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帆川:劉曉波空櫈轟動一時 如今為何問者寥寥?

「唉,劉曉波都入唔到20大。」劉曉波患癌消息傳出當天,一位供職於香港某大網媒的記者如是抱怨。「20大」固然不是中共會議,而是點擊排行榜。事件發展逾兩周,本應令人憤慨,卻似乎勾不起港人興趣。不但關注度比不上他當年獲獎時的「空櫈」事件,就連最近的習近平訪港造成交通不便,以及遼寧號開放市民踴躍撲飛,都要比劉曉波更受注目。

劉曉波2010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反對者姑且可猜測他別有用心,表面爭取民主但實際為做騷,如今劇終,他迎來的只能是鬱鬱而終,原因更可能是被關押期間得不到適當治療。無論從任何角度去看,這也是一齣違反公義的悲劇。為何當年港人眾志成城,如今卻關心者稀?

第一,香港不少主流媒體被收編,主力引述了無新意的官方說辭;第二,社交媒體資訊百花齊放,削弱主流媒體輿論力量;第三,本土思潮發酵,港人跟內地維權界愈來愈割裂。有人提倡,內地維權事業,乃是「鄰國」事務,港人不宜摻一腳,背後理念跟中國外交部時常掛在嘴邊的「不干涉別國內政」如出一轍。

跟內地維權界劃界 不見得與「爭民主」相符

本土派提倡激進抗爭,坊間接受程度因人而異,但出發點終究是爭取民主。然而,本土派強調不干涉大陸內政,並跟內地維權界劃清界線,客觀效果則不見得與出發點相符。即使我們不相信「中國有民主,香港才有民主」的說法,對於有識之士在極權狹縫中爭取民主,也應樂見其成。劉曉波事件關乎公義,舉世關注,為何偏偏香港人就要刻意置身事外?這在道理上講不過去。

香港人爭取民主,主要交涉對手,就是中共。如今有同道中人遭當局嚴厲打壓,即使鐵下心腸,拒絕報以同情,他及其親屬周旋於當局、媒體和西方政府之間的景况,從實際角度出發也具參考價值。箇中的衡量取捨,何嘗不是充滿警惕意義?

騙得了國人 騙不了我們

近年,中港矛盾純粹流於民間糾紛的層面,例如遊客隨街大便、水貨客炒貴商品等。香港核心價值跟內地政權的矛盾,影響其實更為深遠,卻不見得有充分討論。如果新一代對於內地的批判,僅限於人民習性的層面,則對於一黨專政的認識未免過於淺薄。劉曉波事件對比起任何上述的民間衝突,毫無疑問更能突顯政權的專橫,能讓人認清所謂祖國的核心問題。

國內同胞對於劉曉波無動於中,是出於信息封閉,尚可理解;香港是自由之都,若大家認識到極權之專橫卻選擇不聞不問,則欠缺智慧。即使當權者半步不讓,我們也至少讓他知道,試圖裝作合法合情合理去將一名知識分子置諸死地,也是騙得了國人騙不了我們,香港人是不買帳的。

作者是記者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