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衝撞中國海空領域的背後

專訪: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李明江

 

香格里拉對話會前後,美國不斷發佈其海空軍衝撞中國海空領域的的消息,表現有些不尋常。南洋理工大學副教授李明江接受《超訊》專訪表示,美國想借此向亞太地區盟友傳達強烈信號,就是美國對他們的支持不減,對中國的制衡沒變;中美在亞太地區安全方面有分歧和矛盾,但大方向還是處於以接觸和緩和為主的軌道上。

超訊July
《超訊》2017年7月號

今年的香格里拉對話會前會後,美國在4月海湖莊園習特會後中美關係趨暖下,表現得有些不尋常。美方派出了「杜威」號飛彈驅逐艦抵近南海美濟礁;P3偵察機飛入中國香港臨近的空域與解放軍戰機相遇;在香會,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在香會上的堅定表態。再到會後美國國務卿蒂勒森訪問澳洲時,指責中國「不允許中國用經濟實力擺平一切」。美國在亞太地區傳達很強的信號,就是對盟國的支援不減,對中國的制衡沒變。這反映出,特朗普新的亞太戰略也尚未形成,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關係學院中國專案協調員副教授李明江接受《超訊》專訪時表示,美國軍方近期不斷披露在接近中國海空發生對峙,背後有懸念。

美國為何香會前披露中美軍事衝突?

中美兩國元首在海湖莊園會晤時,在某些議題,特別是朝核問題,堅持「一個中國」原則達成了一致,可香會前,美國的戰船又在南海、東海頻繁活動,PC3偵察機靠近香港,香港的兩架殲十戰機升空攔截。 李明江對《超訊》表示,過去多年來,這樣的情況沒有間斷過,每次兩國發生衝突、摩擦,一定不是中國首先向媒體披露。中國方面大多採息事寧人的態度。一般情況,都是美國軍方首先把這個事情披露出來、捅到媒體,然後中國再做一些反應。

美國選擇此時披露相關信息,李明江覺得有兩種可能。美國的軍機選擇這時機,對中國來說比較敏感。當然,具體情況我們不知道,有可能是美國軍機來的時候,中國軍方正在在近海或者空域做某種事情,那美國就是有針對性來的。「中國方面肯定知道,美國來的目的非常明確,而且可能對中國搞的這個監測、偵查、收集資訊等,危害太大。中國就必須要比以往的反制措施要更激烈一些,軍機靠得更近一點,做更有威脅性的一些動作。這時候,美國人覺得跟平常不太一樣,所以它要根據摩擦的嚴重程度披露出去,利用媒體、利用輿論對中國施加壓力。這也可以說是美國的一種反應。」

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時間點。跟中國軍方的一些活動沒有關係,而是因為時間點:某一個事件、某一個活動,這個時間更好,比較契合,「這有可能是跟香格里拉對話會有關係。」李明江預估,因為香格里拉對話會,「如果沒有這種事情的話,這個會很多討論的話題、關注的焦點,就沒有那麼多,好像失去方向感。」

香格里拉對話會一個主要目的是什麼呢?是討論地區安全問題,是它核心關注的領域。地區安全問題裏面最為核心的國家就是中國。所以美國選擇這個時候來披露這些事情,極有可能跟香格里拉對話會也是有一定關係的。一旦有了一兩件這樣的事情、或者兩三件這種事情,就會比較熱鬧。

美國在香會前幾天,在美濟礁12海里領海裏面做自由航行的巡邏活動。李明江覺得在實際選擇上都有可能是因為,香會在整個亞太地區確實是一個比較有影響的、多邊的、安全磋商的一個平台,它包括官方的、包括非官方的,而且全球的媒體都很積極參與報導。如果沒有這事發生,大家可能也關注,但是沒有那麼大的興趣。「所以這樣一來的話,這個香會更有意義。」

美國安撫亞太盟國的信號明顯

美國一系列動作,至少會給周邊這些國家傳遞幾個資訊。李教授表示,第一,是給周邊國家看,這個地區還是有很多風險的,安全方面還是潛在很多問題、麻煩,甚至衝突的可能。所以周邊地區、國家不要忘記美國,不要認為特朗普上台就覺得我們不關注了,不起作用了,中國就可以主導整個地區了。安全方面,還是要以美國為中心。這個資訊傳達到了各個周邊國家。

第二,因為過去,最快半年、三個多月了,特朗普上台之後,在美國盟友關係、安全夥伴關係裏面,他的政策言論、還有很多一些實際的一些政策,沒有給很多地區、國家一個定心丸。有很多擔憂、很多矛盾的地方,再加上很多地區、國家,擔憂美國人的安全承諾會不會降低、會不會由於特朗普的全球戰略,它的安全,還有更多的關注國內這些政策,還有現在跟中國關係搞得這麼火熱。在這些地區的安全問題、盟友的一些安全訴求、安全夥伴的安全關係方面,會不會打折扣。

過去幾個月,東南亞很多國家其實已經表現出了這種焦慮的心情。所以美國做這麼幾個小的動作,然後以實際行動告訴盟國:你看,我派船到美濟礁12海里裏面去走了一圈,還做了一個小的演習。無非就是想給這些地區、國家傳遞另外一個信號,就是我們美國還是靠得住的。美國的安全承諾還是起作用的,說話算數。美國沒有任何意願說要這個減少軍事存在,或者安全義務等。

李明江對《超訊》透露,聽一個外交圈子裏面人說,美國國務卿蒂勒森過去這幾個月,只要碰到亞太地區這邊國家的高官,最核心的任務就是要「再確認」。所以蒂勒森給這個外交圈子的一個人自嘲說,自己都成了一個「再確認部長」(secretary of reassurance)。每次見到亞洲國家人都說,你們要相信美國,不要對我們有懷疑,對我們的承諾不要有任何疑慮等。

