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劉曉波之死看中共對言論之管控

曾志超 中華經濟與金融協會副秘書長

中國大陸一直有一條言論界線的紅線存在,大陸異議人士劉曉波的過世,讓世人再度關注大陸的人權與言論自由問題,值得吾等注意的是,近年來這條紅線還日益緊縮。

隨著大陸的改革開放,中共也曾試圖鬆綁言論自由的尺度,特別在1989年前,大陸人民還可適度的發表不同的意見,即使發生「六四天安門事變」後,大舉限縮言論空間,也比現在的尺度還要寬鬆。

當年參與六四學潮的學生們,目前正值知天命之年,筆者就讀北京大學時接觸的學長姊,表示當年他們大都曾參加學運活動,中共也都留有紀錄,目前仍可居各大學的教授或院長級高位,除少數領導人物之外,似乎都未影響其就業。

之前對待異議人士的態度,也與現在有很大差別。縱然無法忍受其意見,同樣以法律繩之,但礙於國際壓力常會留一個轉圜空間,讓他們有機會轉赴西方各國,從此無法回大陸,由於其對中國的疏離,批評中共易與大陸現況脫節,對大陸研究難以深入,國際影響力逐漸消失,自然的走向邊緣化。

對不同立場零容忍

然而,近年來大陸領導人的態度丕變,對不同立場的言論幾乎是零容忍,並從不同的管道管控言論,不要說是涉及危害國家統一、主權和領土完整、洩漏國家機密、威脅國家安全、損害國家榮譽或擾亂社會秩序,僅是批評中央及共產黨等都可能被定罪。

尤其在習近平總書記上任後更加緊縮,對於有可能挑戰其權威之人從不手軟,以「710維權律師抓捕事件」為例,前年7月上百位中國大陸的律師、民間維權人士、上訪民眾及其親屬,突然遭到逮捕,不少人被認定觸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等罪,而身陷囹圄。而且還頻傳政治犯在監牢內受到不人道的待遇,慢性和重大疾病得不到合理的治療,以收殺雞儆猴的效果。

中共並將手伸進司法系統,當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全面推進依法治國」時,有些人誤會中共要開始推動「依法行政」的理念,然而事實上剛好相反,其只是具有「中國特色」的依法治國,政黨勢力堂而皇之的介入司法。今年兩會司法系統還將「依法起訴、審結周世鋒、胡石根等顛覆國家政權案」列為「堅決維護國家安全,特別是政權安全、制度安全」的重要政績。

新媒體也是中共言論審查的重心,原本就有為數甚眾的網軍監控網路內容。目前更藉著「魏則西」事件,加大對舉足輕重的網路公司進行監控;中國大陸為限制國際網路資訊,進而建構全世界最嚴密的網路長城,只要不符合中共的內容,就會遭到屏蔽,所幸目前仍可透過使用虛擬私人網路(VPN)翻牆取得被屏蔽的資訊。惟近期已經傳出,明年2月將全面封鎖VPN,全面阻隔大陸境內取得國外的資訊。

毫不理會西方壓力

當前大陸對言論的管控尺度,已達到改革開放後之最,對反對者施以嚴厲的懲罰,而且幾乎不理會西方社會的壓力。劉曉波不是單一個案,只是劉因獲諾貝爾獎而備受關注,還有成千上萬的異議份子還受到人權迫害。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