为什么不珍惜这样的政治机遇?

第四,香港如何稳定与和谐?习近平认为不要制造内斗,不要将社会问题“泛政治化”,其实,最喜欢泛政治化的,是中共文宣部门与情治机构。任何一种异己的言论,都可以被其视为颠覆或涉嫌颠覆中共政权。一些年轻人主张港独,难道香港就真的可以在法理上独立?刘晓波起草一份民主宪章,就成为政治犯,十几年的冤狱;现在当局又在香港大谈不要泛政治化,其实港独问题本质是法治问题,也是言论自由范畴,同时,是深层次的政治问题。

习在香港讲到:男子二十谓之弱冠,今天就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成年礼,正所谓“如竹苞矣,如松茂矣”。

如竹苞矣,指的应该是香港年轻人,而如松茂矣,也许可以象征大陆中国。春竹之苞,可以顶起压制它们的巨石,他们在土地中孕育出巨大的生命力,而松树呢,则几百年也许都维持一样的身段。也许竹苞无法撼动老松,但丛林之中,最起码应该学会和谐共生,松树不应该用自己的古老或高大,来压抑竹苞们新崛起的生命体自由成长。

28年前,中共完全靠坦克与军队,才夺回与占有了天安门广场,现在,又一个国际性的天安门广场出现在香江之畔,习中央会故伎重演,通过暴力机器来占领香港么?如果无法使用暴力,那么,应该思考用文明的力量,来让香港人心悦诚服。

没有自由与法治,就没有今天的香港,习中央应该与人类文明进程相向而行。

吴祚来,《中国人权双周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