中美關係大方向穩定  但仍有分歧

特朗普上台以來,對全球發出的訊息就是美國要收縮,美國優先。中美關係是否因此受到影響?或者說,由於美國的收縮,而事實上緩和了中間的利益衝突。美國人在全球,對國際治理很多領域的承諾、資源投入、安全政策等,比如退出《巴黎協定》,都有非常明顯的收縮。

李明江表示,美國不想讓盟友、安全夥伴像以前一樣搭便車。現在想讓盟友出更多的錢,要多承擔更多的責任和義務。特朗普對外搞軍事干預的相關任何決定也的確變得更謹慎。「雖然在敘利亞,特朗普打了幾十發導彈,但是總體來說,看起來它不會像以前的美國總統那樣,去採取一些這種軍事上的,或者那麼輕易地做出軍事上的決定,去干預其他地區的安全事務。但是同時我們看到,特朗普也好,他主要的政策圈子裏面的人物也好,從來沒有說過要在亞太地區做實質性的收縮。」

特朗普還有他之前的國防部長等,包括國務卿在上任過程中,包括在國會聽證會以及其他的一些場合,在亞太地區的安全問題上,發言都是很強硬的。甚至以前是強到什麼程度呢?好像是要跟中國為敵了。在南海問題上,說過很多次,還有其他的一些問題:台灣問題上、還有朝鮮問題上都是這樣,說了很多狠話。

但是特朗普上台之後,好像這些政策言論又發生了很多的改變。實際上過去這三、四個月,我們看到的是一個,特朗普還有他的國國家安全外交團隊,在政治生命上面,其實是從挑釁和施壓逐步轉向緩和。

在習近平和特朗普佛羅里達見面之前其實已經出現很多跡象了,已經出現這種趨勢了。習近平跟特朗普的會見確實是一個轉捩點,這次會見非常成功,中方基本上是在會見之前、會見期間做足了功夫。李明江認為,中國通過各種管道,讓特朗普達到他放心的一個目標。至少我們之前擔心的,比如說美國打台灣牌,在「一個中國」這個問題上做文章,現在基本上是不大可能了,比較明朗。然後在南海這個問題上,美國人故意挑釁或者說有一個明確的戰略,要跟中國搞衝突、對抗的話,至少現在看起來可能性不大。

東海這邊,美國高官訪問日本,包括特朗普跟安倍見面,雖然他也說在釣魚島爭端上站在日本那邊,但是李明江認爲,特朗普沒有任何新的政策宣誓,沒有新的政策變化。「所以現在總體看起來,我覺得這個習特會之後,基本上中美關係我覺得不只是緩和,基本上可以說是從戰略層面上是穩定下來的。當然它還有變數,但是我覺得從大方向上基本上是穩定下來。穩定下來之後,從實質上,很大程度上是回到了過去20年美國對華政策的一個最基本面。就是還是要接觸,還是要跟中國合作要打交道。」

特朗普給中國提供了機會

中美之間仍然存在分歧,當然雙方也知道一時解決不了。李明江對超訊表示,「尤其在亞太地區安全方面的分歧還有矛盾,解決不了。但是同時看到,特朗普沒有明顯的跡象是要利用這些分歧、衝突來進一步這個擴大中美之間的矛盾,來對中國實行圍堵或者抑制。現在看不到是這樣的,所以基本上回到以接觸和緩和為主的這種軌道上,所以它還不光是緩和,我覺得大方向是更清楚了。」

在全球層面上,李明江覺得變化不大。全球層面上,中美兩國還是在需要合作的領域繼續合作。在一些全球治理問題上,還是需要配合,這一點幾乎沒有變化,現在唯一有點小變化,就是美國人他自己對這種全球事務、全球治理的興趣減弱了、承諾減弱了,從這個角度,我覺得實際上給中國提供了一個機會。相比以往奧巴馬、克林頓、小布殊等,「其實在全球範圍,特朗普的戰略收縮給中國提供了一個小的機會,就是中國可以起更多的作用。」

拿出一定的資源,可以在全球比較明顯地擴展中國的影響力。這表現在「一帶一路」很典型,就容易一些了。包括像全球氣候變化的處理了;還有一些其他的網絡安全、空間安全等;新興的全球治理的領域;還有全球的發展等。確實給中國一個不小的機會。李明江表示,現在中國也做不到,要在全球去爭取這種領導的地位,起一個領頭羊的作用。但它是一個小機會,就是說你可以拿出你自己力所能及的這些資源,跟美國收縮形成很大的反差,那麼在客觀上給中國在全球事物中,在很多領域裏面,提供了擴大話語權的機會。

可以「提出一些政策、建議或者應對方案的機會。或者是讓中國能夠提出資源,就是金錢等,還起一個小的領導作用。」

就全球層面,「我覺得中美關係在發生更有利於中國的變化。在亞太地區,至少現在看起來,我覺得美國人不大可能回到奧巴馬當年的亞太再平衡,這麼大的地區戰略力度。奧巴馬的戰略再平衡,雖然一方面也有跟中國接觸、合作、打交道的成分在裏面,但同時它也有非常明顯的,應付中國、對付中國,甚至就是抑制中國。」

李明江指出確實有這樣的跡象,美國借用中國的力量來達到一些它在亞太地區安全的目標和利益。朝鮮問題我覺得是最明顯的表現,當然還有其他中美之間的一些問題,美國也希望中國更配合,比如說貿易、金融、人民幣等;也希望中國能夠做出更多讓步,來滿足美國的一些要求。

文/馬超,《超訊》2017年7月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