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中的人文攝影師沙飛


沙飛:中國共產黨第一位戰地記者


沙飛女兒王雁(左)將父親全部攝影作品捐給香港科技大學(圖:姚宇馨)

姚宇馨

沙飛是中國共產黨第一位戰地攝影記者,他在中國攝影史上首次提出的「攝影武器論」,旨在促進對抗日戰爭的宣傳,是激昂士氣的武器。

沙飛的女兒王雁將沙飛所有的攝影作品捐贈給香港科技大學,捐贈儀式於四月六日在香港科技大學李兆基圖書館舉行。以「沙飛,戰爭中的人文攝影師」為主題的沙飛攝影作品展,持續展出至五月三日。

沙飛原名司徒傳,一九一二年生於廣東開平一個藥商家庭。沙飛是中國共產黨第一位戰地攝影記者,也是中國攝影史上提出「攝影武器論」的第一人。他創辦了中國第一份新聞攝影畫報《晉察冀畫報》,培訓出了抗戰中的一套攝影班子。

與新時代同生,沙飛在短暫的三十八年生命中,用相機記錄了他所處時代及社會生活。「人在底片在」、「人與底片共存亡」是沙飛的信念和人文擔當。

從攝影愛好者的藝術創造到作為攝影記者立志於捕捉瞬間真實,沙飛積極探索,將中國攝影從風花雪月的消遣玩意兒、繪畫的附庸轉換到兼顧美學與記錄歷史真實的獨立體,直至抗日戰爭中激昂士氣的武器。

攝影術的出現突顯了東西方人美學理念的差異。中國人嘗試淡化攝影用以記錄事實的基本使命,希望攝影能像傳統繪畫那樣,體現中國人對美學的追求。沙飛的出現改變了這種對攝影帶來致命傷害的追求,改名「沙飛」,並釋義為「成為一顆在祖國上空永遠自由飛舞的沙粒」,希望能以客觀的視角記錄歷史。

沙飛是中國紅色影像的開拓者,其最著名的攝影作品《戰鬥在古長城》系列歷經七十餘年,仍具有鮮活的生命和時代價值,是沙飛對攝影成功探索的顯現。中山大學傳播與設計學院沙飛影像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員司蘇實表示,沙飛的探索使攝影術真正實現了中國攝影人夢寐以求的,即在不損害攝影術寫實特長的前提下,很好地體現受中國傳統美學理念影響的獨特風韻。沙飛通過在戰爭年代培養的弟子、創建的完整攝影組織體系,成功將這些經驗廣泛傳播,在中國攝影領域獨樹一幟,為中國抗戰貢獻力量。

從汕頭時期的攝影愛好者,到上海時期的左翼攝影家,再到晉冀察邊區的戰地記者與編輯,民族解放戰爭是貫穿沙飛一生的主軸。沙飛提出「攝影武器論」,目的在於促進對抗戰的宣傳,而非對中國共產黨的宣傳。

沙飛早在攝影愛好者時期,就有了抗日戰爭的憂患意識。一九三四年還在汕頭無線電台工作的沙飛被派至南澳島組建電台時,就察覺到南澳島地理位置和戰略地位的顯著性。一九三六年沙飛攜相機再次登島,拍攝了《敵人垂涎下的南澳島》、《南澳島——日人南進的一個目標》兩組照片,雖以漁民生活、自然風光為主題,但沙飛旨在警示國人加強防務。果不其然,一九三八年日軍進攻廣東的第一仗就是「南澳島之戰」。

中國左翼作家聯盟即「左聯」成立於第一次國共合作破裂之際,一九三六年,又因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而解散,與民族解放戰爭休戚相關。沙飛是「左聯」的旗幟性人物、魯迅生前最後留影的拍攝者。沙飛告別人世時帶走的唯一東西,就是他一九三六年十月拍攝的魯迅生前最後留影、遺容及葬禮十幾幅照片的底片。沙飛的女兒王雁說:「沙飛視魯迅為精神導師,他對先生始終懷有一顆摯愛、景仰的心。」

戰爭為沙飛帶來巨大心靈創傷。一九五零年,沙飛因精神失常槍殺日本醫生,以「蓄意謀殺」罪被處以死刑,直至三十六年後才得以平反昭雪。

好的攝影作品能夠反映時代,透過沙飛未發表過的攝影作品,亦可以透視當時的抗戰背景、豐富對抗戰的理解、接近歷史真實。美國馬里蘭大學歷史系副教授高崢從沙飛未發表的幾幅攝影作品著手,通過視覺文化審美分析,探討抗戰中民眾動員問題。

一九三九年八月,晉察冀邊區舉行由國民政府設立的「精神總動員大會」,共產黨將蔣介石的大幅照片放在台上,利用國民黨政治資源進行動員。此外,在沙飛未發表照片裏也可以看到,戰時利用了詩詞啟蒙,對兒童進行動員。

沙飛在記錄基本事實的基礎上,亦有揉雜了中國傳統象徵手法進行的藝術創作。《母親叫兒打東洋,妻子送夫上戰場》等中國傳統動員思路主要表達父母妻兒對於男子的支持和期盼。與此不同,沙飛獨闢蹊徑,在《好男兒武裝上前線》中,以「好男兒武裝上前線」前景襯以少女婀娜的背影,從少女的視角去關注誰才是勇敢參軍的好男兒,而這無疑是未婚的青年男子參軍的莫大鼓勵,增添了浪漫的元素。

沙飛突破中國攝影拘泥已久的藝術框架,深入社會尋找現實材料,成為「新聞攝影」,是民族「現代史詩的吟唱者和見證人」。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