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外交被迫走向「遠交近攻」


周邊國家對中國的崛起愈發不安,周邊局勢變得愈來愈不穩定,地區矛盾愈來愈突出。

馬博 南京大學中國南海研究協同創新中心項目主任

本周有四則與中國有關的國際關係熱點新聞,似乎預示中國外交正走向「遠交近攻」。第一宗是在朝鮮半島,金正恩政權不顧美中兩國為其設置的不得進行洲際導彈試射的「紅線」,在美國國慶節試射導彈,且宣稱可以打到美國阿拉斯加州;隨後,美國政府表示考慮對朝鮮進行軍事打擊。

本周較早之前,美海軍驅逐艦闖入中方控制的西沙群島12海里以內,引發中國嚴正抗議。中國國內也開始有專家提出越南是幕後黑手,並且將代替菲律賓成為美國在南海上的「新代理人」的論斷。位於西南邊陲的中國─不丹邊境,也出現了中印兩國的軍事對峙,中國駐印度大使稱此舉是「中印兩國數十年來最為嚴重的軍事對峙」。

最後,習近平主席出訪俄羅斯和德國,同意出資10億美元與俄共同成立投資基金,支持俄國內基礎設施建設投資;在德國,習近平也與總理默克爾就中德、中歐合作達成了多項共識,德國有高級官員甚至在媒體上撰文表示當前的國際治理離不開西方和中國共同的努力。

儘管以上事件幾乎同時發生帶有偶然性,但卻集中透視出中國外交不得不面對的現實,即周邊國家對中國的崛起愈發不安,周邊局勢正在變得愈來愈不穩定,地區矛盾開始變得愈來愈突出。

首先看朝核問題,目前美朝韓三國對中國均有不滿。朝鮮認為,中國作為自己最大的貿易伙伴和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沒能夠為朝鮮提供更多的安全保護和經濟利益,反而屈服於美國的壓力對其進行經濟制裁,並且出於核壟斷的出發點堅決要求其放棄發展核武器,此舉背棄了「唇齒相依」的盟友。

韓國則認為,中方不僅在朝核問題上袒護朝鮮,而且在自己提出部署薩德反導系統後,對其施了經濟、政治上的「軟制裁」,試圖影響韓國獨立自主的外交。美國特朗普政府也基本放棄了與中國合作來敦促朝鮮棄核的最初構想,美政府對中國公司進行制裁,批准對台灣14億美元的軍售以及在南海上的「自由航行」,都被解讀為對中國在朝鮮問題上消極應對的一種懲罰。特朗普本人更是指出,中國與朝鮮的貿易量甚至比去年同期增加了40%,直接表示中國無意真正與美國合作。

其次,中印兩國在邊境上的武裝對峙,從印方觀點出發,認為中國首先破壞邊境穩定,在中國與不丹有領土爭議的地區修路,而作為不丹的「保護國」,印度應其不丹請求,出面為其「主持正義」。然而,從更深一層理解,印度對於中國崛起後試圖挑戰印度在印度洋和南亞的霸權憂心忡忡。「一帶一路」直接從印度沿岸海域經過,中國國內甚至提出將斯里蘭卡和馬爾代夫打造為海上「戰略支點」。另外,與敵對國巴基斯坦打造「中巴經濟走廊」,試圖削弱印度的地區影響力。印度不願意參與「一帶一路」論壇已經體現了態度,更是借此次邊境事件向中方「秀肌肉」,提出不懼同時和中巴兩國交戰。

第三,中俄兩國雖然在政治上同聲同氣,但是近些年在經貿合作上的成果卻差強人意,而兩國國力也在進一步拉大。儘管中國國內有對和俄羅斯共同成立投資基金的質疑聲音,認為俄羅斯受到西方制裁,而且行政效率低下,因此,投資收益難以保障。但是,當前國際上普遍有著特朗普和普京有意改善兩國關係,共同遏制中國的猜測,如果中俄合作遲遲不能顯現成果,那麼一旦特朗普在國內坐穩江山,很可能就會實施「聯俄制華」政策,屆時中國周邊處境將更加不利。

最後,還不能忘記越南、日本、台灣這些正在密切留意國際局勢變化的國家和政權,一旦時機成熟,越南在南海問題上,日本在東海問題上,台灣在「台獨」問題上都會對中國構成外交,甚至軍事上的挑戰。

客觀來看,當前中國在周邊外交上遇到的挑戰,是幾乎任何一個大國崛起時都會遇到的問題。同時,因為中國崛起速度過於迅速,超出周邊國家的預計,因此這種緊張和對抗程度不免會更加猛烈些。面對這種局面,中方似乎重複了歷史上的秦國的「遠交近攻」,試圖把朋友交到全世界每一個角落。這樣一來,至少在國際輿論上,中國崛起並不是公認的威脅,而更多的是一種機遇。另一方面,中國在周邊外交上表現出了應該有的克制,沒有在朝核問題、南海問題、中印邊界問題上在政策制定上走向極端,有效地避免了主動挑起戰爭的可能性。

但是,隨著周邊政治的壓力不斷加大,必須要有釋放壓力的途徑,中國很難同時應對幾乎所有重要周邊國家的圍堵。假設美朝發生軍事衝突,這時國際關注就會轉移到朝鮮半島這一個問題上去,而如果中國選擇不去介入其中,那麼中國就將是地區局勢穩定與否最為關鍵的變量,屆時,就不會有國家敢於主動對中國挑釁,給本來就緊張的亞太安全局勢火上加油了。畢竟,本地區除了朝鮮以外,GDP才是衡量一個國家政府能力最為關鍵的因素。因此,雖然中國不情願地進入了「遠交近攻」的外交局面,但是這種情形不會持續太長。

東網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